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婆

2021-12-30 10:27:57 | 作者:李翊霆 | 点击: | 手机版
我的外婆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43944.html

  我的外婆

  大年初二,本该是回娘家的日子,只是外公外婆去世以后,就没有再回去过了。

  外公在我三岁的时候去世的,因此对他没有太多的印象,只是从一张泛黄的旧照片之中,从脑子勾勒出有关他的形象。外婆是在我十一十二岁左右去世的,所以对她的印象要远比外公深得多。翻看老照片的时候,妈妈和姨妈又回忆起当年与外公外婆生活的场景,彷佛一切都只发生在昨天。

  在她们眼中,外婆首先是勤劳的,她会在外公进销鸭蛋后对这些鸭蛋分批次进行整理,跟着外公去摆摊叫卖,除此之外家里事无巨细她都会忙着做,能在那个年代过上小康生活,不会说吃饱了这一顿就没有下一顿,绝对离不开外婆的功劳。几个舅舅姨妈都说自己人生的一路都是自己摸爬滚打出来的,没有人教往后的路怎么走,但我觉得,外婆虽然没什么文化,一辈子也就只认识自己名字三个字,但她却犹如一束光,默默点亮子女前进的道路,润物细无声,那种踏实和勤劳,在无声之中感染了一家人。

  然后她还是严厉的母亲,其实用我妈妈原话来讲,那已经不是用严厉来形容了,可能是恶毒了。她打孩子似乎永远不知道心疼,舅舅的两个膝盖一直都在痛,就是外婆在他小时候拿扁担狠狠往他膝盖上打所导致的。妈妈有一次犯错,一边在哭一边被外婆拿着棍子追着满大街上跑,最后偷偷躲进了家里大衣柜蜷曲在那一整晚才顺利逃过一劫。

  等孩子们长大后,外婆也慢慢变老了,变得像小孩子一样,爱哭爱闹。妈妈觉得她在农村生活苦,就把她带上来城市生活。她不会用马桶,弄得到处脏兮兮的,被妈妈说了她两句,就委屈生气了,把自己关在房门里。之后又说城里没人陪她讲话,大家都去上班,自己一个人太孤独,又哭又闹腾的,拗不过她,只能送她回去。药太苦,生病不按叮嘱吃药,只有亲眼看着她吃药,家里才会放心。过年时喜欢逢人就祝福“添丁发财”,还闹过不少笑话,她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然后大家都让她说恭喜发财,她还不乐意。

  但在我的心里,外婆是单调的,单调的慈爱。我与她的相处也就是每年暑假还有过年为数不多的几天,她会夸我长高了会问我吃得好不好学习辛不辛苦,但是我们的聊天就仅仅止于此,因为存在代沟,我们没有共同的话题。但看得出她很想努力地靠近我,但她做不到。想到这,我真的心怀内疚和歉意,我觉得我那时还是太不懂事了,不会去主动关心和体恤老人家。每次妈妈和她通电话,她都希望能够听听我的声音,然后扯一些无关紧要的闲话就挂了。到后面她重病的时候,就再也没有机会和她通电话。她每次都喜欢摸摸我的头,她说老人多摸摸孩子能快高长大,我一直都很虔诚地相信这是真的。

  我永远也忘不了她去世的那一天,大家都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很平静地接受这一事实,然后我们一家人匆匆赶回去,冲进家门的那一刻,妈妈还是忍不住失声痛哭,跑着直跪倒在外婆的身边,嘴里一直念叨着“妈我对不起你,我回来晚了!”爸爸远远地站在一旁的老杨桃树底下,我一直以为他是超人,他很坚强,他永远不会哭,这一刻,超人的眼眶红了湿润了。相反,那时的我还很没心没肺。

  舅舅说,到后面外婆的意识已经很模糊了,也只记得自己的子女,其他人去看望她的时候,她已经谁也认不出了,就只听几个舅舅姨妈的话,乖乖配合吃药进食。弥留之际,选择把她带回了家,老人总是相信叶落归根的,而且家里,是她一辈子最安心最牵挂的地方。

  终其一生,她应该是幸福的,人生没有大起大落,平平淡淡,安居乐业,幸福和睦,子女成群,老了身边也有一些子女作伴,虽然逃不掉年岁的消蚀,逃不过病痛的折磨,对后辈的牵挂给足了她所有勇气对抗世间艰险。子女们也没有辜负母亲期望,基本上都进了国家编制,衣食无忧也能不忘本份孝敬父母。只是我心中仍然过意不去,我总是对着老一辈的嬉皮笑脸,更不要谈什么牵挂,如果还能......

  忍不住,情到深处,泪流满面。

  想到一句话,神不能无处不在,所以创造了母亲。我的母亲始终相信她的母亲永远与她同在,她每天会站在阳台往西边拜一拜祈求平安,对着那边说几句话,这是她长久以来保持的习惯。

  天的那一侧是永恒的爱。

  

Tags: 外婆

  • 上一篇: 桥上的人
  • 下一篇:姑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