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梁祝》

2020-02-28 09:48:53 | 作者:江志英 | 点击: | 手机版
邂逅《梁祝》https://www.sengzan.com/shuqingsanwen/6793.html

  最早与《梁祝》邂逅是40年前的一场露天电影,我嬉闹穿梭于银幕下面,玩得昏天黑地,忘乎所以,突然电影镜头里的一声巨响,那个碑飞墓裂后一双彩蝶翩翩起舞惊艳的场景令我目瞪口呆,定格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从此6岁的我认定死亡不是终点,蝴蝶才是人类灵魂的精灵!

邂逅《梁祝》

  偶尔拜读《华山畿》:“华山畿,君既为侬死,独活为谁施?欢若见怜时,棺木为侬开。”这首诗说的是南宋少帝时,南徐(今镇江)的一个读书人,从华山畿去往云阳(今丹阳),偶然看见一女子,很是喜欢,从此相思成疾,后来缠绵病死,遗言葬在华山旁,他初见女子的地方。于是素车白马行到山脚下,突然拉车的马不肯走了,然来到了女子的家门口,女子出来后,见了士子的棺木,没有悲哀,没有惊愕,平静地回屋,梳洗,沐浴,盛装而出,唱着这一闕歌。棺木应声而开,女子纵身扑入,不再出来!我想,这也许就是《梁祝》的雏形吧,刚开始为这个简单的传说不屑一顾,似乎这是一次古代的飞蛾扑火,剩下的只有勇气在空中灰飞烟灭!美其名曰最多也就是算得上一份生死相随吧,那份凄美随女子扑入棺木的弧线嘎然而止。

  后来欣赏了越剧《梁祝》,那温情委婉的唱腔韵味让我如一雨中漫步之人,任斜风细雨绵绵纷飞,少不了几分微醉!不再纠结于“欢若见怜时,棺木为侬开”的凄美,而是为那一段节奏轻松欢快的十八相送拍手称快。不知道三年来祝英台的那份聪慧在学业有没有追求进步,反正在煽情的时候表现的淋漓精致!梁山伯这个呆头鹅的木讷三分,倒是让这份情有了七分的余韵,缓缓的流淌开来!很疑惑上帝是不是偷偷的点了文人笔下痴情男人的傻穴,呆和痴是一模一样版本,如《天仙配》里的董永,《白蛇传》里的许仙,《牛郎织女》里的牛郎,作家不需要浓墨重彩,随便摔摔笔就增添了幸运的色彩,让姻缘凭空而降,落个措手不及!如果我是一名男子,我真会跺跺脚,嫉妒横生!

邂逅《梁祝》

  说到《梁祝》不得不提到《梁祝》小提琴协奏曲和交响曲,前者家喻户晓,后者震撼人心!20多年前的一个春节,我独自一人霸占着家里唯一的一台黑白电视机,全神贯注的看了3个小时在维也纳金色大厅里举行的《梁祝》交响曲音乐会的现场直播,当时整场演出大厅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在认真聆听这来自异国的天籁之音,唯恐错过每一个音符,直到最后谢幕的那一刻,全场起立,掌声响起近有十分钟的样子,那时的我眼眶有些湿润。是的,《梁祝》美以她独特魅力叩响了所有种族人的心灵之门!从此《梁祝》在我心中是一份独立的灵魂,是一份昂然的挺拔,是一份国人的荣耀!

  传承经典,黄梅人亦是不忘初心!拾一段情缘,披上浓浓的乡情,优雅转身,华丽登场!马兰和黄新德老师演绎的黄梅戏《梁祝》为我们展示了家乡戏的精彩。虽然是舞台剧,但哭灵化蝶的片段在别致的背景设计,特殊的灯光效果下灵动感十足,马兰老师的唱腔虽悲,但空灵飘渺,仿佛为来世的十指相扣而悠远呼唤!是的,他们已经彼此承诺过——生不能同时,死亦要同穴!本来故事写到这儿作者应该歇笔言绝,可偏偏这时三生石上的一滴泪凝聚在笔尖,晶莹剔透的跃然纸上,吸干了所有的忧伤,于是一瞬间碑飞!墓裂!双双蝴蝶双双飞,蜕变了今生,相逢于来世!于是,他和她故事在水波里氤氲,在戏文里传唱,生生不息!

  言谢《梁祝》!让我这颗流浪在人间烟火里的心,不再寂寞!不再疲乏!在长亭古道中,心存古意,独守内心!

Tags: 梁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