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农场知青生活上的浪花(上篇)

2021-04-12 13:48:15 | 作者:曹来安 | 点击: | 手机版
黑龙江农场知青生活上的浪花(上篇)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29631.html

  当今的老知青,处于学生时代之际,生活在繁华的上海大城市,生活上可以说是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出门坐公交车、雨淋不着、太阳嗮不着的舒适生活。那时我们只管埋头读书,一心为着实现个人的理想——上大学,至于政治思想学习,那也只是停留在空洞抽象的理论上,根本不能改变人的思想观念和情懆。

  那时我们来到农村,艰难困苦的生活条件,能磨练人的意志,提高人的思想觉悟。

  人们都知道,衡量生活条件好坏的第一件事就是吃得怎么样?

  黑龙江大东北,由于天气极度寒冷,居室内必须生火炉。

  在我们知青生活的大红砖房里,铁板炉上竖起一根粗大的铁皮管,农场供应煤炭,铁板烧得彤彤红。

  我们把白馒头放在烧红的铁板上,不一会儿,胖乎乎的白馒头,外皮变成褐黄色,稍硬,稍脆,真是色香味俱全。

  由于繁重的体力劳动,我们每个人的食欲都很旺盛。吃什么都津津有味。何况烤出来的白馒头,吃起来别有风味。烤馒头咬一口,经过口水的滋润,变成香砰砰甜吱吱了。

  每天晚上,洗涮完手脸,大家都忙着烤馒头吃。大家一边嚼着烤馒头,一边谈天说地,吃得不亦悦乎。

  人人都融入大集体氛围中,我们不抱怨,我们不苦闷,我们乐观,我们知足,因为我们深知,如今的艰苦生活,能磨练人坚强不屈的意志,能培养人艰苦奋斗的精神。

  我们香兰农场场部有家20多平方米沿街商店,店铺外墙顶上用黑色油漆写着:香兰农场场部商店。

  简陋的商店,没有柜台,没有厨窗,没有吃的商品,也没有用的商品,唯一的商品是五角钱一包的红纸壳的“牡丹牌香烟”,堆放在一张木板桌子上。

  商店唯一的一个营业员是一位40来岁的女士,她戴着一副近视眼镜,半生不熟的北方话中充满着糯嘻嘻的苏州方言。

  我们这群来自上海的知青,在遥远的大东北,听到在上海耳熟目祥的苏州方言,深感亲切和兴奋。

  这位苏州女士得知我们是上海来的学生,也是格外兴奋,被此说得没完没了。

  我们从与她热情的交谈中,得知这位苏州女士是随军家属,他丈夫也是苏州人,当时毅然参加抗美援朝志愿军,冒着生命危险出兵到朝鲜打击美国鬼子,朝鲜解放以后,他们随军回国,组织上安排他们在黑龙江汤原县所属的国营香兰农场务农。他丈夫当了农场场部小学的老师,这位苏州女士当了场部商店的营业员。

  了解了这位苏州女士的身世,我们这群青年学生很是敬佩这两位情操高尚的人。深感我们与他们有很大的差距,我们要向这两位默默无闻为国家做出贡献的先进人物学习。

  这种感触,在温馨的上海大城市里是根本感受不到的。

  那时,我们每天的饮食很简单,就是淡馒头白菜土豆汤。没有水果吃,更没有另食吃。

  至此,牡丹牌香烟成了我们唯一的零食吧。几乎每一个男生都抽烟。

  那时我们抽烟,一来烧红的香烟头也可以温暖一下寒冷的手指,二来吸入的暖烟也可以疏解一下胸内的寒气。

  我那时抽烟方式与众不同,别人都是把烟从口腔吸进去,从鼻腔吐出来,而我是从口腔吸进去,从口腔吐出来,只是为了用暖烟温暖寒冷的身子。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忽然有位男生在宿舍里兴奋地大声说:“今天场部商店有饼干买了,大家快去买呀!”听罢,顿时就有一群人带着装行李用的空旅行袋,直往场部跑。

  赶到场部商店,只见门口已排着长长的队伍,店里干净的水泥地上,像一座小山一样,高高地堆着一大堆“十锦饼干”。

  何物十锦饼干?就是说,这种饼干里有好多种饼干品种混合在一起,其中有圆圆的、砰砰松的桃酥饼干,有硬邦邦的圆饼干,有厚厚的正方型饼干,有圆鼓鼓棍子状饼干,有甜味的饼干,有咸味的饼干。

  只见这位苏州女士拿着用木板做成的木铲子,忙着往顾客的旅行袋里装饼干,然后放在铁称上过称。

  大家不约而同地遵守一个规定,两元钱一斤的十锦饼干,每人只能买五斤。

  大家一个一个买,谁也不抢先,谁也不插队,秩序井然。

  只见这位苏州女士忙得不亦说乎。

  在这食品紧缺的农场,这天能吃到香砰砰、砰砰松的十锦饼干,内心的喜悦是无法形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