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错爱,半世等待

2021-09-07 11:38:37 | 作者:吴琼 | 点击: | 手机版
一场错爱,半世等待https://www.sengzan.com/shuqingsanwen/37421.html

  一场错爱,半世等待

  文/吴琼

  她像一颗钻石,又像一朵莲花,浑身上下散发着高姿态的光芒,由内向外浸透着清丽婉约的雅致。她被很多人喜欢,家里的丫鬟仆人喜欢她,被称为“活土匪”的公公喜欢她,末代皇族也喜欢她,为什么她一直深爱的丈夫却不喜欢她……

  据说,见过无数美女的宣统皇帝的弟弟第一眼见到于凤至时便惊呆了,声称她“宛若清荷”,可见这个女人外表的清雅秀丽,而由表及里,一个拥有这样外表的女子,会有着一颗怎样的心?于凤至的父亲救过张作霖的命,为了报恩,张作霖早早的给张学良和于凤至定下了那个年代最流行的“娃娃亲”,到了婚嫁的年龄,不知经哪位算命先生的占卜,说张学良的妻子当有“凤命”,而于凤至的名字里恰恰带有一个“凤”字,于是乎,张作霖大喜过望,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桩因缘顺理成章的落到了实处。娶一个比自己大三岁又素未谋面的人做妻子,张学良并不情愿,更何况当时少帅才十五六岁,且颇有风流,他并不甘心从此就被一个陌生女人拴住一辈子。可张作霖的脾气世人皆知,这桩婚姻少帅无法反抗,且大帅有言在先,正妻必须要娶于凤至,若不喜欢可自己纳妾,捧着这句“圣旨”,张学良婚后依旧光明正大的我行我素。

  于凤至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从小受过良好的教育,具备平常女子所不具备的修养和素质,对下宽严有度,对上不卑不亢,据说张作霖每次发怒,无人敢靠前,但经于凤至一番劝说便怒火全消。1916年,她为张学良生下了长女张闾瑛。于凤至深知,在那个刚刚开始自由恋爱的年代,她跟张学良之前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实行的还是旧时的婚姻,且张学良是民国四大美男子之一,在外面女人缘相当的好,可对于那些庸脂俗粉只是逢场作戏,她也从未放在心上,直到一个女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她的婚姻生活,乃至于她的一生。

  赵一荻,在家排行第四,人称赵四小姐,遇到张学良那一年,少帅已年过而立将奔不惑,赵四小姐年方二八妙龄,正在上学,也是出身于名门望族,与别人早有婚约在前。可是,真正爱过的人都知道,爱情这东西是最神奇、最有力量,也是最没有道理的,它不受任何限制,包括年龄、婚史、家世,它是发自于两个人内的最真实、最强烈的愿望,只要这想法足够坚定,那不是外界世俗所能阻挡得了的。可是,这二人的情感之路并不顺利,首先是赵家的反对,父亲把赵一荻锁在家里,割断了一切她与少帅的联系,可这位四小姐无所畏惧,自己单枪匹马出逃,去寻找心上人,退学并且退婚,好不容易来到少帅身边,大帅府里又炸开了锅,张作霖怒火冲天,社会舆论纷至沓来,似乎这世上没有任何人同意这二人在一起,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张学良终于想到了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爱过的结发妻子。面对赵四小姐的苦苦哀求,于凤至看得很清楚,之前是庸脂俗粉、是逢场作戏,她可以为了维护这段婚姻而装聋作哑,而这次却是真的,她不想再装糊涂,却分明感觉到自己已无力反对,于是乎,她提出了一个条件,两人可以在一起,但只能在府外另置小居,且无名无份。赵一荻跟于凤至不同,于凤至要的是和自己的男人光明正大的出席在任何场合下,是要让所有的家人都承认他们的关系,即使爱的再强烈,她也要坚守住自己的底线,不会作出任何疯狂的举动,永远都拿出一种正妻的姿态,端庄持重。而赵一荻要的确实两颗心灵碰撞出的火花,什么名份、什么舆论、什么身份,她统统不计较,只要两个人是真心相爱,只要真心相爱的两个人能朝夕相对。

