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的月饼模子

2021-04-06 14:42:10 | 作者:于世涛 | 点击: | 手机版
救命的月饼模子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29112.html

  救命的月饼模子

  文/于世涛

  中秋节到了,家家都要吃月饼。这使我想起了小时候家里的月饼模子。

  月饼模子,就是做月饼的模具。我家的月饼模子是枣木的,木质呈暗红色,沉甸甸的。模具厚约3厘米,柄长约15厘米,大头是半圆形凹下去的月饼模子,形状如过去的饭勺子。

  小时候,曾经看过爸爸亲手制作月饼:先把月饼模子冲洗干净晾干,在里面及周边涂抹上熟豆油,把事先调制好的月饼馅包进月饼皮,然后嵌入月饼模子用掌心慢慢地揉压,用劲时要缓慢柔和,直到把月饼坯子均匀地充实模具。再分别从上下左右四个方向用力震出饼坯,把成型的饼坯在平锅上用文火加以烘焙,好吃的月饼就这样做成了。

  听妈妈说,我家的月饼模子救过父亲的命,父亲做月饼的技术就是那时学会的。

  1946年冬天,整个东北地区大部被国军占领,父亲所在的东北民主联军某部遵照上级指示向内蒙的通辽、开鲁一带转移。部队行至开鲁境内的西拉木伦河附近时,和国民党大部队发生了遭遇战,由于敌众我寡,我军新兵多,武器装备又差,父亲所在的连队被打散了。撤退中,父亲由于腿部受伤而掉队,和队伍失去了联系。父亲那时还很年轻,独自一人在黑夜中漫无边际的跑着,也不知跑了多久,眼前出现了一丝灯光。他来到这家门前,举手就想敲门。由于连累带饿,再加上腿伤流血过多,举起的手还没来得及敲门,就一头栽倒在门前晕了过去。等父亲醒来时,已经躺在热乎乎的炕头上。

  原来,是这家主人救了父亲。父亲后来回忆此事时对母亲说,这家的主人是汉人,姓边,在开鲁城里开了一家月饼作坊,挣了一些钱,在乡下置买了几晌薄地,盖了几间房子。农忙时回家种地,农闲时到城里做月饼,开月饼铺子,家境还算殷实。主人老边收留了父亲,让父亲管他叫大叔。

  一晃儿,父亲在边大叔家呆了半个多月。在边大叔一家的精心照料下,体力恢复很快,腿伤也基本好了,父亲提出要找队伍去。边大叔对父亲说,“现在外面兵荒马乱的,你的伤也没好利索,到处都是国民党兵,你又不是本地口音,出去找死呀?”父亲说,他当时怕连累好心的边大叔一家,所以坚持要早点走。边大叔拗不过父亲,就对父亲说,“我把做月饼的手艺教给你,你学会了做月饼活我就放你走。”父亲不明白边大叔的意思。边大婶在旁边插话说,“孩子,你大叔是怕你半道上出事。他是想让你装扮成做月饼活的师傅,这样你路上就安全了。”

  后来,父亲跟边大叔学会了做月饼。他带着边大叔给他的月饼模子,一路做月饼活,一路打听着找队伍。半道上每当遇到国民党队伍、哨卡或地主还乡团什么的,父亲就把月饼模子拿出来,声称是做月饼活的大师傅,从而多次化险为夷。一旦遇到主顾的时候,父亲就给人做月饼。父亲说,当时给不给手工钱无所谓,只要供顿饱饭就行。一个多月以后,等到父亲找到自己的队伍时,他已经成了一个地道的做月饼的师傅了。从此,父亲无论行军打仗,都把这个月饼模子带在身上。父亲说,月饼模子救了他的命。解放以后,父亲把月饼模子带回家里,当做传家宝一样保存着。只有在过年过节时才拿出来露一手,亲手给我们做月饼吃。

  按理说,故事到此应该结束了,可故事并没有结束。

  妈妈说,建国以后,父亲被留在了地方工作。1951年早春的一天,家门口来了一个要饭花子,是个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看样子有好几天没吃饭了,蹲在我家大门口谁也撵不走。我家对门的梁奶奶唠叨着说,挺大个小伙子干点啥不行?偏偏要饭吃,一看就是个孬种!妈妈到近前一看,是个面皮白嫩、长相俊俏、身材单薄的小伙子,看着挺文静的。妈妈就说,孩子,进屋吃口热乎饭吧,吃饱了好赶紧回家,省得爹妈惦记你。小伙子跟着妈妈进了屋,一边吃着饭,一边流着泪,一句话也不说。吃饱了,小伙子“扑通”一声给妈妈跪下了说,“大嫂,我看你心眼好使,救救我吧,救救我爹吧!”妈妈吓了一跳。这时才听出小伙子原来是个姑娘。

