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

2021-10-08 17:09:17 | 作者:吴琼 | 点击: | 手机版
旗袍https://www.sengzan.com/shuqingsanwen/38747.html

  旗袍

  文/吴琼

  张爱玲早年曾说过,就是再没有心肝的女子,说起她去年那件织锦缎夹袍的时候,也是一往情深的。作为上世纪二十年代形成的中国女性的国服,旗袍像是时间留下的痕迹,光阴的记忆在历史上流淌,似乎离我们很远,触手可及的温度,又仿佛离我们很近。它撑得起大幅的画卷,优雅从容的展现。穿旗袍的女子,酝酿着“最是一年春好处”的繁华,衬托出“江天一色无纤尘”的大气,诸如宋美龄。旗袍像是江南的轻风细雨,杨枝柳条从你脸颊上拂过,温柔婉约的唱着一首动听的歌,那不是谁都能听得懂的,是清泉流过山涧的叮咚作响,是莺燕飞过西湖的呢喃软语。穿旗袍的女子,一颦一笑中带着风花雪月的浪漫和“万绿丛中一点红”的灵动,诸如林徽因。旗袍像是情感的影像记录,伴随着高跟鞋有节奏的声响,哒哒的穿透了心灵的最底层。穿旗袍的女子,踩着无限的伤怀,眼里噙满了幽怨,脸上却一滴泪也没有,朱唇紧闭,皓齿轻咬,凝眉深锁,口红勾勒出嘴唇优美的轮廓。单看背影,便已知其美丽,知其伤心,诸如阮玲玉。旗袍像是一个古老的故事,挂在夜空中便成了三十年前的月亮,嵌在墙壁上便成了一幅风景画,洒在地上是床前明月光,印在心口上那是一颗朱砂痣。穿旗袍的女子,脸上写满了心事,却没有人能成为她心事中的主角,想要超凡脱俗,却偏偏低落在最俗的尘埃里,很低很低,但她心里却是喜欢的。一直以来,她都在灵魂深处独自进行着一场心灵的独舞,跳的太高了便没有了舞伴,只能一个人沉浸在古老的故事中,与旗袍诉说着自己的心事,诸如张爱玲。

  旗袍本身就是一种艺术,也是一门学问。精细的手工制作,分圆襟旗袍、直襟旗袍、方襟旗袍、琵琶襟旗袍、双圆襟旗袍、双开襟旗袍,集各种刺绣、镶、嵌、滚等工艺为一体,仅衣边的工艺处理手法就分单色镶边、单色滚边、滚嵌边、嵌边、混合边、三色镶边等。最值得研究的是旗袍的盘扣,盘扣也称盘纽,作为一种传统的衣饰手段曾风靡一时,按照旗袍样式来分,分为长袖盘扣、短袖盘扣、对襟盘扣、斜襟盘扣,按照盘织的花样来分,成为盘花,有模仿动植物的菊花扣、梅花扣、金鱼扣,盘结成文字的吉字扣、寿字扣、囍字扣,也有几何图形的一字扣、波形扣、三角扣等。到如今,它已不仅仅是连接衣襟的一种功能,更是装饰的点睛之笔,生动地表现着旗袍深刻的意蕴、内涵、主题和趣味,是中国传统的一种符号和一个缩影。

  穿旗袍的女子,背后都会有一个故事,这故事也许感动不了全世界,但却足以感动她自己。妖娆时如彩蝶在百花丛中翩翩起舞;内敛处如江南梅雨时节低声细诉;感怀里如海岛冰轮初见,独上秦楼,独自凭阑;孤寂中如珠光玉彩,温润通透,虽在暗处,却难掩其风韵别致,心里藏着一个人却不得见,“愿随车马饰,常伴得耀君”。

  三十年前的故事没有完,也完不了,风景画盯着它看的太久太认真了,任是谁便也走了近去,成为其中的一部分,而你我演绎的故事,也不过就是盛开在尘世间的红玫瑰与白玫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旗袍便是女人的另一个世界。

Tags: 旗袍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