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初为人师那些事

抒情散文

初为人师那些事

时间:2019-09-02 | 作者:潘素珍 | 网站:www.sengzan.com | 热度:132°C | 手机版
初为人师那些事https://www.sengzan.com/shuqingsanwen/3750.html

  2017年9月的一天,我和老伴从四川绵阳火车站出来就急忙跳上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请带我们去成绵路23号。”

  “哦,成绵路小学!”司机脱口而出。

  “你好熟悉啊!”我赞叹道。

初为人师那些事

  “我女儿在那儿上学。”随后又补了一句:

  “这所学校名气大,一般人都知道。”语气中透着几分自豪。

  “你家运气好,摊着个好学校。”

  “一墙之隔还有个绵阳五中呢,也是所名校,示范初中,所以早几年我就买下了学区房。”

  “打算得够长远的!”我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车子左转右拐,但开得很稳。当远远望见涪江大桥时,我知道目的地快到了。

  下车后第一件事就是在校门口拍照留影。

  四十七年前本人就在这里初为人师,四年后调回家乡。今天得以重新走近它,不免五内俱沸。

  那年月,这条街称“反修路”,这所学校就称“反修路小学”。1970年增设了三个初中班,成为了一所"戴帽"小学。一开始有包括我在内的四名大学毕业生加盟,除教各班英语的张晓老师外,其余三位女教师都当了“全科老师”。比如华师大数学系毕业的我除担任班主任外,还包揽了该班的数学、政治、地理、体育等学科教学。

  那里实行的是三无教学(无大纲、无参考资料、无统一考试),所以新教师一上岗就学会“自主创新”了。比如面对文化基础参差不齐的学生,数学课采用“复式教学法”。我教体育时,主要进行队列训练和球类活动。

  记得当年还处于动乱年代,不仅校舍破旧,连校门也给卸掉了。整座校园前通后通,任何人都可以直进直出。

  当年校门口有一间地板踩上去会咯吱咯吱作响的小平房,便成了我的宿舍兼办公室。有一天半夜醒来,隐约看见窗台上有一个黑影正朝屋内张望,还推了几下窗户。还好我门窗关得严实,那黑影子推不开窗,就跳下来拐进走廊,踢踢各家门口的煤饼炉,顺手牵羊地扯下挂着的毛巾,哼着小曲,踢踏踢踏朝后院去了。此时我已完全清醒:“妈呀,好吓人!”一摸身上,出了一身冷汗……

  见校门口有动静,传达室门卫迎了出来:

  “你们找哪个?”

  我连忙向他亮出原来的身份,并说今天特地远路到此,最好能见见现在的学校领导,了解一下原先老同事们的近况。

  “校长、书记今天都开会去了,只有陈副校长在。喏,操场上带学生上体育课的那位就是。你俩先坐一会儿,待下课后再去找她不迟。”

  又说:“其实你们要了解情况找她最合适,因为学校档案归她管。”

  一阵惊喜后我慌忙说:“太好了!师傅您不用客气,我们先在校园里转转。”

  之前我已在网上了解到,自1978年起,成绵路小学逐渐走上了正轨。九十年代后期,成为重点扶植学校。近年,学校规模及教学质量又上了一个台阶。出现在我面前的已是一所设施完善、名师荟萃、业绩一流、特色鲜明的市级示范学校。置身其中,只见偌大的校园一尘不染、秩序井然,气派的教学楼绿树环绕、鲜花点缀。宣传栏里张贴着喜报,荣誉窗内陈列着事迹。孔夫子、诸葛亮与扬子云的教导随处可见,目光所及还有爱因斯坦、居里夫人等科学家的名言。好一个人文气息浓郁的所在呀!

  远远地望见那位女校长正在给学生做投篮的示范动作,不由得想起当年发生在这个操场上的匪夷所思之事——体育课上至中途,有学校领导匆匆跑来,或者是叫学生前去搬运修理好的课桌椅,或者到校基建工地帮工人师傅流水递砖。体育课转而演变成劳动课,如同川剧中“变脸”那般“神奇”!

  随着下课铃声的响起,我一边朝着陈校长走去,一边心里打起了鼓:“不知我原先的那些老同事们晚年是否康健?”“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还真有些“近乡情更怯”的感觉。

  陈副校长很热情细致地回答了我的各种关切。我的老同事们大都衣食丰盈,儿孙孝顺,晚年幸福。他们常挂在口头的是:“过去偶尔打打牙祭,后来天天打牙祭,如今不敢打牙祭。”也有几位或寿终正寝,或医治无效而离世,令我悲喜交集。

  她还特别提到了一些人和事。

  隔壁那所三十年前始建的绵阳五中早把初中部的教师都吸纳过去了,学校由此摘掉了“帽子”。当年进校的其余三位大学生,只有牛老师仍健在。这位曾经的运动女将至今牛气十足,天天在老年大学教授舞蹈。

  如果当年我不调离此地,如今应该也是绵阳五中的退休教师了。凑巧的是我调去故乡最初进的也是五中——绍兴五中。五中、五中,道是无缘亦有缘哪!

