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杏仁油茶

2019-11-22 13:52:58 | 作者:李自立 | 点击: | 手机版
母亲的杏仁油茶https://www.sengzan.com/shuqingsanwen/5598.html

  在彬州老家喝杏仁油茶已经历史由来已久。

  说起杏仁油茶,我就不得不说说彬州老家的特色杏仁油茶了,小小一碗杏仁油茶,凝聚着彬州父辈智慧的创造和劳动的结晶。初冬早晨喝一碗油茶,心情美美一天,精神抖擞一天。

  油茶的记忆,是家乡的记忆,是家的记忆,是温馨母子感情的回忆。杏仁油茶,是彬州名风吃,只要回来彬州的外地游子,都会去品尝一下彬州老家的杏仁油茶。

  彬州杏仁油茶特色小吃,制作方法也很简单,用面粉加大油炒成蛋黄色、加入香料细粉,干净的苦杏仁浸泡一夜去皮并拔毒,锅加清水,下香料粉、食盐,水开后跟打搅团方式同,一边下面粉一边搅动,加入杏仁的时间是等油炒面制成稀糊状时,再加入杏仁瓣和芝麻即成。彬州人喝油茶,都喜欢泡入彬州麻花,比较经济又实惠,这是独有的家乡滋味。

  只要提起喝油茶,第一件事,我就会想起我亲爱伟大的母亲。油茶不是吃的记忆,油茶是母亲暖冬的回忆,是亲情的回忆,是母子情深的回忆……

  七十年代家里没得吃,小孩子更没有水果吃,看着如今孩子浪费吃食,浪费用辛苦血汗钱买来的水果,我就会想起我的母亲,回想起母亲制作的好吃的,母亲精湛厨艺。

  那时候,谁家的孩子有如今丰富多样的水果吃?即便是有,就是山里的野杏、野核桃、山桃、牛槿、酸枣、软枣、野草梅、杜梨、山楂等,压着指头数也就这些带野字的水果,不过,就是这些野山果,它们却丰富了我们的童年,丰富了我的日常生活,它们丰满了我的梦想,丰满了我童年对于母亲的记忆,这些丰满的亲情记忆,却陪伴我度过了人生大半辈子,陪伴我度过每一个温暖的冬天……

  记忆中七十年代的冬季,特别地寒冷,寒冷的冬天农活闲了,我的母亲从来没有闲过,除过正常跟着队里的社员一起去农建工地,在家她总有做不完的事情,比如缝制棉衣、给我们做好吃的。因为母亲的心思,一直在儿女身上,母亲因为爱她的儿女们,她一直动脑子考虑着自己的心思,母亲的爱不仅仅在嘴上,而且在行动上。

  母亲做油茶,其实是从每一年夏天就开始着手了,这是一般常人做不到的。夏天别人吃杏,我们当然也馋杏,可是家里没有杏树,能吃到杏当然很幸运。吃不到杏也不要紧,我的母亲却在别人吃杏时,弥补了我没有杏吃的遗憾。

  母亲走路,手脚根本就没有闲过,母亲总会时不时地去弯腰,时不时地从地面上捡起来几个杏核,装进自己衣服兜里,估计当时母亲弯腰捡拾杏核时的一刹那,绝对不会有人去留意,这位中国女性她到底在干什么,其实我伟大的母亲,她在用心爱自己的家,用心爱自己的儿女。

  母亲捡来的杏核悄悄拿回家,夏天的太阳特别地认真,一两天杏核就会干,母亲晚上热的睡不着,她老人家就抽时间把杏核砸掉,杏仁用清水浸泡拔毒,等杏仁风干后,母亲会用清油和食用盐少许,把杏仁制作炒熟给我们吃。

  那时候每一天放学回家,家里的案板上,黑色的粗泥陶瓷蒸碗里,都会有一小碗杏仁等着我,那是因为母亲她老人家,早就发现我特别喜欢吃杏仁。如今,再也没有人去关心我喜欢吃什么了,再也没有人去给我炒杏仁做油茶了,我能不能吃上杏仁喝上油茶,只有母亲知道,只有她知道我……

  那个时代,冬天的寒冷异常,冰雪覆盖,天地浑然一体,街道的清晨,有行人走过时,突然,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头,推着油茶车子一边走,一边撤开了嗓子吵着家乡口音吆喝:“油茶——喝油茶——油茶来咧——”那声音,厚实沧桑,那声音,尽是往昔的回忆,那声里,那声音里,有一股暖流,那声里,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她就是我的母亲……

  冬天放学回家,母亲从锅里端出两个玉米面和麦子面掺半的热馒头,一碟子老坛酸菜拌青椒,再来一碗热气腾腾的彬州杏仁油茶,那热乎黏稠的油茶,摆面前桌上,好香的油茶,油茶泡馍吃完,身上暖和了许多,因为那碗油茶,不仅仅是油茶,更是母子亲情。那是油茶的暖,那是母亲的温暖,那是人间真情。

  又到了雪花飘飘的季节,转眼间四十七八年前的事儿,如今全部成了记忆,全部成了往昔的美好回忆。初冬的阴冷天里,眼前又一次浮现母亲的影子,又一次浮现,街道里的油茶车子,耳边又响起那熟悉的声音:“油茶——喝油茶——油茶来咧——”

  母亲的杏仁油茶,母亲的爱,母亲的油茶,香味的暖流,穿越时光的记忆,萦绕记忆深处亲情,油茶,家乡味道,油茶,思念中的母亲……

  2019年11月22日于哈密

  创作简介

  李自立,昵称:侍郎神韵、文昌侍郎,祖陕西彬县,1967年出生。爱好秦腔、书法、散文、诗词。

  曾受聘丹江文学散文版主、江山特邀作家、西部法文萃特邀作家,海纳百川总顾问,作品刊发纸媒和各种载体。

  格言:自立,自信,自強,自爱。

  • 上一篇:冬之乐
  • 下一篇:[原创]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