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漫长的寒假

2020-07-30 15:51:08 | 作者:大雁 | 点击: | 手机版
2020:漫长的寒假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20402.html

  5月25日,随着最后一批学生返校,这个比暑期还要长的寒假才算是画上了句号。然而,这个漫长的寒假并没有带给我们假日应有的欢乐和喜悦。在新冠病毒肆虐的每一个日子里,不断上升的病例数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倍感煎熬。

  一放寒假,我就和孩子制定好外出的行程。第一站是重庆,抵达后的前两日还和旅行社的团友们一起兴高采烈地观光赏景。第三天,疫情扩散的消息铺天盖地,团友们纷纷变得“人在曹营心在汉”,不约而同把目光由美景转向沿途的药店。“N95口罩”“外科医用口罩”瞬间脱销,还没有买到这种口罩的和口罩不符合标准的个个胆战心惊,寻常的一声咳嗽都会让大家敏感到如临大敌。“也不知我们团有没有武汉的?”想到这点,原本和谐的旅行团空气突然凝重起来,大家自动疏远,保持距离,嘈杂的车内随后安静得有点压抑。景区陆续关门歇业,旅行社也接到了闭团通知,我和孩子脱团后选择了市中心一家连锁酒店,酒店出门左拐两分钟就是重庆市标志性建筑——解放碑。平日里此地门庭若市,此时门前冷落鞍马稀,街道上的行人屈指可数,霓虹灯投射出来的光影更是给这座空城增加了一抹诡异的色彩。除夕,和孩子费力找到一家营业中的火锅店,可惜味同嚼蜡。其实,不是驰名中外的重庆火锅不够好,不过是心境的原因罢了。算了,反正美味佳肴也品不出味,何必再冒险外出?接下来,直接叫外卖。大年初一吃外卖也算是人生中的头一遭。

  退掉前往广州的机票,取消接下来的旅程,我和孩子初二那天飞到海南和公婆、老公团聚。以往春节,院子里的温泉池和游泳池人头攒动,小区凉亭下的长凳也人满为患;今年来海南的“候鸟们”只能乖乖在家,尽管暖暖的阳光依旧沐浴着大地,涂了油蜡一样的热带植物发出透亮的光泽,火焰花、鸡蛋花、扶桑花等北方人稀罕的花儿正在争奇斗艳,但人迹寥落,这些美丽的花草也只能怀才不遇地孤芳自赏。如果不得不外出,就粽子一样层层包裹,武装得像装在套子里的人。因为小区里的居民均来自全国各地,大家更是不得不加强警惕,看到对面有人过来,赶紧心照不宣地绕路或表情严肃地打道回府,实在避不开打了照面就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侧身避过。这里没有外卖,老公承包了外出采购的任务,回来后不再以“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的借口潦草地洗手。家里的洗手液、沐浴露一截截变少,消耗的速度比往年明显加快。口罩依然是紧俏货,实体店指望不上,网上也没戏,只得一个口罩重复使用。“我们都是穷人,那些有口罩的才是大款”,这句话的流行让人忍俊不禁,笑后即陷入诙谐幽默背后的伤感与无奈。

  老公单位开始复工复产,我带的处方药也要见底,我们最迟得在元宵节后返程。出发前的几日,一遍遍地做攻略,查明哪些地点相对安全,确定了可以休憩的服务区,并进行了大采购。水、水果、方便食品装满了后备箱,还带了三个睡袋和一条被子。正月十六,在海安港上了轮渡,不敢到舱中座位,在甲板风口端无人区站了两个小时,终于到了广东的徐闻县。为了避开许广高速路上的重灾区,我们不得不舍弃自驾的常规路线,绕道兰海、银百、包茂高速往回返。一路上,除过加油、上卫生间进一下服务区,一直马不停蹄。期间,选择病例少的达州服务区眯了一会,然后一脚油门杀到家。

  我妈一遍遍地打电话让我们过去吃饭。虽然我家冰箱空空,但有外卖小哥和快递员,哪能饿着呢?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让我妈放心,我答应让弟弟过来送一些吃的,但他也必须和外卖员一样,送到楼道口止步。不是危言耸听,一些病毒的携带者因为不重视、不配合,一传十十传百,导致一个圈子、一个村子、一个区域都陷入危境。真是可气又可恨!在无孔不入的病毒面前,“好好隔离”不是冷血不是六亲不认,而是在我们保护亲人的最佳方式。“至少要隔离14天”,这个必须要坚决做到。

