雅舍的记忆

2019-08-12 16:05:12 | 作者:冯琼 | 点击: | 手机版
雅舍的记忆https://www.sengzan.com/shuqingsanwen/3251.html

  我的雅舍是中师刚毕业,分配到南江县汇滩乡任教住的一间宿舍。

  宿舍是一座破烂不堪的砖木结构的两层瓦房,靠几根木柱支撑这幢危楼。我的雅舍在二楼第二间。木板楼,竹篱墙,墙上敷了泥灰。两扇小格窗。上下楼靠一架裸露在外的木梯。

雅舍的记忆

  此楼座落在教学楼左侧的院子里,前面是操场,远望过去,是千陌螺旋的稻田,更远处是险峻突兀的孤峰。孤峰罗列,雄伟壮丽,姿态万千。房后有一棵巨大核桃树,荫盖整个房舍,仰视而上的是层层梯田,右则是农舍。

  二楼共四间,左右对称,中间有公共巷道,第一次随校长踏上这上楼的木梯时,心咯噔咯噔地跳,木梯一颤一颤,似苍桑的老者,弱不禁风,生怕踩断木板。踏上木楼,木楼震颤,似乎整个房子都在微颤。校长指着第二间说,你以后就住这里,看着那被烟熏的黑黢黢的房间,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酸楚。

  随后,我将自己的全部家当搬进这件破陋不堪的屋子,瓦缝透下点点光斑:两扇小格窗被油烟薰上厚厚油垢,屋角一隅还有未干的水迹,他在告诉我,这间屋子漏雨。为遮挡灰尘,遮挡雨水,特买来雨布对楼顶进行了装饰。

  经过的装饰的雅舍,干净几分,明亮几分,但篦墙不固,门窗不严,与三户人家彼此均可互通声息,其他三户,吟诗歌赋声,谈话声,鼾声……声声入耳。好不容易,四下寂静,鼾声又起,老鼠入场,在新装的雨布顶上赛竞跳舞,叮叮咚咚不知疲倦……在邻里的声响中,在老鼠竞跑度过了第一个不眠之夜。

  随后日子,老鼠是雅舍的常客,天天晚上光顾。一拉灯睡觉,就成了游乐场,它们在这里跳舞,打架,追逐,嘶叫,啃东西……让我夜夜不得安宁。气恼的我,拿着火钳追赶它们,个个身姿敏捷,东跑西窜,一眨眼功夫所有老鼠隐身遁迹,只有干瞪眼。一关灯,它们又倾巢而出……

  老鼠肆意让我烦恼外,对它还是情有独。

  下班了,我可以依窗而坐,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春赏野花绽放,农物生长,夏赏浓阴华盖,绿郊遍野,溪流奔腾,夜听蛙鸣,秋赏红黄层染,累累硕果,夜听秋虫啾啾,冬赏皑皑白雪……

  雅舍最有趣是月夜,推窗远眺,看山头吐月,红盘乍涌,一霎间,清光四射,天空皎洁,四野无声,山峰剪景奇幻,铁脊延伸房舍,偶尔邻舍犬吠,探头张望,谁在夜行。舍后的核桃树,等到月升中天,清光从树间筛洒而下,地下阴影斑斓,风动,树动,光影动,迷离参差,让人产生无限联想。关窗入睡,月光强逼入户,树叶在窗上映上一幅奇特剪影,伴我入梦。

  细雨蒙蒙之际,推窗展望,乳白一片,若云若雾,一片弥漫。若大雨倾盆,让我慌恐不安,雨水透过瓦缝进入我的油布屋顶,汇聚成水滩,使油布某处下坠,凸显一个硕大水包,房顶滴嗒成韵,不得不用盆子接之,有时油布被老鼠咬了洞的地方,汇聚之水从这里倾泻而下,形成瀑布,直泻屋内,有时下課回来,发现床铺已被浸湿。恼火不已。天晴晒被,破油布放水,有泄堰塞湖之意境。

  雅舍陈设简单之极,一床,一桌,一锅一灶,一碗一盆。每天早早起床擦拭尘埃,把屋子打扫得纤尘不染,喷一点花露,别有一番风味。

  “人生如逆旅”住在这里的我俨然把它当成自己的家,有几分钟爱。二00二年县上检查,不准入住,我不得不搬出陪伴我两年的雅舍,去农舍租房住,随后调离汇滩,带走的还有雅舍的记忆,那段艰苦的岁月。

  十年前,回老家,路过这里,雅舍彻底成为一种记忆,代替它是一幢五间三层的小洋楼,听说还是老师的宿舍。教学楼焕然一新,操场已全硬化。校周围多了围墙与〉绿化。前面那条泥泞的土路变成水泥路,前方罗列的奇峰已与两扇门的石林构成为著名景点,雅舍旁的农舍已成小洋楼……

  我的雅舍永远成为历史的记忆,它留下了祖国进步的脚印,抒写着改革开放的华章。

  作者简介:冯琼,女,1980年出生,祖籍四川南江,本科。现居陕西省汉中市,从事幼教工作。业余喜欢阅读中外名著,对宋词情有独钟,涂写散文,现代诗歌;喜欢玩石,画画儿,弹琴唱歌,习练太极拳。时刻追求开心向上,童心雅趣。

  • 上一篇:秋悄悄地走来
  • 下一篇:中元节焚香祭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