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

2020-03-24 17:38:14 | 作者:许一飞 | 点击: | 手机版
大海https://www.sengzan.com/shuqingsanwen/9209.html

  有多少人最后从亲人走到了亲戚?

  看到这个问题时我心里不由得一颤,如此简单寻常的一句话却如同一把闪着寒光的刀刃,人性的丑态在刀光中暴露无遗。可细想,应了这句话的不是大有人在么?从亲人走到亲戚,或许是在漫长的岁月中,亦或许只是在一念之间。

大海

  最近读完了大宰治的作品《人间失格》,我却在想,比起源于对人类的恐惧而堕入泥潭的小丑,生性泯灭了良知则更为可怕。因为亲眼见证了他的故事,所以更加信了荀子的那句“人之初,性本恶”。

  暂且叫他大海吧,他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人,如今也有六十多岁了。大海在家中排行老二,从小便机灵赖皮得很,一张嘴挑拨是非的能力倒比女人家都厉害几分。今年春节时我在老家的小路上见过他一次,竟险些没认得出来!他几乎瘦的不成样子了,皮肤也更加黑了,一双滴溜溜的黑眼珠却依旧精明,像在算计着什么似的,骑着那辆破旧电动车往果园的方向去。是啊,那是他一辈子维持生计的果园,或者说是他一家六口人维持生计的果园。那果园也不过两亩地的光景。

  看着大海这副模样,我的心里顿时生出几分怜悯,可是与他那几秒四目相对之后,这仅有的几分怜悯也都烟消云散了。是啊,大海总有这种把自己搞成众叛亲离的能力。照理说,我是该叫他一句二大伯的,可是自尊心和理智驱使着我只能以一双白眼回报给他。他的脸上哪有什么慈眉善目的影子呢?或许从未有过吧。

  大海一共兄弟姊妹五人,如今年逾六十,他竟搞得一家也不上门了!从亲人到亲戚,再从亲戚到陌路,恐怕世上无人比大海更懂得其中的妙宗了!

  大海能走到今日,亏他有一个世上独一无二的好妻子,妻子以一张唾沫四溅的嘴巴著名,深谙市井无赖之道,小偷小摸的功夫更是一流。大海与妻子在这数十年的光阴中相濡以沫,互相堕落着彼此的人生,倒也乐在其中。

  大海与妻子只育有一个儿子,可不能再多了!就这一个就险些榨干了大海的骨血。

  大海的儿子名叫阿涛,是典型的爱惹事、没本事。多少次在外被打的鼻青脸肿,最后还是他三叔去料理乱子,可不和大海年轻时如出一辙么。这阿涛在外是孬种一个,在内竟是个打老婆的人,结婚当天不知怎的竟踹起新婚妻子的肚子来,也不拘是当着众人的面。或许那时妻子已怀有身孕,以至于孩子生下来时肠道发育不完善,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能通过导管排便,手术前前后后花了近二十万,终是保住了小孙女一命。那二十万不轻不重,却是大海的毕生积蓄,也是他的养老钱。

  或许,大海从那时起打定主意好好过日子,也不会落得后来那般下场。可是他又哪里懂得呢?你永远也无法劝说一个无赖迷途知返。

  我不禁为大海那年幼的小孙女感到惋惜,或许生在大海家便是她今生最大的劫。小孙女不到两岁时,阿涛的媳妇便与一个老男人私奔了,而阿涛不过几个月的功夫便又带回家一个模样俊俏,脑袋笨拙的女人。这女人对阿涛一直逆来顺受,要不怎么说是脑袋笨拙的女人呢?街坊四邻没有不在背后戳脊梁骨的。

  阿涛如今年逾四十了,依旧我行我素,挣不回一分钱。他大腹便便,白皙的肉脸上架着一副眼镜,一双小眼睛里满是卑鄙的神色,满口挑衅和低俗的话语。看着阿涛吃得白白胖胖,穿得整整齐齐,再想到大海已年逾六十却日渐瘦弱,永远耷拉着一身黑布棉袄,我不由得想,这二人哪里像父子?分明就是吃与被吃的关系嘛!

  或许大海年轻时也是那个白白胖胖的人,吃着他父亲的骨血。

  大海的小孙女跟着大海的妻子学骂人时,才不过刚学会说话。想到这里,无奈的心情就像一团棉花堵在我的心口,绵密、不通气。

  每天都能看到大海骑着那辆破旧电动车往梨园去,那是他一家六口人维持生计的梨园呀!

  大海,好好耕种吧!

Tags: 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