  令人唏嘘的是那位果敢刚毅、办事雷厉风行的原教务主任卓老师如今已去世了,她在几十年前办成的那件大好事影响颇为深远,至今还在为后辈们称道呢!

  事情是这样的:1973年新婚不到一年、四川大学英语系毕业的张晓老师突遭车祸去世,在没有电子监控设备的当时,肇事司机早已逃之夭夭、不知去向。是卓老师组织教师代表一次次地向有关部门申诉,终于讨回了不少公道,抚恤并妥善安置了死者家属。

  张晓老师自幼父母双亡,是兄长抚养长大的,一路读书直至就业。后来经人介绍、通过信件往来,结识了远在东北偏僻乡村的小学女教师李丽英。绵阳是她的故乡,小时候随下放的父母落户东北苦寒地区,后来父母相继离世,留下她孤身一人,于是她很想嫁回老家来。

  通讯不久,双方你情我愿,女方带着单位开的结婚介绍信回乡面见准新郎。

  见面后张晓十分满意:姑娘身段苗条,温柔貌美。可女方却皱起了双眉:“介绍人没说他比我矮一截呀!怎么办?难不成退回去,还退得回去吗?”后来终因返乡心切,又经不住左右人等劝说,只得委曲求全了。

  过了蜜月,李丽英就感到更加满意了,私下里还悄悄对人说:“张晓真是少有的好男人!”

  谁料到这样的好男人会突然遇到车祸离她而去,如果新郎一死,女方在绵阳没有工作,做了寡妇再回到东北去,那才叫惨呢!

  就在紧要关头,正是卓老师,亲自带领几名老师不远千里去到冰天雪地的北国接回女方。据同去的老师回来后讲,那儿真冷,天寒地冻、积雪盈尺、滴水成冰。那儿好穷,为招待远方来客,全村好不容易才凑足两斤大米,煮了一锅干饭,有头有脸的几位干部及客人聚餐,每人分得一小碗,就着酸白菜下饭……又说,从今往后我每星期打一次牙祭(吃肉),吃一回菠菜辣子面条真该心满意足啦!

  令人欣慰的是,张晓的遗孀终于调回了故乡,不久还重组了家庭,这是后话。

  卓老师自始至终参与申诉,审时度势、出谋划策,最后家属有了满意的结果,真可谓劳苦功高。

  得知当年人称“汤司令”的劳技课老师汤怀志前年被女儿接去雅安了,使我原打算去拜访他的计划落了空。

  那时的汤老师,外表虽然生得并非赳赳武夫,但管理学生的功夫却十分了得。他平时从不打骂学生,学生却很服帖他,包括那些“熊孩子”。于是我经常找他当“帮手”。

  记得有一次带学生在涪江边的闲置地上挖土种菜,孩子们到了野外不听我指挥,四处追逐打闹,喊住了这个跑了那个。于是“汤司令”出场了。先是“啊哼”一声,学生们迅速归队。接着训起话来:

  “叫半天都叫不拢,咋个的?欺负潘老师新来乍到怎么的?人家可是大学生哟,不远千里来支援内地的教育,还委屈你们啦。”见底下鸦雀无声,又把目光转向名叫王建平的学生:

  “叫你们带把锄头,是挖土用的,你倒好,带个耳屎瓢瓢(挖耳勺)来充数,咋个挖?还不如回家睡大觉去……”

  后来,班主任工作的各个节点以及第四年我调动工作的巨细手续都是在汤老师的一一指点下顺利进行的。

  汤老师不仅是深受学生敬重、严教善管的好老师,也是我人生道路上不可忘怀的指路人。

  近午时分,在陈副校长的指引下,我又去拜访了住在学校附近的老校长,终于见到故人了,激动之情,难以言表。

  耄耋之年的他精神还行,只是耳朵有点背。我刚进他家门时,他正坐在阳台的椅子上打盹。

  之后又特地去到涪江大桥附近早年常去光顾的小吃店用中餐。见店堂仍在,面貌却大为改观。锅盔夹凉粉、担担面、赖汤圆、醪糟蛋等小吃风味依旧,全国粮票却早已成为历史文物。特别是热情待客、笑语盈盈的服务员再也不会像曾经那般脸上挂霜、动不动以“没的零钱找”为由将顾客晾在一旁……

  午后我站在了涪江边上,周围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是呀,一切都在变,只有滔滔江水不变。耳边响起了刚才老校长开口讲的第一句话:“小潘,你长高了。”

  我深知不是我长高了,而是随着岁月流逝,我们的身子都在缩水,只不过他更甚些。

  “乐于桑梓执教鞭,倏忽光阴数十年。”几十年来许多梦想业已成真,更多美梦的实现也后继有人。想到四十年巨变与更美好的明天,,即便老教师们有朝一日身化“落红”、“春泥”,也是欣慰的。

  作者简介:潘素珍,女,1946年8月生于浙江绍兴。华东师范大学1969届数学系本科毕业,中学高级教师。散文作品曾多次荣获《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祖国好》、《华夏情》等全国诗词散文创作比赛的一、二等奖。另有微信公众号散文数篇。

  按:一张照片见附件。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