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树梁

2020-06-22 14:52:02 | 作者:贺智林 | 点击: | 手机版
高树梁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18343.html

  父亲,十年以前一直是个庄稼汉,还是庄里庄外有名的庄稼汉。后因生活所魄才搬到城里,从一个庄稼汉转变为一个装卸工。

  父亲,生于60年代末,在叔父里排行老三,自然而然爷爷起了名字也叫三儿,父亲不喜欢喝酒抽烟,自然脾气也很好,父亲身材不高圆脸,但身子骨很瘦,是个老好人,遇事老是自己吃亏,也不会让别人吃亏,这常常会遭到母亲的埋怨和牢骚。

  对父亲印象最深刻的事还得从我十岁那年说起,那时候弟弟妹妹还小,母亲在家照看,在农忙的时候地里的庄户全靠父亲一个人打理。我的老家住在深山底下,所种田地都在很高的山上要爬上几道坡才能到,父亲为了节省更多的时间打理庄稼,晌午从不回来吃饭。每次都是母亲做好饭,给我拿茶壶盛好绿豆稀饭让我提着给父亲送到山上,我提着一壶饭顶着烈日沿着崎岖的山路爬到地里。远远看见父亲戴着橙黄色的草帽,腰弯成深弓,两手握着锄头不停的在地上勾勒。直到后来在语文课本上学到《锄禾》才懂得父亲就是诗中人物…

  :“大,喝稀饭了…”

  :“你走的渴了,你先喝吧”

  …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自己可真傻,傻到不知道心疼一下父亲,每次送饭我都能喝掉一半,也许是天气太火热,也许是爬坡走累了,送完饭,我都要在地里阴凉处睡一觉…

  等我醒来,父亲还再重复着一个个动作,我拿着空茶壶蹦蹦跳跳的回家了…

  后来,因大山深处种粮也是靠天吃饭,如遇雨水不及可不是“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的,所以父亲很无奈进城干起了靠卖力气的装卸工。父亲,本着吃苦耐劳,为人和善在劳务市场可以说是打下一片天地,可是命运往往就是这样捉弄于人,几年前父亲因咳嗽难忍,在我们的强烈央求下才去医院检查,好在医生告诉我们说:“父亲因常年劳累过度,造成胸腔积液和肺痨…”在医生给父亲无麻药情况抽取积液的时候,父亲坚强的不肯一声,只是后来医生告诉父亲,以后不能干装卸工苦力活的时候,我明显发现他沉默了许多,我知道他还是想更多地“帮衬着”我们。

  是啊!没有父亲这么些年来的苟且劳作,哪还有我们今天的诗和远方,有时想想自己的浮夸,真是无法自谅。

  今天,再当我和父亲一起回到老家走在当年父亲劳作的田地上-高树梁,父亲看到处处荒废的土地,忍不住的叹气,让我觉得尽是不舍之情。

  我站在高树梁上,看着那棵慢慢老去的榆钱树,才发现自己长得比树高了很多,远远观察到父亲比树矮小了很多…

  在高树梁上,父亲瞭望着深山底下的老村子,我远远的看着父亲,不禁潸然泪下。我对父亲说:“大,起风了,我们走吧”!

  后来,我写了很多不成样子的文字,都起名叫《高树梁》

  作者:贺智林,文章修改于2020年6月14日,父亲节!

Tags: 高树梁

  • 上一篇: 故乡的桂花树
  • 下一篇:生活来自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