  至此,于凤至开始了她高姿态的生涯,别的女人遇到这种事情,免不了争风吃醋、撒娇怄气,严重的还会寻死觅活,可她不是别人,她是于凤至,是到了任何情况下都要保持自己矜持优雅的风度的。把赵四放到自己的眼皮底下,日日看着自己的丈夫去爱别的女人,她也没有难为她,反而在赵一荻怀孕、孩子将要被冠以私生子的称为、少帅一筹莫展的情况下,提出由自己代为抚养,算作正妻所出。那一刻,赵四小姐被感动了,少帅也被感动了,可也只是感动,感动而已,那不是爱情。赵一荻可以归到小女人那一类中,小鸟依人,有自身的缺点,也有自身的可爱之处,会撒娇、会脆弱、会哭泣,思想里只是和心爱的人长相厮守,不管是做妻还是做妾,都是一个不要名份要感情的人,是一个可以让男人爱的女人。如果说于凤至全身都是优点,那么她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缺点,一个女人太完美了,她就不可爱了,她是一个识大体、顾大局的人,可以为一大家族撑起一道光环,在人前备受荣耀,把场面做得十足,而人后却把清冷和孤寂留给了自己,她期待自己深爱的丈夫能够看到、能够理解、能够体谅,她或许本意并没有那么大度,只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感动爱人,让他认识到自己的好,心存内疚而回到自己的身边,大气的人会用大气的方式来对待情敌,会走一条高端的路线,会去拼人品、度量和格局,可是这些,或许张学良都明白,只是在他眼里,妻子是一个能为他料理好家中的事务、让他毫无后顾之忧、可以无限度的容忍和原谅他的错误及荒诞的女人,所以他对她有的只是尊敬和感激,却怎么也爱不起来。

  命运始终都有它的安排,没有人能事先预知。枪声响起,西安事变拉开帷幕,张学良被蒋介石扣押,于凤至当仁不让的陪在他身边,她是他的妻子,也许在她心里,那样的日子并不艰苦,那件事情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能让他们夫妇有这样一个机会相依相伴,她可以日夜陪在他身边,他可以对她多了写体贴、温存和陪伴,两人风雨同舟、患难与共。无论环境多么不堪,她都拼尽自己的全力去照顾他、保护他。然而随着于凤至患病,身体情况每况愈下,她不得不离开张学良去就医,可是她没有想到,这一别,便是永不再见。于凤至的离去给了赵一荻一个天大的机会,她的欣喜若狂就像当初于凤至答应他们可以在一起,但是没有名份一样,她不在乎这些,这么多年过去了,四小姐还是当初的四小姐,只要能跟心爱的人在一起,不仅不在乎名份,而且不在乎是在帅府,还是身陷囹圄。女儿女婿都在美国,于凤至赴美就医,被诊断为乳腺癌,不得不将乳房切除,她一生爱美,且幻想着有一天能与少帅重聚,依然保持着完美的身材,这一切除,她的精神便垮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少帅的一封离婚信函,信中声称自己与赵四同居二十五年,尚未给其名份,如今身陷囹圄,更有四小姐不离不弃,除此之外,信中还道尽了他对妻子的内疚和亏欠。这么多年过去了,于凤至也仍旧还是当初的于凤至,她这再一次拿出了自己的高姿态,强忍悲痛,成全了这对苦命鸳鸯。至此,赵一荻终于成为了名正言顺的少帅夫人。

  经历过身心双重打击,于凤至并没有丧志,她居然还考虑到,丈夫被囚禁这么久,有朝一日被放出来要以何为生,于是乎,她决定在有生之年尽自己所能为他挣下一笔资产,或许到那时丈夫会被她感动而回到自己身边。股票、债券、房地产,她用尽自己毕生绝学为张学良留下了丰厚的遗产,而后却撒手人寰。临终前她叫人在自己的墓旁留下了一座空穴,生前不能在一起,希望死后他能陪在她身边。张学良被释放后赶到于凤至坟前,听人讲起她生前种种,抚碑长叹“平生无憾事,唯负此一人”!然而,于凤至这最后一点可怜的心愿也没有实现,跟她一样,赵一荻死前也叫人在自己的墓旁开了一座坟墓,希望张学良能葬到这里。正如少帅生前的选择,死后他同样选择了这个能让男人爱的小女人,留给了于凤至一个空荡荡的抱歉,也许这就是爱情吧!

  于凤至对张学良一场错爱,倾尽了半世的等待,有人曾问,为什么女人的命都攥在男人的手里呢?也许这也是爱情吧。

Tags: 半世 错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