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日子合适在家发呆

时间:2019-08-05 | 作者:岭南 | 网站:www.sengzan.com | 热度:188°C | 手机版
有些日子合适在家发呆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3150.html

  谷子收割后,水田只剩下稻草,谷茬有的发了新芽。

  落下的谷粒,麻雀来寻食,人一走过,一惊吓,麻雀呼一下飞起。农家鸭子只是啪啪提脚跑到另一边,只看见肥肥的屁股,一直小跑嘴里抱怨。还是鹅淡定的多,站在稻草堆上,伸长脖子望着来人叫喊不停。感觉真的打扰了它们,有点歉意,快步走过。

有些日子合适在家发呆

  倒也是,快到中秋了,它们才不翻这些没用的日子,有吃的就好。天天吃饱回家一睡,不愿意看主人脸色,偷啄一下屋中的粮食,更不愿听刺耳的骂声。

  谷子也许是栽种的时间不在同时,也许是品种不同罢,有的收割后的稻草在田中站成了守望的样子。有的谷子依然还是青春蓬勃,青的像秧苗,挺挺如好年华的少年郎。平时乱飞乱叫的鸟也不知道疯到哪儿去了,一人走过小路,难免有些寂寞,虽然曾经嘲笑过它们,笑它声音难听。

  秋水越发的清澈,身边的枝条和树叶都能倒映出来。风刮来的一小截稻草,它都能倒映出比真实的漂亮。怪不得许多女孩都喜欢用秋水来给自己起名字,原来有透明的意思。不禁想,假如我有个小妹或女儿,我也会起叫秋水的名字,清澈透明,多好。

  山里人知道哪种树架上有八月瓜,哪种树架上有洋桃(猕猴桃),因为熟悉,所以轻松。滕架下找秤砣子(五味子)这个时候不困难,路边就有一架。用手拉开滕网,蹲下来向架内一瞧,秤砣子全挂在空间里,像很多小人表演空中飞人。红透了,黄溜了(成熟的有点过),用手一碰就掉下来,用手掌一捧就象鱼一样滑到手心里,红色的,圆圆的粒散了一手,在手心滚来滚去,有撒娇的嫌疑。

  农村孩子把它当成解渴的野果,再干的嘴只要咬几串,立马口水就流出来,平时摘着红色的,也只是炫耀摘到的最好看,并不在意吃。这种味道早时(青色时)有点酸带苦,还不如山葡萄(野葡萄)来的那么率真,一酸酸到牙根和肠胃那么的纯碎,一想到牙还在吸气。

  到了成熟(红色时)后,味道也不怎么甜,一如山中的石枣子,红的很诱人,味道就是不舒服。颜色鲜艳的不如颜色不好看的,比如八月瓜,年少时颜色挺好,碧绿色月亮般挂着,人见人怜。

  到了年老(成熟)了变成麻麻的样子,很丑。正是如此,一成熟就把胀鼓鼓肚子气炸了,象年轻人着西装,永远敞开,那怕是冬季雪花漫天。这样内瓤全露了,八月瓜一炸开壳,里面的瓤很嫩像一个胖嘟嘟的猪儿虫,籽粒包在白色的乳状中。别客气,一口咬下去了,味道甜而不腻。颜色不好,内容挺好。

  今天运气不是太好,只看见这秤砣子,并且来的有些晚了,想摘几串完整的带回家也成了问题,一碰就散,一散全成红珠子,没法给家人吃了,只好自己吃到不舒服,照个像回去谗下家人就可以了。

  好东西虽说要分享,那也得有法儿不是。一如生活中那些习惯让人提供帮助的人,总有他人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不解释了罢,慢慢大家都会变成另种习惯的。少了沟通,就少了理解,板栗就是这种样子,外面包着厚厚一层尖刺,像一个个刺猬,其实它的籽真的很光滑。

  忘记了,年少时在怎样的情况下和小伙伴升起篝火烧包谷了,好像每次偷别人家的包谷,往火堆中一丢,就火烤衣服。记忆中每次都是在下雨天,每次都是把全身搞的湿塌塌地。一烤火,衣服和头发全冒着热气,像电视中正在发功的高人。

  包谷烧熟了,大家一人一个撕开包谷壳,用嘴一通乱啃,只有用原始的方法才显得香。包谷吃完了,衣服烤干了,大家一笑全嘴沾着包谷皮。

  忘记了少年时的中秋是怎么过来着,人们爱说,好事儿总是记不住,总是记住那些不痛快的事,人的这特点不好。

  有人说人的最大痛苦是记忆太好。想想也是,不过最好加一条就完美了,一定要除了考大学,不然小子们如何得了?

  我呢,老爱来这些平时没人来的地方走走,偏辟的小河沟乱转,这些地方没有景色,没有艳遇。

  你说过,想与我同行,总等你也不来,只好我一人瞅春,看夏,望秋。

  我等到冬天,你再不来,我就在家发呆,过个冬季。冬天就不来了,路滑的很。

  人总要有些安静的日子,在家发呆才好。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