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开在天空的六角花

2020-01-07 16:22:22 | 作者:姚瑞林 | 点击: | 手机版
雪,开在天空的六角花https://www.sengzan.com/shuqingsanwen/6343.html

  我所在的城市,这几天淫雨霏霏,温度下降的很是厉害,几乎没有昼夜之分。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后面会有或大或小的一场雪跟过来。

  有时候,我会很纳闷。

  你说,这雪,是什么呢?

  她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雪的前体,应该是水。

  水升为气,气凝为雪。

  雪,就是开在天空的,花。

  我们把一个“花”字,送给几乎所有的美好。

  比如,夸奖一个女子,非“如花似玉”,否则无出其右。

  比如,祝福一个人有美好的未来,说其有一个“繁花似锦的前程”。

  人间最美的心境,莫非看见“花开当时”。

  包括,水花、浪花、雪花。

  我想,雪,应该是天空按捺不住的花朵。

  花朵要绽放,任多大的天空,拦都拦不住。

  如果,没有一场银装素裹的雪花来开满人间,怎么都觉得是冬天的一次差池,怎么都觉得冬天亏欠了一次人间的厚望。

  我的眼睛里,开在屋檐上的雪,最美。

  屋檐上安静的雪,还留着鸟儿的脚印;烟囱里驿动的炊烟,一缕缕散成虚无;如果恰逢气温回升,那么雪化为水,开始顺着屋檐,“噼啪”、“噼啪”落下。

  鸿泥雪爪,袅袅炊烟,一动一静,有声有色,就是我心里最美的生活。

  鸟儿在雪地里奋勇顽强地起飞,我们却看不见它们的影迹。

  雪花义无反顾地扎向大地,我们也闻不见她们的花香。

  但是,人间再也没有什么,比雪花更叫“洁白”。

  台湾诗人余光中在他的《乡愁四韵》里曾经写过一个词,叫做“雪花白”:“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信一样的雪花白,家信的等待,是乡愁的等待,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是的,就连白梅,都须逊雪三分白。

  南宋诗人卢梅坡在他的一首诗中曾经写到:“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

  是啊,面对接天连日的雪花白,如果没有一丝半缕寻章觅句的心意,终究还是躲不开更上层楼的情趣。

  你知道,关于雪,我最喜欢的是哪一句诗吗?

  对,“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外面,暮色苍茫,风寒雪飞;室内,绿蚁醅酒,红泥火炉。

  如果这都不是诗,那还有什么,还能称之为“诗”?

  很多的时候,雪,是在我们的梦里飘落下来的。

  雪花,是开在夜里的精灵。

  无声无息的雪花,她们不想惊扰我们的梦。

  这些精灵,在冬天的大地上,奔跑着,盛放着。

  所到之处,她们教会我们一个词:“冰魂雪魄”。

Tags:

  • 上一篇: 《给老公的家书》
  • 下一篇:你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