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条老街

2021-02-20 13:59:12 | 作者:陈峰 | 点击: | 手机版
那条老街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28298.html

  那条老街

  2020年11月

  在一节英语课上想写一写我和这条街的故事,这条在我心中怎么也忘不掉的街究竟装着多少喜怒哀乐。位于运河支流,却有着与世隔绝的韵味,一盏茶,足以在静谧的茶馆消遣一下午的时光。而这条对我来说不太好找的街,她叫小河直街。

  一个愣头青年背着行李,哐叽哐叽一路向南。什么事情都是新鲜的,新鲜的学校,新鲜的同学,新鲜的公交路线,新鲜的且对我有无限吸引力的商场和景点。刚到杭的第一年,愣头青年只知道去西湖,因为这个看似傻不拉几的青年以为西湖可以遇到白娘子,就像在大明湖怎么也遇不到夏雨荷一样。西湖的景色难以用一两个字言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各有各的特色。这个愣头青年就从东往南走,走了好几次终于把西湖内圈转完了。西湖西侧花港观鱼处景色十分怡人,以至于愣头青年去了好多次。。。。。。

  就这样大学一年级,就这么愣头愣脑的过去了。2018年初春,微博上见了这个隐匿于喧嚣城市间的极其安静且无什么商业气息的小街,瞬间勾起了我对于此地的兴趣。我不乐意看地图,走到哪就算哪,简单看了下位置,就从学校走,试着走了一次,穿过拱宸桥顺着历史街区往南走,怎么也没找到这个地方。第二次以至于已经走到对岸看到对面的桥了还是没有走到小河直街。直到第三次瞎溜达,也没想着找街这个事,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石牌下,牌上清晰刻着四个字——小河直街。终于算是把您找到了。大隐隐于市,莫过于此。

  那天是阴天,一个阴天的周末,大二嘛干啥啥不行遛弯第一名,每个周末都闲不住,总是要出去走走的。从这以后,小河直街也就成了每月必去的地方。我不敢说我领略过杭州城的一年四季,我却有底气说我见过小河直街的春夏秋冬。早上起来也不知道想往哪走,就顺着兼职经常走的那条路,一直走,那条小路通到大关欧尚,这条不起眼的小路上有一家很任性的甜品店,三花屋。每天的甜品都不一样,有啥吃啥。两口子对甜品甚是喜爱,喜欢研发新的甜品,我路过无数次,没进去过。大关欧尚有一家店叫蓉面小说,两年前他家里还有豆腐馅的包子,来几个包子配一碗咸豆花,甚是舒适。一顿饱餐之后,向西走,寻思办一张市民卡,公交地铁还能打折,到了拱墅区市民中心发现排队的人实在太多,不耐烦的我继续走到了运河边,以至于到了毕业我也没有杭州市民卡,继续顺着运河南下。

  运河沿线令人心旷神怡,旅游的人不会走着里,因为他们都去西湖看人头了。杭州本地人特别喜欢在运河边溜达,前面的码头一渔夫向河面撒网却空欢喜一场,渔夫气冲冲,边上的小孩子们咯咯笑,湖面上仍是来来往往忙碌的船只。。。。。。

  前面的路口处,东南西北各有各的不同画面,左侧东边是远洋乐堤港代表着现代与奢华,左侧南边是金融中心,中心楼下是很多特色美食,记忆犹新的是那家手抓羊腿饭。西侧是运河沿线以及大兜路历史街区,街区深处藏着香积寺。继续向西走过桥,寻一处难以发现的楼梯走到运河西侧便离小河直街不远了。顺河向北不远处现一亭子,周边小区的男女老少都会在此处歇歇脚,河对面是现代建筑,华丽的酒店和乐堤港,都是年轻人的打卡处。

  坐在亭子中,可以看到运河上的货船和游船,每每看到游船都是船里的人看着你,你看着船里人,我试着想过他们在想些什么,或许他们也在试着想着你在想些啥。有时候我会想着船里的人一定在羡慕我可以随时到这里来看看风景,没每每到此,我都有些欣喜和骄傲,即使此刻我可以。

  离开亭子,前面有几处雕塑。运河边最不缺的就是雕塑,大多是铜像,因为运河边有太多的故事需要记载。继续往前有一处码头,一眼望去或许是经久不用的缘故,已经生锈了。走到此处有些内急,便往前找厕所,厕所出来后,可谓是身心舒畅,玩的心思算是专一了。往前一拐,咦,现一石门,退后四五步,抬头仰望——小河直街。石门两侧系一副对联:小河大美,三津鳞泊,更流百世甘棠。北关胜地,万国梯航,关绩千古财赋。走过石门,是一石桥,站在石桥至高处便可看清小河汇入运河的景象。

  街边有几家杭帮菜馆,每每到此都是人满当当的,甚是羡慕老板的生意,奈何自己没钱没头脑。这里也有个酒吧,晚上到二楼喝几杯看看风景是最好不过得了。

  继续向前就可以看到小河直街的大石碑了,街里都是些土著或是任性的生意人,他们才不在乎盈亏,像极了大隐隐于市的隐士们,有时候不是老顾客他们都不会接待,这里偶尔也会穿出一些古筝的声音甚是美妙。街里面有一家卖酱菜的,酱菜好不好吃咱不知道,门面是非常体面,门外有辆黄包车,爱拍照的也可以去拍一两张,门口对着的是几个铜像,竟忘记了长啥样。再往前走是挂满薰衣草的那栋房子,无数人打卡此处,但假花的颜色有些褪去了。

  继续往前走就到了尽头,小河直街就是这么短,却没有任何一个旅行社敢公然冒犯于此。很多人仍然居住于此,浩浩荡荡的旅行团会把这里的宁静打破,至此世间也就不存在小河直街了。到这里的大多是周边居民或是慕名而来的素质还可以的当地游客,当然也会有极少数的外地游客他们或许在周边的旅社歇脚,走着走着便到此处。

  小河直街有两条,对面那条有些咖啡店,午后时光可以点一杯咖啡,店内撸猫。当然这条街还有小河直街姚家,这家乃大户人家,世代相传,至此仍有姚家的后代居住于此,撑起了整条街的牌面。每年的四五六月份,街上都会有人挑着担子卖水果,这个季节卖的是东魁杨梅一般30块钱一斤,口味极佳。为何挑着担子而不是推着车子?这条街窄处极窄,宽出也不过并排三五个人罢了。而且尽头处有台阶,因此生意人挑着担子卖,也正因如此,一切现代化的气息都不存在于此,这正是我们梦中的江南。所有古镇都商业化现代化的是代里,竟有这么一条隐于市的古街是多么不容易啊。小桥,流水,人家样样齐全,其他古镇也只剩下了小桥和流水,人家已经不见了,全被生意人买了下来。小河人家任性的很,这也得益于政府的补贴才把他们留了下来继续任性。而看惯了炒古镇冷饭的我们偶尔嚼一嚼任性的小河,却更是有滋味。

  烟雨江南,唯有此处让我留恋。杏花烟雨的江南,唯有小河的夕阳让我不舍。漫步于此,我竟忘了时间。

  作者介绍:中国海洋大学硕士研究生一年级学生,机械专业,喜欢散文,喜欢感受生活。这篇文章是研究生第一年的一些感悟和对于过往的认知。谢谢各位老师读到此处。

Tags: 老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