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鸹大战“野鸡脖子”

2021-02-23 14:31:14 | 作者:于世涛 | 点击: | 手机版
老鸹大战“野鸡脖子”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28309.html

  小时候,我们都把乌鸦叫老鸹,把身上红绿相间的一种花蛇叫“野鸡脖子”,据说这种蛇毒性很大。

  树叶刚刚吐绿的时候,老家土屋后的大杨树上絮满了老鸹窝。这天中午,妈妈带着我到房后的自留地里去拔草,忽然看见一群老鸹在大树上空盘旋,一边飞还一边“嘎!嘎!”的叫个不停,听着非常瘆人。我好奇地往树上仔细看了一会儿,发现了惊人的一幕:一条大“野鸡脖子”,足有镰刀把那么粗,顺着树干往上缠绕着爬行,直奔树上的鸟巢。

  眼瞅着就快到老鸹窝了,窝里的老鸹崽儿们(雏鸟)吓得伸长脖子,“吱呀,吱呀”死命地叫唤,仿佛是在喊叫他们的爸妈,“救命啊,毒蛇来啦!”

  野鸡脖子听到老鸹崽儿们急切的呼救声,停下身子,抬起头,向上看了看,嘴里不断地吐着红色的蛇信子,稍倾,又继续向鸟巢爬去。这条大蛇,张开血盆大口,将要把蛇头伸进鸟巢吞吃雏鸟的那一刻,样子特别贪婪残暴,让人看了毛骨悚然。紧急关头,一只盘旋在空中的大老鸹“嘎”的一声大叫,箭一样射向鸟巢,威风凛凛的站在了鸟巢边上,摆开了一副决一死战的架势。

  面对突如其来的情况,大蛇愣住了。它缩回脑袋,仰起脖子,和生死不怕的大老鸹对峙了片刻,又不屑一顾地张开大嘴直奔鸟巢中的雏鸟,这可激怒了站在旁边的大老鸹,它不顾自己的安危,冲上去照着蛇头狠命的啄了一口,估计是啄到了大蛇的眼睛,或者说大蛇没有准备,这一下子把大蛇啄的差点从树上掉下来,幸亏用蛇尾钩住了树干。当大蛇稳住阵脚再次向鸟巢发起进攻时,更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在空中盘旋的那群大老鸹,就像飞机俯射一样,分批次一拨一拨的向大蛇发起攻击。还别说,这些老鸹好像受过专业训练似的,俯冲下来只啄一下就飞跑了,让大蛇找不到反击的机会。

  一开始,大蛇还试图反抗,它用尾巴缠住树干,腾出半截身子向大老鸹们抡击,还真的有几只老鸹被蛇击中,被打掉的老鸹毛在空中零散的飞舞。但这并没有阻止住群鸟的斗志,只一会儿的功夫,大蛇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它趴伏在树干上,一动不动,可群鸟并不肯罢休,就好像有组织似的,仍分批次的袭击大蛇不止。有啄蛇头的,有啄蛇身的,还有啄蛇尾的,整个一条大蛇被老鸹们啄得遍体鳞伤,鲜血淋漓,迫使大蛇不得不调转蛇头,快速向树下撤退,想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哪成想这些老鸹们得理不饶蛇,仿佛想置蛇于死地而后快。大蛇紧着退却,群鸟紧着追击,等到离地面有一房多高的时候,大蛇坚持不住了,“啪”的一声从树上摔落在地上,老鸹们又从空中俯冲到地上袭击半死不活的大蛇,直到大蛇一动不动为止,这群老鸹们才以胜利者的姿态,“嘎,嘎,”欢快地叫着飞向了天空。

  我和妈妈一起亲眼目睹了这场老鸹和野鸡脖子的恶战。回家的路上妈妈对我说,“长虫(方言:蛇)本来是鸟类的天敌,可当老鸹崽儿遇到危险的时候,大老鸹还是不顾死活地冲上去保护自己的孩子,这天下做父母的都一样啊!

  看着妈妈一脸的严肃劲儿,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 上一篇: 那条老街
  • 下一篇:诗书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