  《血疫﹒埃博拉的故事》开篇首句:“文明与病毒之间,只隔了一个航班的距离。来自热带雨林的危险病毒,可在24小时内乘飞机抵达地球上任何城市。”是的,疫情时期,减少输入和禁止输出是切断病毒传播的很好方式。不久,武汉封城,高速封路,村庄禁行,飞机停飞,轮船停运,学校停课……手机、电视、报纸、收音机,几乎所有的媒体都被关于疫情的报道霸屏。国内的战疫篇还没有刷完,国外的报道又劈头盖脸地砸过来,越强制自己不要看,越是不由自主想要看。脑子里的弦绷得紧紧的,我的失眠症状又一次加重。“急有啥用,冥想一会,赶紧睡!”被我折腾得睡不踏实的老公转头撂下一句。我听出了他对我的担心,可我忍不住为别人担心。

  灾难是一面镜子,照出了形形色色的人性。钟南山院长、李兰娟医生、一个个来自全国各地的逆行者感动得我们眼泪哗哗止不住,同时竟有某些官员因顾虑政绩受损而错过了疫情的最佳上报期;有人不惜弃掉个人贵重物品不远千里从国外带回防疫用品,有人却囤积着灾区医药物质准备大发国难财;有人奋战在一线被低劣口罩勒出沟壑一样的伤痕,有人身居高位却戴着紧缺的“N95”逃避他乡;有人慷慨解囊捐钱捐物不留名姓,有人一毛不拔还挑刺中伤说尽风凉话。就算不能为武汉做什么,做好自己,不信谣、不传谣、不造谣、不外出、不扎堆,至少不去添乱,这总可以吧?疫情固然可怕,但疫情中丑陋的人性更是可怕。

  早就到了春季开学时间,但各地都迟迟未开,学校纷纷采取“停课不停学,停课不停教”的线上授课方式。网课的盛行使得手机、平板、电脑一时间变成了抢手货,近视患者的增多也带动了眼镜店的生意。好在新闻里每天的新增患者不断减少,痊愈者越来越多。道路、村庄、小区逐渐解封,交通有秩序恢复,企业有步骤运行,店铺着手营业,街上有了行人。冷冻了一个季度的生机和活力慢慢开始复苏。

  宅在家里时日长了,吃了睡睡了吃,不知不觉增了七八斤,小猪“佩奇”的雅号变得名副其实。嘴巴越来越刁,身子越来越懒,思维越来越散,常常不知道今夕何夕。因为百无聊赖,所以自寻烦恼。就连一向喜欢宅在家看书的老公也开始坐卧不安,牢骚满腹。知足吧!虽然疫情的“白色恐怖”夺去了这个假日的活力,但想想武汉人的处境我们该是多么幸福。如果再抱怨,也太矫情脆弱了吧?

  面临灭顶之灾的威胁,身前有英勇顽强的武汉人在沦陷区独当一面,身后有心系民族的强大国家做后盾,再加上全国各地的白衣天使们视死如归地毅然逆行,这才切断了病毒传播的路线,夺回一个个阵地,打赢一场场胜仗,让我们这个有着十几亿人口的大国终于恢复正常生活,让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终于可以立于全世界“战疫”的舞台上扬眉吐气!

  总算有了开学的消息,随着第一批高三学子的返校,领导住进了办公室,许多老师舍下尚在襁褓中的孩子也离家驻校,就连平日住家属院的老师们也舍近求远住到规定区域接受统一管理。在全面复课之前,我去学校做过几次公众号,看到领导、老师、学生,甚至门卫、保洁员忙忙碌碌的身影,觉得上上下下每个人都非常不容易。是的,疫情虽然得到控制,但还没有完全消除,居安思危,防微杜渐,这才是我们目前最该保持的态度。

  站在新学期第一次升旗的队伍里,看着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我忍不住有点激动和感动,听着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国歌同样百感交集。这并不是煽情,更不是高调。是的,经历了动荡就会珍惜和平;经历了疫病就会珍惜健康;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漫长寒假,我们必然会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和工作环境。

  作者简介

  大雁,本名鸿雁,女,山西省临汾市。爱好广泛,业余时间弹古筝、学唱歌,玩单反、码文字、泡书吧。微信号q517151169,公众号“雁引愁心去”。

Tags: 漫长 寒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