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子熟了

2020-11-18 14:13:41 | 作者:宇秋 | 点击: | 手机版
柿子熟了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27961.html

  沉静在边疆冬天的睡梦里,清早一出门,给人的感受便是寒气逼人,冷风打的脸颊通红,看着,看着,不觉让人想起了家乡冬天的柿子。

  小时候我并不喜欢吃柿子,那是祖父在世的时候,每到一年寒冬,祖父准会夹些柿子回来,然后和木瓜、苹果、梨子一同放进缸里,盖上盖子,捂上厚厚的棉袄,放个七八天或半月,一揭开盖子,扑鼻的香味迎面而来,一些熟透的就可以拿出来吃了,怎么吃呢!有两种吃法。一种是拿出来擦一擦上面的灰尘就可以直接吃了;还一种就是和熟面合到一起吃,“熟面”顾名思义就是炒熟的面了,这种做法做出来的叫“面柿子”。外祖父在世时,很喜欢外祖母做的面柿子,每年冬天去她家准能吃上。我是第三种吃法,拿着挑好的柿子跑到厨房交给祖母,祖母将柿子放在火炉边烤一烤,烤到发出“渍渍渍”的水响声时拿出来凉一会,等不烫手了,祖母拿起来用指钾一点一点的剥掉最外层的薄皮,然后拿给我吃。要不然我是不会碰,也绝不会吃的,因为带着皮吃有些苦涩。祖母过世后,我便再没有那种福气。后来,每次父亲吃的时候我都感觉他吃的很甜,但给我给时我都不会去接手。

  柿子分多个品种,我知道有叫四楞柿的,还有叫麝香黄的,也有叫尖尖柿的,家里常吃的就叫“四楞柿”,上边说的就是这种柿子。四楞柿长的不大,形状有明显的四个楞,稍呈扁平状,这种柿子熟透后里边水分较多,有果肉,一片一片的,吃进嘴里牙齿咬上去会发出“咯嘣,咯嘣”的响声,父亲吃这种柿子的时候,声响很大,准会馋到我和妹妹。

  小时候,一到冬天,生得几场寒霜,有些零零散散的柿子就已经熟透了,这些熟透的柿子要不长在叶子下边,要不就是长在最高枝干头上,我们叫它“探柿”,可能是他们长的快,冷的时候早早的就让霜打了吧!我小时候比较馋,放学回家时路过外婆家园子,总会盯着那颗柿子树看很久,直到摘下一颗熟透的才离开。

  柿子的品种不一样,吃法也不同,小时候见得最多的就是四楞柿,因为房子旁边就有一颗树,长的很高,但并不大,主干只有父亲的小腿粗,每年到了夹柿子的时候,父亲总会拿着竹竿和篮子站在院墙上,一个一个的夹进篮子,树的一个分支伸到了邻居家院子里,越伸越长,已经伸到邻居家的房檐下。第二年,夹完柿子父亲就把那个伸出去的枝干砍掉了,从此光秃秃的主干越长越高,后来高处的柿子就没办法夹了,到了寒冬腊月,总会有一些鸟儿叽叽喳喳站在枝头取食,那个时候吃完晚饭,出门抬头就能看到一场欢闹的景象。

  小时候寒冬时节跟随祖母去小姑家,小姑家房檐下挂的一串串销好的柿子,格外耀眼,这种能销的柿子叫“尖尖柿”,柿子水分稀少,是专门制做柿饼用的。小姑家厅房院墙外正好有一颗,上中学时有一年我和二哥爬上房顶一块夹过柿子,因为身子轻,站在瓦片上也不会踩碎瓦,夹完柿子吃完饭背上半背篓就回家了。柿子销好后要挂在房檐下经过几场霜打日晒,从黄色渐渐变成红褐色,在经人手工捏扁,最后就成了柿饼。每到新年去小姑家拜年,小姑总会从柜子的袋子里取出一些柿饼,然后放进碟子,拿上桌子给我们品尝,等到临走时姑姑除了给我们往口袋里塞压岁钱外,还会塞满柿饼!

  过了这么多年,祖父祖母也相继去世,主屋旁边盖了厨房,那颗柿子树早已经被砍掉了,连根也批成柴火烧成了灰。外祖父过世已有十多年了,外祖母也已过八十有余,行动不便。祖奶奶过世后,小姑家也搬进了县城,我毕业后离开了家乡,来到边城工作。

  中午下班吃过午饭,行走在这里的大街上,偶然看到水果摊上摆买的柿子,不觉让我想起了家乡的柿子。现在家乡的柿子早已经熟了吧!然而,那些熟悉的人早已经离我们走远。

  柿子熟了!记忆里模糊又深刻。

  后记:很久没下笔了,今天偶感。中午吃饭时看到水果摊上摆买的柿子,随便下笔成章,也没有做过多的修改,以后有机会还是要多下笔。

  时年:2019年12月 叶城

Tags: 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