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歌想到了美国梦

2020-09-16 17:21:43 | 作者:梅雪吟香 | 点击: | 手机版
听歌想到了美国梦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25785.html

  有一点像《上甘岭》插曲,只能流行郭兰英专属版本一样吗?《三国演义》主题歌最成功的演绎,只能属于杨洪基老师。他那苍凉浑厚银亮声线,后来又将黄遵宪的七绝唱响赤县神州——“寸寸山河寸寸金,侉离分裂力谁任。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

听歌想到了美国梦

  祖国啊我的挚爱,无限的珍贵!可恨鸦片战后被列强肆意凌辱、瓜分豆剖!谁挽狂澜于既倒、谁振国运于残破?谁能遏阻那案板上鱼肉般任人宰割的命运?我盼救国救民,即使犹如啼血的杜鹃、填海的精卫、也在所不辞!——这就是黄遵宪灼烈的爱国心,是他用以赠送两年之后、将要跟康有为一起领导戊戌变法的梁启超的。后者正是他心目中拯救危亡的希望。勇赴国难、或补救时局的人物,诚如风起云涌,惊涛拍岸:林则徐、洪秀全、洋务派……左宗棠平定新疆、冯子材抗法全胜……惜乎纵建鸿猷、巨功,奈何民族危机依然迫在眉睫、肘腋?

  救国不仅靠器物模仿、外在变革、局部奋斗,还亟须宏观的思想启蒙引领社会变革。因此黄遵宪深情寄意,翘盼康、梁救世。然而,百日维新、匆遽夭折;维新改良派必然被资产阶级革命派所取代;近代伟人孙中山虽能终结两千年封建帝制,却无力一统国家、并驱除列强奴役……这些事变、人物、真谛?就更不是黄遵宪所能想象的了。

  这期间,孙中山写过唯一的七律:“……几时痛饮黄龙酒,横揽江流一奠公。”说一定要夺取政权、实现理想、告慰壮烈牺牲的先烈。稍后的李大钊也写过相似的诗句:“……何当痛饮黄龙府,高筑神州风雨楼。”这都是借岳武穆的英雄壮举,来比喻憧憬中的革命成功之日。前者是旧民主主义革命,后者是新民主主义革命;前后相继,都夺取了政权。但前者是一时的、一过性的成功,更不要说其革命理想的最后实现;后者才是真正的成功,还加上不断走上新的更大成功。

  辛亥革命功臣蔡济民的律诗《书愤》有句沉痛悲吟:“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和。”孙中山晚年还在为三民主义苦苦奋斗,终于留下“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而去世。而中国共产主义先驱李大钊的七绝,今天看来,像不像一句话的寓言诗?我个人以为真有一点。“百万雄师过大江……”不就是“痛饮黄龙府”?“高筑神州风雨楼。”不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中国梦的坚韧追求!?革命成功了71年,我们举国上下,还在共筑“神州风雨楼”,特别是、还在共筑、并强悍着国家安全的以及保障我们统一台湾的“神州风雨楼”!

  此时此际,美国霸权主义强盗却处心积虑、疯狂叫嚣什么‘排除共产党领导的中国’,赤裸裸暴露了妄图在14亿中国人、和他们的中流砥柱之间实行某种切割的险恶用心,与丑恶嘴脸。你们,不就是想要只是跟垂着油光辫子老旧官员打交道吗?不就是只是想要中国一盘散沙、四分五裂吗?不就是想仅用区区3万人,几万人的八国联军,就如入无人之境,摁住中国枢纽和死穴吗?你想得美。你以为做个迷梦、就能娶一个绝世佳丽朱丽叶吗?

Tags: 美国梦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