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林妹妹的病态美看当下疫情

2021-10-09 11:04:37 | 作者:吴琼 | 点击: | 手机版
从林妹妹的病态美看当下疫情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38758.html

  从林妹妹的病态美看当下疫情

  文/吴琼

  当下人人皆热议的话题,莫过于自武汉始、进而波及到全国的疫情。这病说是“爆发”,看似突然,实际仔细追查,古已有之,暗暗潜伏,从被列为四大名著之首的《红楼梦》中便可看出一二。

  众所周知,《红楼梦》可以说是中国文学的巅峰之作,它的成就已经远远超过了文学的本身,其中对于各种传统礼仪文化、建筑、服侍、饮食等方面的描写,古往今来,未有能超越者。提到《红楼梦》,就不得不说到一号女主角林黛玉,如果这部书中没有了她,那么也就没有成书的必要性了。说起林妹妹,留给世人最显著的印象大概要数她的“才”与“病”。林妹妹是个真正的才女,也是个真正的病美人,据考究,她死时应该在十六岁左右。而细细研读,这部书中的很多人身体都不太好,离世的也都比较早,元春是权势争斗的牺牲品,迎春是被家暴而亡,尤二姐是吞金而死,司棋是撞墙自尽,那么那些病死的人呢?女强人王熙凤患有血崩,人见人爱的孙媳妇秦可卿一天要看五次大夫,贾珍与尤氏夫妇病到不能理家,要把凤姐搬过来帮忙,为何贾家这样一个整日锦衣玉食的富贵繁华地,却养出了一大群病秧子呢?

  《红楼梦》第七十五回“开夜宴异兆发悲音,赏中秋新词得佳谶”中有一段这样的描述——贾母因问:“有稀饭吃些罢了。”尤氏早捧过一碗来,说是红稻米粥。贾母接来吃了半碗,便吩咐:“将这粥送给凤哥儿吃去,”又指着“这一碗笋和这一盘风腌果子狸给颦儿宝玉两个吃去,那一碗肉给兰小子吃去。”又向尤氏道:“我吃了,你就来吃了罢。”尤氏答应,待贾母漱口洗手毕,贾母便下地和王夫人说闲话行食。按照古人的规矩,在封建大家族里,最高长辈是最权威的人物,吃的饭食也是最好的,而能得到他(她)赏赐的食物,也是晚辈的一种荣幸,谁也不会因为这是他(她)吃剩下的东西而嫌弃,反而会认为这是一种极高的待遇。贾母作为贾府的最高行政长官,她对宝玉和黛玉的重视程度人尽皆知,给他们两个的饭菜一定是她认为最好的。笋是南方食物,《红楼梦》的故事发生在北京,作为一个北方人,我深知笋这东西在这里的珍贵,更何况是在交通运输并不发达、没有任何制冷电器的明清时期。再看笋后面那一道美味——风腌果子狸,先且不去研究风腌是一种什么样的烹调手法,单看这风腌的东西——果子狸,大家是不是觉得很眼熟,这不正是目前人尽皆知的病毒两大来源之一吗!蝙蝠与果子狸。果子狸也是一种我在北方不曾见过的动物,据说,它通常情况下是以食用以香蕉为主的水果为生的,因而其肉相当鲜美。面对着这样的食物,这贾老太太的吃相像是见惯不怪了一样,都没怎么动筷子就送给孙子和外孙女吃了。而我们再来看黛玉的病状,干咳是一年四季皆有的,后来严重到咳血,发起病来面色惨白、浑身无力,严重时卧床难起,这与现在的新型肺炎何其相似。也有专家考证,林妹妹的病放在今天极有可能是肺痨,而书中每每描述到贾府有人生病时,都有咳嗽的症状,可见都是与肺病有关。林妹妹即便是十二三岁才来到外祖母家,那么入乡随俗的生活对她产生的最严重的影响便是饮食,况且她的母亲贾敏是贾府的小姐,也是年轻早逝,有家族性遗传也未可知。

  《红楼梦》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荣国府元宵开夜宴”中也有这样的描写,宁国府下黑山村的庄头年底来交租——展开单子看时,只见上面写着:“大鹿三十只,獐子五十只,狍子五十只,暹猪二十个,汤猪二十个,龙猪二十个,野猪二十个,家腊猪二十个,野羊二十个,青羊二十个,家汤羊二十个,家风羊二十个,鲟鳇鱼二个,各色杂鱼二百斤,活鸡,鸭,鹅各二百只,风鸡、鸭、鹅二百只,野鸡,兔子各二百对,熊掌二十对,鹿筋二十斤,海参五十斤,鹿舌五十条,牛舌五十条,蛏干二十斤,榛、松、桃、杏穰各二口袋,大对虾五十对,干虾二百斤,银霜炭上等选用一千斤,中等二千斤,柴炭三万斤,御田胭脂米二石,碧糯五十斛,白糯五十斛,粉粳五十斛,杂色粱谷各五十斛,下用常米一千石,各色干菜一车,外卖粱谷,牲口各项之银共折银二千五百两。外门下孝敬哥儿姐儿顽意:活鹿两对,活白兔四对,黑兔四对,活锦鸡两对,西洋鸭两对。”这些东西虽然不像果子狸那样罕见,但也都是一些野生或者家养的动物,贾府收租不是一次两次,年年皆是如此,而且经济越来越萧条,以往比这更多,试想一下,长年累月跟这些东西打交道,贾府的肺病是否也与此密切相关呢?

  所以,无论我们从林妹妹的病态美上能否看到当下疫情的影子,大自然的忍耐性都是有它的极限的,懂得适可而止,不要过度索取,才是人类的生存之道。

  • 上一篇: 静街
  • 下一篇:我爱你港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