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秋

2020-02-24 15:03:36 | 作者:周佐璞 | 点击: | 手机版
问秋https://www.sengzan.com/shuqingsanwen/6671.html

  光明倏忽,不觉已秋已行半。自幼年拜读半山先生的《秋声赋》,便与秋结下了不了情缘。凭窗而立,张开的五指间,无处不感触到丝丝秋的流感。

  自度没有欧阳子那种敏锐的感触,居于室中,无法捕捉秋的“风雨骤至,衔枚疾走”的速度。走进自然,亲切感受秋的气度,可能对我这神经迟钝的人来说,最好的选择了。

  再度到这最先吻到秋的唇印的林间,清浏的山泉水流淌在夏与秋的焦点,俯身掬一捧水,一半尚留着夏的余温,而一半却透着秋的苍凉。张开所有的触觉,一簇兰花背负着夏已远去,那只鼓起下颚的蝉儿,虽未鸣出,却已溢出一腔秋的商音。愀然默思,人,现在何方?秋,又在哪里?

  一直以为,春离夏去,尘世会绝了噪嚣,若秋到时,会脑清心净。而今,秋已流进双眸,启齿微语的迟钝里,仍有一缕污浊之气。欲把心头杂念抹拭,一头栽倒在秋的光景里不复冉起,将自身化作另一番秋景。但往来穿梭眼前的人影,及时提醒,此处竟不是太虚幻境。

  曾经翻开的一页书纸,想从清秀的文字里觅得秋的一分哲理,但张口读出时,荒蛮的池音似唤醒梦中的痴人,一切并非现实。飘零在脚下的几片黄叶笑了,秋的深意就在它们脱落之际。

  幽深的松林间,我望眼欲穿要寻觅的那如夕晖晚霞般的层林尽染,偏偏看到的是傲骨铮铮的劲松,依旧吐露着苍翠,还有它们身侧的一帘瀑布,溅一池碎玉般的湍急。秋还很深,怎会甘心让你一眼见底?

  秋,须如此绵长,穿透森林,散漫在山坡上那层层的苞米地,草花蔬果,一路随着我们奔跑。当她提袂越过墙头时,裙裾下悄然爬出抹抹金黄朱红。秋的韵味,贴着枣皮就甜,倚着丹桂就飘香,趟过溪水就清凉。袭上我心头的,更是浅浅的缕缕惆怅……

  与秋在这里邂逅,我又能讲些什么呢?秋无语,仅一路密密与我同行。

  六盘山上,云淡天高。遥想那位绝代的伟人,独立寒秋,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之际,内心真正地作何感想?

  秋,根本不需要语言,如同勿需语言的秋中的我。静静的思绪里,把所有的流云、落叶、水凉、花谢一起聚集、沉淀。这般光景中,任由秋色在胸中卷扬,让那跳跃在眼珠里的点点野秋菊,凝出淡淡的秋的芬芳,尔后从我心海飘过,飘出万里秋水,一抺江天。

  问秋,已不及秋的回眸一顾,而我每一颗落下的文字,在与秋的对视中从唇齿间呢喃纷飞,斑白的桦林,红透霸叶。

  问秋,秋最难言。无边落木,让山河慨叹;潇潇秋雨,把灵魂湿透。最是那一轮霜月,染愁了一段栈桥。而融入秋光中的我,怎敢问君能有几多愁,何时休?更怯言一江春水向东流。兴许那一片红叶,了然世故,可与秋私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