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卯渔歌

2019-06-14 19:29:18 | 作者:阎锦文 | 点击: | 手机版
丁卯渔歌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2160.html   “流水城南路不遥,行吟三里到溪桥。”溪桥,即丁卯桥。上世纪80年代之前,从南门大街出镇江城,沿着运河南岸往东南步行一小时,便能看到精致古朴的丁卯桥。石拱单孔,孔径约6米、桥宽约4米、桥长约10米有余。两侧桥栏为石柱开槽与石板榫接,桥面青石台阶光滑如镜,车辙圆润。相传,东晋建武元年镇守广陵的司马怿在此截河立埭为港,为过往船只寄泊、避风和物资转驳提供理想的水域和场所。埭建成于丁卯日,故称丁卯。当年丁卯的舟车之利和商贸繁荣自然不言而喻。
丁卯渔歌
  唐代诗人许浑,安享旷逸闲适的隐居生活,择居丁卯,吟诗诵经,撰诗成集,取名《丁卯集》。晚秋夜归丁卯村舍的许浑,用一句“桥响犬遥吠,庭空人散眠。”抒发空寂和淡然的情怀。他的好友张祜则用“小桥通野水,高树入江云。”盛赞丁卯村舍的清幽和涵养。相关史料记载:清代的乾隆和道光,均因驿馆舖递之需对丁卯桥进行修缮。1982年河道拓宽出土唐代窖藏中的950余件银制奢华餐酒用具,无疑给丁卯村舍增添了更多神秘色彩。

  我从读小学起,便经常往返那段河岸、那片村舍、那座石桥。往返之便,我偶尔会去遐想清代丹徒诗人法重正《丁卯桥怀古》里“鹁鸪树树啼春雨,杨柳家家带晚潮。”的那份清新和闲适。或许是时过境迁的缘故,久而久之烙印在脑海的只有斜阳西下里的丁卯渔歌。

  “门前有樵径,落日草萧萧。”是明代丹徒诗人邬佐卿《丁卯桥寻许浑故居》里,满腹遗憾的一句感叹。在我少小的记忆里,那段九曲回肠夹岗连片四野田园的运河两岸,不出百步,就支架着一副捕鱼的扳罾。罾网大小约一丈见方,四根竹竿的梢儿分别扣着鱼网的四角,四根竹竿的另端十字相交于罾网中央高处,悬挂在一根长长的毛竹梢头并用麻绳扎牢,那根毛竹的另尾端紧紧地抵着河岸,还要压上一块配重的石头。

  我会伙约小伙伴在夕阳西下的傍晚,悄悄地钻到河畔去看扳罾捕鱼。渔夫身披棕榈编织的蓑衣,头戴竹篾夹着芦叶的斗笠,脚着草履,平心静气地守着他的扳罾。时不时用那根把握手里的麻绳,将罾网拉起来、放下去。抽一袋烟,再拉起来、又放下去,“十网九空”似乎司空见惯。连续两次一无所获之后,渔夫便会蹲在一只两头尖尖的木盆里,远远地绕着扳罾,一边划行一边用手节奏地敲打木盆。他是希望那“嘣、嘣、嘣”的敲打声能把游曳在别处鱼儿赶到他的罾网里去。在我的记忆里,暴雨来临之前或是河水涨潮之后,渔夫的收获会多出许多。扳罾捕鱼的人不为闲享钓乐,他渴望每一天都能捕获最多的鱼,无论大小,能到集市换成钱,再去养家糊口,供孩子们上学。

  每当看到渔夫手拿小抄网娴熟地将罾网中的鱼,装入鱼篓的瞬间,我等待许久的心情也莫名其妙地跟着他一起快乐。在河边看扳罾捕鱼,能聆听啾啾鸟鸣,能静观河水流淌,能欣赏树影婆娑,满是乐趣。偶尔会有土疙瘩扔到河水里“扑通”声传过来,那一圈接着一圈的水花刚刚泛起,渔夫的骂声也随之传来。“那个小炮子子砸的?不耐烦就赶紧死回家去,在这作什么怪!”。

  天色渐黑之后,小伙伴们三三两两地各自回家。渔夫会擦根火柴去点亮那盏星光般的小马灯,而后孤零零守着他的扳罾,扳起来、放下去,周而复始到第二天的清晨,然后挎着鱼篓去赶早市。

  经过数十年的建设和改造。如今那段河岸变得绿柳依依、玉栏逶迤,榭后庭前花团锦簇,曲径幽廊,游人如织。那些扳罾和渔夫伴随着时光流逝,淡出了我们的视线。偶尔徜徉其间,我却总会怀念那些唐宋元明清的文人骚客,总会想念那些天真的孩时玩伴,总会惦记那些栉风沐雨的渔樵之人,那是我心中的丁卯渔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