  妈妈赶忙扶起姑娘,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姑娘姓边,家住开鲁县一个叫海斯嘎查的村子。因为解放前家里地多,还有买卖,土改时被划为地主成份。前些日子,村里召开“镇反”(镇压反革命)大会时,有人控告她家有血债,说她爹把解放军伤员给活埋了。因为在前几年没解放的时候,她家收留了一个解放军伤员,那人自称姓刘,是彰武人,叫啥名不记得了。但那个伤员康复后就找队伍去了。可此时她爹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因为伤员是被她爹偷偷送走的,走后一直没有音讯,至今下落不明。她爹被屈打成招而下了大牢,用不了多久就要被镇压(枪毙)了。姑娘是从家里偷着跑出来,一路要饭走到彰武来的。她要找到当年在她家养伤的刘大哥,她坚信刘大哥一定活着,这样就能给她爹洗清身,就能救她爹的命。

  姑娘哭着说,“大嫂,你是本地人,你就行行好,帮我找找刘大哥吧。只要是姓刘的人家,你就领我去看看。要是能见到刘大哥,我就认得他。”

  妈妈什么话也没说,陷入了沉思。她知道父亲在开鲁掉队养伤的事,那家就姓边。但妈妈不知道父亲当年为了安全而谎称姓刘的事。可妈妈知道家里的月饼模子是救命恩人边大叔给的,没有月饼模子,也许就没有父亲的今天。

  于是,妈妈试探着问姑娘,“你爹以前做什么买卖?”

  姑娘回答说,“开月饼铺子。”

  妈妈心里一震,又问“,那个伤员在你家留下啥东西没有?”

  “没有,他临走还穿走了我父亲的一身衣服呢。”姑娘答道。

  “那你爹没给那个伤员带点啥信物?”妈妈又问。

  姑娘回答,“没有。当时我爹怕刘大哥人生地不熟的出点啥事,就给他带上家里的月饼模子,让他装扮成做月饼的师傅,这样路上就安全了。”

  听到这里,妈妈乐了。紧忙从柜子里找出我家的月饼模子说,“你认得这个东西吗?”

  姑娘眼睛一亮,“这是月饼模子!”她把月饼模子翻过来掉过去仔细看了看说,“这是我家的月饼模子,怎么会在你家?”

  “你咋说是你家的月饼模子?”妈妈反问道。

  “就是我家的月饼模子,是我爹亲手刻的模子,上面的图案我认得。模子后面还刻有一个边字,这是标记,是我家的姓。”

  可不是咋的,在月饼模子背面正中间刻有一个不太规则的“边”字,不细看根本就认不出来。“这些年我咋就没注意到呢?”妈妈心里想,但此时妈妈的心里已经有谱了。妈妈对边姑娘说,“你就先住下吧,我兴许能帮你找到当年在你家养伤的刘大哥。”姑娘的眼眶里滚动着感激的泪花。

  掌灯的时候,父亲回来了。昏暗的灯光下,边姑娘一眼就认出了父亲,她哭着扑到父亲怀里说,“刘大哥,我可找着你了。再找不到你,我爹可就没命了!”父亲“一怔”,同时也也认出了边姑娘。

  听说自己的救命恩人边大叔受到了冤枉,父亲带上县政府的介绍信,连夜和通讯员一起骑马奔向开鲁……

  第二天,父亲救出了边大叔,并出具证明材料,证明边大叔曾经支持革命,对革命有功。当地政府立即给边大叔平了反,还把边大叔家里定为“革命家庭”,把边大叔定为“开明绅士”。

  真是无巧不成书。当年父亲晕倒在边大叔家门口,边大叔救了父亲一命。解放后,边大叔蒙冤入狱,边姑娘为了寻找“刘大哥”救她爹的命,要饭要到我家门口,撵也撵不走。后又通过月饼模子找到了在她家养伤的“刘大哥”——也就是我的父亲,难道这些都是天意?

  一个普普通通的月饼模子,曾经救过父亲的命,后来又救了给予他生命的人。这个救命的月饼模子,现在被哥哥珍藏着。哥哥说过,“这是父母给我们留下来的无价之宝啊!”

Tags: 月饼模子

  • 上一篇: 小雨情结
  • 下一篇:当年我入党的时候
  •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