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弹剧

2021-06-08 17:52:19 | 作者:吴凤侠 | 点击: | 手机版
乱弹剧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31823.html

  乱弹剧

  作者 吴凤侠

  我们这一代人对戏曲并不感兴趣。乱弹戏也叫乱弹,是戏曲的一种,当然对它也不感兴趣。最早知道乱弹这个词后,总爱与一个歇后语联系到一块,那就是:十二个骡子掉腚——乱弹。

  七姑家的威县第十营乡冯庄村,早年就有好多人就会唱乱弹。后来还成立了“威县冯庄剧团”——就是唱乱弹的。

  七姑和姑父共有五个儿子,两个闺女。农村说一个家庭“五男二女七亲家”,七姑家就中了这话。七姑家的四儿子,在剧团成立时就被选定为剧团演员,是武生。七姑家的老三媳妇,在还是漂亮的小姑娘时,也是剧团成立时选定的演员,是旦角。不大的一个千余口人的村子,能够成立起有六十多人演职员队伍的剧团,说明这个村农民群众对传统文化追求的热情有多么高。

  记得我小的时候,四表哥来我家走亲戚,还让我“翻跟(筋)头”,看看我的腰是不是灵活,可惜我不是那块料,腰死的像块木头。如果小腰灵活,说不准这一生中还有唱乱弹戏的履历呢。

  乱弹戏为什么叫“乱弹”?据记载,明代至清初,陕西的秦腔因用弹拨乐伴奏,而被称为“乱弹”。“乱”,不是杂乱,乃手指弹拨的技法和频率。清代乾隆、嘉庆年间,对昆腔以外的其他剧种统称“乱弹”。京剧兴起后,成为地方的一种传统戏曲。威县乱弹就是其中的一支。建国后,包括威县在内的河北多地先后建立了专业性的乱弹剧团,乱弹戏剧目计达300多个。

  乱弹还被确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呢。看来,乱弹是有来头的。

  有剧团自然会唱大戏。记得小时候在冯庄村过会(庙会)的头五六天,姑父就把奶奶接过来了,说是村里唱大戏,让奶奶过来看。我也跟着奶奶过来了,果然唱了好多天。奶奶那时候眼睛看不见,但能听戏。

  我也跟着去听戏,但呜哩哇啦的拖着长腔,也不知道唱的什么,很不喜欢。虽不喜欢,但场景热闹,热闹看久了也就有喜欢的东西了。比如,引起观众阵阵笑声的丑儿的表演,以及紧锣密鼓的武生打斗等。还有,就是哭戏,一个穿白戏服的漂亮女演员在戏台上哭唱着前走后倒,捶胸顿足,哭的的死去活来。惹得台下的观众也擦眼睛、抹泪水的跟着哭起来。后来知道这个剧目叫《秦雪梅吊孝》,剧中的秦雪梅在哭诉未婚夫“商郞”的死。后来听武生四表哥说,他们团里的唱的哭戏,曾唱哭过全场十有八九的观众。有时候,戏都散场好大一会儿了,还有女观众在剧场的座位上抽泣!

  冯庄剧团也到外地出演,临西的西马鸣堂村子大,每年的四月初一过“会”,那时就请过冯庄剧团来唱乱弹戏,大概唱了六七天。临西县的河西镇,以前叫先锋镇请冯庄剧团过来唱乱弹戏,唱过半个多月。1970年代中后期的时候,农闲时人们还是挺悠闲的。当然,有时间看戏和听戏的多数是老人、妇女和孩子,那时候又没有手机、电视和电脑,其他娱乐节目很少。

  农村土地包产到户后,冯庄村的梨树、杏树、枣树及土地什么的都分到各户经营、照管和耕种,剧团的演员们都有自己的事,忙起来。唱戏没有公分(大集体劳动时的一种分配方式)了,也不挣钱,剧团的人员越来越少了,后来也就散了(倒闭的意思)。

  散了后的剧团,酷爱乱弹戏的演员们仍然作为乡村艺人,在农闲时几个或十几个人在村里进行义务表演,有时候谁家有红白喜事,他们也演出。

  父亲去世时68岁,年龄不算大。母亲愿意从简办丧事。姑姑和表哥表嫂们不依,说父亲在世时是个全huan人(或是“全乎人”),冯庄街上的人都念着他,偏要为父亲献出一场乱弹戏。后来,老戏班子演职员来了十多口人,来为他老人家送上最后一程。

  出殡那天,四表哥祭奠用的是二十四拜。三表嫂祭奠哭灵,眼泪冲淡了戏妆,哭的几乎缓不过气来,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掉泪的。作为最小儿子的我,更是悲痛欲绝……。

  乱弹,不仅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我终生抹不掉的印记!

  

Tags: 乱弹剧

  • 上一篇: 危险的野浴
  • 下一篇:我的第一本挂历
  •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