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照人来

2021-04-28 18:10:09 | 作者:散文网 | 点击: | 手机版
明月照人来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30350.html

  明月照人来

  杨杉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在小学一直被欺负的时候,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他他不顾别人的眼光同我一起玩。杨杉是我的青梅竹马,他的家就住在我家旁边,那时我们总是在那条乡间小路上伴着早上的阳光一起去上学。每天早上天不亮的时候,杨杉的声音随着晨雾传来“该上学了”。我被他叫醒之后,就无法在入睡了,只得起来半梦半醒的走到他身旁。冬天,他就会抓起一把雪往我脖子里一摸,瞬间我就清醒了。这时他就会说:“追到我,就给你摸一把”。然后就跑了,杨杉每次都跑的很快,我都追不上他。他会边跑边回头看我,他总会咧着他的兔唇笑,笑到脸好像要裂开了一样。我追不上他,只好认输。我总是看着他在早晨微弱的月色下,他的头发随着微风轻轻摆动,就像一只小兔子。快到学校时,他就会停下来等我。但他还是很喜欢逗我,在到校门口时,他本与我并肩的脚步,会突然加快,他会说“看谁先到学校”他就个小太阳,我永远也追不上他,杨杉他会说“跑的这么慢,跟个老太婆一样。”虽然他说这难听的话,但是他总会递给我他的水瓶。

  那天,放学回家,我看到杨杉在等我,那好像是我们唯一一次放学一起回家,杨杉总会在放学回家后就不见踪影。我不会去问他家里的事,家庭的关系就好像是杨杉永远不会愈合的伤口,在伤口快要愈合的时候,总有人往上面撒一把盐。我看着夕阳余晖下的他通红的脸,我不知道是冬天的温度冻红了他的脸还是黄昏的光照的他的脸通红。

  小的时候,总不爱学习,每天的作业都会拖到第二天早上去补,学校的后山是我补作业的圣地。杨杉总会陪我一起,他也会敲着我的头说“这么笨,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但他还是会帮我一起补作业。冬天的早晨带着雾气,草坪上还有昨夜的露珠,从林子深处传来几声早起的鸟叫声。每次补完作业,杨杉会像早晨叫醒那样调皮,一路跑向学校,留下我一个人呆呆的看着他。从不远处传来他的笑声,我能想象到他咧嘴大笑的样子。

  过年了,终于迎来寒假,我与杨杉形影不离的生活开始了。那天杨杉指着童话书上的雪人,说我们来堆一个吧,堆雪人并不简单,学会散开,或者雪球不圆,最后我们从一堆畸形的雪球中挑了两个稍微有点圆的雪球,堆成了一个畸形雪人,给他装上鼻子、眼睛、嘴巴,总觉得还少了点什么,“啊!”杨杉大喊“是围巾”,他脱下围巾给雪人系上。下午,阳光很好,我们去学校玩,刚进学校就闻到一阵梅花香,是寒冬的梅花开了。梅花开的很漂亮,我商量着折几只回去,在路上,我们想到可以用梅花做雪人的手,但到了家门口,发现雪人被推倒了,上面有这发黑的脚印。我看着和杨杉一起辛苦堆的雪人被毁了,我的心里一阵难过,泪水就不受控制的掉下来了,滚烫的眼泪滴到雪地上,滴出了一个个小小的洞,杨杉牵起我的手进了家门。

  到了三年级,我要去县城读书了,就不能总见到杨杉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接我的电话,放假去找他,他永远不在。我问爷爷杨杉去哪里了,爷爷说“他父母大吵了一架,还把家里的东西都砸了”我没有勇气去安慰杨杉,在我心里他可以自己解决一切问题。后来我搬去了深圳,而杨杉还在原来的地方,期间我给他寄过明信片,但他都没有回复我。

  那年初二回家过年,我跑去找杨杉,我忙着想和他分享我在学校里遇到的新朋友

  ,大城市有多么的美丽,还有我很想他。他的家的大门紧闭,门上有一把生锈的锁,窗户上也长出了野草,冬天的风呼啸而过,吹的窗户沙沙作响,我的心好像空了一块。原来在这段不长的时间里,他经历了许多,父母离婚谁都不要他,最后不得已,还是他母亲要了他,他跟他母亲离开了。

  我想起来那天放学回家,夕阳下杨杉通红的脸也许是因为忍住不哭而红了脸。

  想起我们形影不离那几年,我还很小,想起来学校门口的梅花树,冬天的时候它总是开的特别美,还有天空中的漫天星星,好冷,雪被雨水打湿,变成了路上的烂泥,踏着泥泞的小路,这次是我牵着杨杉的手,我们要回家了。

  那年过年家已经不在是我回忆中家了,学校荒废了,学校的后山也被挖平了,冬天也再没下过雪,后来我也在没有回过老家。

  那年暑假想回家看看,门前的两颗梨花树开的雪白雪白,像极了当年的雪,我坐在门口的阶梯上,看到杨杉从梨花中走来,他没有和我打招呼,只是笑了一下,咧着嘴像当初一样,只是少了记忆中他弯弯的笑眼。看着他的背影,我发现我再也追不上他了。

  

Tags: 明月照人

  • 上一篇: 祭扫烈士墓
  • 下一篇:红色井冈红
  •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