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汪曾祺白扯几句

2020-10-08 14:44:24 | 作者:老字 | 点击: | 手机版
和汪曾祺白扯几句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26797.html

  因为《昆明的雨》跟汪曾祺有了关系。慢煮了汪曾祺的生活,觉得老先生算得上是文人里最好的厨子,厨子里最好的文人了。有没有比他还更接地气的,我可暂时不知道。等到慢慢地闲书看多了,或许会发现比汪曾祺还会吃的文人也不得而知。

  看汪曾祺的吃货书,常常会看得不自觉地咽口水,常自愧不如为何自己也吃了五十多年的饭怎么就写不出那些让人口舌蠢蠢的词句呢。最贫民菜的萝卜都被他写成像海参鲍鱼一样让人口舌生香;那用筷子一挑,就会淌出金色的油脂的高邮双黄蛋更让我有一种“哪天等老字阔了,便去高邮吃他三五十个”的冲动。

  前两天,却被老爷子的一句话恶心到了,“西南联大的伙食很差…常有的菜里有种像鼻涕一样的东西叫魔芋豆腐”。

  像鼻涕一样?老天爷,那可是我最爱的魔芋豆腐。你这样的表述,让我情何以堪,让我以后每吃最爱时会是如何的感受。

  还好,你的话不能一句抵一万句。描述得好的我淌口水,描述得不好的,就当你放屁了。

  我记事的时候,大食堂已经垮台久已。妈妈和大哥还是在队里挣工分,但饭是自家人吃,吃的好好坏坏,关上门也不关别人什么事。家里五口人吃饭,两个人挣工分,日子的窘迫可以想见。

  还算妈妈能干,常年粗茶淡饭糟糠野菜倒也没把我们饿死。魔芋豆腐是印象里最好的一种美食。

  老家的土比较适合魔芋生长,房前屋后哪里乱丢了些芽,开春了就好呼呼地长。我曾见过比家里的钵还大的魔芋,妈妈说是已经种了几年的,算是魔芋王了。

  看着魔芋叶子慢慢枯黄,枝干上像菜花蛇一样的斑纹慢慢变得暗淡,是到了收获的季节。饕餮即将上演。想着想着口水就在嘴里回荡。我会不时地提醒妈妈,妈,魔芋是不是熟了…,妈,魔芋叶子都黄了…妈妈就苦笑。

  那一天吃了午饭,妈妈撮一些灶灰在洋盆里兑上开水慢慢搅,就是打牙祭的日子。我会忙着准备锄头和竹箕,跟妈妈去挖魔芋。

  魔芋挖了回来,妈妈就用水冲冲洗洗外皮,然后用刀削了皮去。削皮我是不敢的,每一刀下去会流出粘粘的汁液,会麻手。大了才知道该是有些毒素的。我只敢帮妈妈把剔下的芽用两只手指捻着丢回到刚挖开的魔芋坑里,踢两脚土上去踩几下,明年又会长出新的魔芋来了。

  妈妈削好了皮,把魔芋切成小块,就着粘糊的手在盆里搓洗,然后倒进石臼里舂,那时我就会抢着用比我还高的木舂帮妈妈舂上几下。母亲露出欣慰的笑,用红肿的糙手,抹一下枯脸上淌下的汗粒子。

  等到魔芋舂得很细,没有渣块了,就用水瓢舀到锅里,兑上水煮。一份魔芋该兑多少水,我不知道,那是功夫活,我只知道添柴火,心急着吃就忙忙地添柴吹火,妈妈总会抽了几根出去,有时还呲我几句。

  慢火边煮边用长勺均匀地搅动,魔芋慢慢变色从淡白变得浅灰,有些稀稠。

  煮到了火候,妈妈会用食指在勺背沾一下放进嘴里砸吧一下,我猜是不是尝熟?

  煮好的魔芋稀糊倒进盆里,妈妈就边把沉浸好的灶灰水加进去,边用勺慢慢搅动。我有时会抢着去搅动几下,妈妈就抢了勺去,顺手拍我手背几下,我讪讪笑。

  魔芋稀糊经过灶灰水点卤,很快地凝固起来搅动困难了,我会惊奇得张大了嘴。读了中学才知道是钙质与蛋白质发生了反应。妈妈是应该不懂这个大道理的,是生活的苦难教会了她。

  魔芋豆腐成型后,被捏成坨丢进一盆冷水里浸着,什么原理就不得而知了。到了晚饭时妈妈会捞出一坨先切片再切成条,备好几截干椒和半碗腌菜,几粒花椒。割一片卷成团的猪板油先放进热锅里炸出油;干椒,花椒先入锅,听见吱吱炸响声,一屋子的香辣味。妈妈边咳边把魔芋豆腐倒进锅去,嗞的一声,油溅进火塘里,火苗子串得老高,照亮了一屋的昏暗;今天是用油最多的一次。

  最后加腌菜放盐,妈妈还是会用手指沾一下勺背放进嘴里砸吧几下,齐活。

  吃饭的时候,我会盯紧了那块油渣,嗖的一下就就能准确地捻个正着。我一直洋洋得意那一片油渣二哥每次都抢不过我。长大了才知道是故意让着我。妈妈会苦笑。

  魔芋豆腐是好,可有肉就先吃了再吃魔芋豆腐吧!现在没了油渣,我想故意让给我的孩子也没有机会了。

  后来,妈妈做不动魔芋豆腐了,我还是喜欢吃曾经最好的这个村味。有个嫂子常做魔芋豆腐去卖,每见我回家都会送几坨来,很喜欢。

  城里人做魔芋豆腐是不如乡下地道的,用的是魔芋粉,据说五十克能做四公斤呢,点的卤也应该不是灶灰水了。成品的魔芋豆腐摇离晃荡的没有妈妈、嫂子做的那样有弹性,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

  也许,汪曾祺时代的城里人也已经不实在了,把这么美好的魔芋豆腐做的像鼻涕一样,骗了老先生的眼睛。

  如果,汪老先生地下有知,哪夜你随我来,我带你去尝尝乡下的魔芋豆腐,把你的数十年前的“鼻涕”收了回去。

Tags:

  • 上一篇: 我是一个兵
  • 下一篇:中秋望月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