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

2020-12-01 14:32:09 | 作者:王留芳 | 点击: | 手机版
老刘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28053.html

  老刘其实不老,姓刘不姓老,叫老刘是因为熟悉、亲切才这样叫的,但当面从没敢叫过,我们都是背后这样喊的。今逢教师节日,在此特写班主任老刘,时间一晃已七八年过去了,离老刘也越来越远,从何说起老刘,还是从头说吧!

  二十余年的读书生涯里,老刘让我受益匪浅,他不是我的启蒙老师,也不是改变我命运的人。但是我能走到今天,与他有很大的关系,他是我在学生生涯里记忆最深的人。有人说上学最好的时光是在大学,也有人说是在小学,可能还有幼儿园,都是因为美好,有的是无忧无虑,天真烂漫,有的是追逐梦想,追逐狂欢。对我来说,最好还在高中,因为班主任老刘。

  老刘是个个子不高、不瘦,平时精气神很足,足到说话你会怕他,偶尔说话潇洒又带点诙谐幽默,做人做事都很正派,有时严肃、有时温和,讲理也讲情面,他教的是语文,专业水准很高,平时和他交流很舒适、很舒心。他年长我们近二十岁,在学校差不多就是我们的半个父亲。

  第一次见到老刘是在年级组集合站队时,好像他班的一个学生站队时从楼上下来迟了,看到他在批评那个学生。那时我们还在读高一,他是高一八班的班主任,我在七班就读。认识他是等我转到八班时,那时已经读高二,八班作为小科班,在全级是最差的班,那也是他带的最辛苦的一届,全班到高考时有八十九个学生,从那以后他再没当过班主任。

  我平时喜欢写写画画,起初写一两篇小作文拿给他看,后来每次写很厚的一塌文字,写完装进袋子拿给他看,让他帮我批改,有时他太忙,只有晚上躺下了帮我看。那时我已读完四书五经及几部国学书籍,思想很重,受老庄思想影响也很消极,有时还会有些清高自傲。现在想想,其实自己写的什么都不是,全是乱写的,就这样我们关系也很好,走的很近。那时我爱画画,经常晚上到十二点多才休息,以至于教室贴的字全是我写的,我爱写小篆,也爱写金文,写的字别人都不认识。但是老刘从没批评过我,都是默许我。

  平时老刘也很关心我,记得有一次我病了,找他去请假,走到他房子时满头大汗,站都站不稳,他见我病的很严重,便给我父亲急忙打电话,让他来学校,那是我父亲第一次来学校。高二时分班,给我分了一个同桌,是个姑娘,我们关系很好,好到后来我们尽然产生了感情,懵懂少年的感情可想而知,经常情绪很不稳定,也影响学习,我从第三排坐到了最后一排。老刘发现后和我也时常聊天谈心,但他从又没点透过这件事,直到后来毕业时他才当面问起此事。高考结束后,他对我的考试很关心,也一直怕我考不好,等成绩出来我们谁也没想到,会出乎意料的好。

  高中是个快要步入成年阶段的节点,现实和梦想在这个节点总会擦出火花,理想和信念也会慢慢生成,做人与做事也会慢慢奠定。有人说学生时代是无忧无虑的,也有人说这个时代的学生是最好的。在那种似乎安逸又不能安逸的日子里,我遇到了老刘,他教育我、开导我、支持我,一步一步走完了高中。

  不能说老刘不老,人都会老,过了这么多年,俨然我们都成人,大部分都已成家立业,他也已两鬓斑白,进入知命,在我们眼里他把年轻留给了我们,精神留给了我们!毕业已隔七八年,我们还会隔三差五的联系,聊一聊最近的工作、生活。今天正好是教师节,本想给他打个电话,但今天估计给他打电话的人应该很多,前些日子正好给他打过,后来就算了!我们关系很朴实,没有那么多的客套,借此写这样一篇有关于他的小文章,来说说他对我三年的恩情,以及在我中学时代遇见他有多么幸运。

  在此,也希望他身体康健,工作顺利!

  2020年9月10日 叶城

  

Tags: 老刘

  • 上一篇: 接娃娃了
  • 下一篇:梦萦鱼米我故乡
  •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