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脚三奶奶

2020-07-27 15:32:35 | 作者:朱杰溧 | 点击: | 手机版
小脚三奶奶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20087.html

  三奶奶有一双很小的脚,那是我见过得最小的脚。记忆里的三奶奶,中等个,樱桃口柳叶眉,皱纹虽然爬满了整张脸,但是依然遮挡不了眉清目秀的脸蛋。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俊女人。爷爷弟兄五个,爷爷排行老二。三奶奶是爷爷的三弟媳妇。爷爷我们方言叫“yaya”,发三声。奶奶叫“niania”,也是三声。

  我没有见过自己的奶奶。亲叔伯奶奶见过三个。爷爷的三弟媳妇,四弟媳妇和五弟媳妇。五爷爷从小过继给了爷爷的姑姑。离得比较远,也比较生疏。一般除了遇事情(方言,红白事)才能见上。很小的时候见过五爷爷和五奶奶,只有一点模模糊糊的记忆。叔伯奶奶见过两个。

  三奶奶离我家很近,比较熟悉。她经常一有空就来我家串门。一双小脚颤颤巍巍的,走起路来碎着步子,看着有些吃力,很用劲。好像一不留神就会摔倒。我想,碎了的脚骨肯定很疼。她的脚比外婆的脚小很多。比一张扑克牌稍微大点。听母亲说,外婆裹脚的时候,疼的不行,总是背着她母亲偷偷往开放裹脚布。自己在缠回去就和她母亲缠的不一样了,为此,外婆经常挨她母亲的打。

  外婆说,她的母亲拿着裹脚布,啐一口唾沫在外婆的脚上,脚趾头扳折了缠,脚骨断裂的声音也阻挡不了她追求完美的决心,更打动不了那颗铁石心肠的心。父母的心可狠了!女孩子如果从小不裹脚,长大了脚大没人娶。想想那个以脚小为美,看脚不看其他的年代,后背不禁直冒冷汗。可想而知,人人都羡慕的三寸金莲,那得要缠裹断多少根脚骨才能到达所谓的完美啊?!我常常翻来覆去想外婆的话,狠心的难道真的是父母吗?!

  母亲说,外婆吃尽了缠脚的苦,受够了缠脚的痛,无论如何以后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再继续受这个罪。后来,姨妈们和所有的妇女都不用裹脚了。否则,母亲39码的脚岂不又要遭罪了。

  感激的情,油然而生!恭敬地望向鲜艳的五星红旗。红旗啊,你的颜色,早已经融入血液,进驻生命!

  小时候经常去三奶奶家溜达。一进窑洞,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两副木头(方言,棺材),在窑圪台(窑洞的炕上,前面余过炕的尺寸,靠后垒砌的高于炕两尺左右,宽也是两尺左右放铺盖被褥的地方)上齐齐摞放着。那时候小,只知道木头是三奶奶和三爷爷老溘哈(方言,去世)睡觉的床。其他的意义一概不知。每次去,看着木头,心里总有种瘆人的感觉。

  到目前为止,族里爷爷奶奶辈的都走了。三奶奶快九十了,才走的。记不清是零几年没的。享尽了新中国的福也吃够了旧社会的苦。那时候我会问她,三奶奶,你说以前好还是尔格(方言,现在)好?她总是眼角含泪说,娃娃呀,当然是现在好啊,共产党好毛主席好啊!以前少吃没穿的可怜死了,做梦也没梦到,会过上如天堂般的好日子。是啊,救苦救难的共产党好啊!镰刀,在广袤的田野稻谷地,大放异彩!斧头,在钢厂矿业上敲敲锤锤,埋头实干,继续拼搏奋进。

  如今,三奶奶已经颤颤巍巍的走远了,而我却一直记着她那双小脚,同时也忘不了奶奶辈们已经走远的,曾经的,不得已的痛。变形的脚骨牢牢地刻在脑海深处,挥之不去。

  陕西 朱杰溧

Tags: 奶奶 小脚

  • 上一篇: 西瓜少年
  • 下一篇:相见不如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