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见闻

2021-03-25 14:01:52 | 作者:文爱荣 | 点击: | 手机版
病房见闻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28779.html

  病房见闻

  由于几次住院,见识了各式各样的病人。相貌各异,境遇不同,病情也千差万别。

  山野村妇

  这是一个纯朴的山村妇女,五十岁上下,高高大大的身材,红通通的脸庞。看着很是健壮。我很好奇,问她得了什么病。她不好意思地说:这病得了二十多年了,虽然不碍吃不碍喝的,但是不敢出门,大便不受控制。问她为什么不早治,她说不是没钱吗。

  原来在她生第二个儿子时,由于过大,生不出,接生婆就用手撕,硬生生地把肛门给撕破了。她说这算是幸运的。有个孕妇双胞胎,生不出,用床板抬着去几十里外的县医院,山路弯曲不平,到了县医院,三条生命都沒有了。那时候没有公路也没有汽车。村镇也没有医院。

  本来她有一个幸福的家,丈夫是复员军人,高大英俊,还当干部。一次车祸,丈夫丢了性命,天塌了,家垮了。那时小儿子还未出生。小儿子出生后,她无法下田干活,只能在家做些手工刺绣维持生计。好在大伯哥负担了孩子的学费。大儿子考了军校,已经毕业了,小儿子在读医学研究生,找了导师给她做手术。

  次日手术,中午只能吃鸡蛋羹。没见她儿子前来送饭,也未见她下楼去买。我想也许她儿子沒空,也许她怕迷路不敢下楼。我便出去为她买了两个鸡蛋羹。送给她时她竟感动得热泪盈眶。她做完手术当天就回家了。等她小儿子毕业,她的后半生应该是幸福无忧了吧。

  考证高手

  考证高手是某县城一个土木工程师,约有四十岁左右吧,不胖不瘦,不高不矮。眼睛很大,略显憔悴。

  她说丈夫是中学教师,喜欢好学上进的学生。对她也是严要求。每当她坐在电视机前欣赏电视剧时,丈夫就说,大好时光,就浪费在电视机前,还不赶快再考个证。证书可以租借,是可生钱的。于是她考了一个证又一个证。每每夜里十二点多了她还在背题。她觉得自己的子宫肌瘤就是熬夜熬出来的。

  手术后不知为何不让她进食,只打营养液。我知道打营养液很疼。也许住院时间长了,让她出院,七天后再到医院拆线。她问我:大姐你说怎么办呢?走吧,路上颠簸,怕受不了,住旅馆吧,便宜的太脏,好的又太贵了。我见她弱不禁风的模样,说:你家又不是没有条件,干嘛那么舍不得。身体要紧,住一个星期能花几个钱。她不置可否。看来是个夫唱妇随,贤惠妻子。宁可自己身体受损也不愿否了夫君的意愿。

  高调的富婆

  去年住院,同屋的是个车祸致腿骨折的妇人。她约五十挂零,中等身材。也许是在村镇的原因,皮肤不够白净细腻。她有一儿一女。女儿已经结婚生子,家有公司,儿子刚上大学二年级。她在哥哥的企业上班。住院期间打了几个电话就挣了几千元钱。她说女儿的汽车一百多万,儿子的汽车二十多万,嫌不够档次,想换六十多万的。她自己平时穿衣都是买最高档的,有时几万块钱一件。冬天穿貂皮大衣,夏天穿真丝旗袍。唯一不满意的是丈夫脾气不好,爱唠叨,还常爆粗口。说她多次想过自杀。花生油发的吃不完,她就浇菜。种的南瓜一棵能结好几个大南瓜。

  一个穷得连小手术都做不起,一个阔得用花生油浇地。这真是月儿弯弯照九洲,几家欢乐几家愁。欢乐的也有烦恼处,愁苦的人也有希望和奔头。

  文爱荣于济南

Tags: 见闻 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