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一棵沙枣树

2020-01-14 15:54:37 | 作者:丛一 | 点击: | 手机版
想起一棵沙枣树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6440.html

  近日,看央视10套播出的《绿水青山看中国》,长了不少自然生态方面的知识。尤其是通过点评嘉宾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蒙曼教授、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张捷教授诗话妙语般的阐释,以及主持人的风趣调动,了解到许多祖国大好河山的地理状况及一草一木的生长样态,更加懂得了生活和人居环境密不可分,欣欣然中,也拓展了对中华河山美丽画卷的审美遐想,增加了对华夏大地的热爱、情分和对自然的敬畏谦卑之心。

  节目中频繁提到的树的话题,让我不禁想起一棵树来,一棵只有在西北才能见到的树——沙枣树。说来沙枣树是西北比较常见的一个树种,在荒野、在田间、在沙漠边沿、在乡村宅院,都能见到这种树。可在城市就很难见到。而我要说的这棵沙枣树正是我所在的城市——乌鲁木齐生长的一棵树。这棵沙枣树曾长在我所居住的小区路口,树干快有水桶那么粗,每到春夏,枝繁叶茂。沙枣树最大的特点是耐干旱,抗风沙,而且每到五月,沙枣花开,香气宜人。到了秋天,串串小玲似的果实密密匝匝缀满枝头,那甜蜜蜜的沙枣已成一种干果。大概是西北干旱的气候和含碱性的土壤造就了它抵御自然的习性,沙枣树从来不直着长,总是扭着身子向上攀爬,而且还长满了刺,所以沙枣树向来不成材,甭指望它可以做什么成器的东西。记得小时候,我和小伙伴们经常爬到树上,摘几串沙枣,塞到嘴里,又涩又甜。那时的沙枣树结的沙枣多是黑色的,个儿比现在看到的红沙枣小许多,许是植物进化了,儿时的那种黑沙枣好好见不到了。我家小区的这棵沙枣树是红沙枣,每到五月,沙枣花开,整个小区都是香的。细碎的黄花,在阳光照耀下,伴着细条状、泛着灰白色的树叶随风晃动,像是向人招手似的,从路边走过的人忍不住驻足观赏,猛猛吸几口香气,仿佛要将生命中所有的欲望都吸纳了去,立马让人感觉醉了似的……那情景在城市里是很难遇到的,尤其是在树木成活不易的西部首府城市乌鲁木齐。可是,几年前的一天,我突然发现,那棵沙枣树不见了……据说是小区规划给伐了,然而几年过去,那生长过沙枣树的地方只是铺就了石砖,光秃秃、硬邦邦的,再没有一点生气,也再没有沙枣花摇曳飘香的味道……

  我曾经参加过兰新铁路绿色长廊的植树活动。那是在戈壁荒漠的铁路两旁硬是靠人工挖坑、靠滴灌浇水栽植的树林,不知投入了多少人力、财力,还美其名曰绿色长廊工程。几年后,当人们终于见到了林带的雏形时,我来采访绿色长廊的护林人。在那骄阳似火的七月,在那炙热难耐的戈壁荒漠,我走向铁路边的带有生命气息的长廊,看着一棵棵小树在长大,看着它们抵御风沙的样子,尤其看到长在最外层的沙枣树,一半向上一半伏地顽强地生长着,倔强地展示着它的存在,护卫着里边杨树、柳树、白蜡树的生长,我真的被感动了……又是几年后的一个五月,我坐在火车上经过这段绿色长廊,看着这条人工培育的林带,看着沙枣花开,郁郁葱葱,花枝似锦,宛若一条绿带伴着铁路、伴着火车、伴着西来东去的旅客在戈壁荒漠默默迎送,那在火车上我都能闻到的沙枣花香让我再次深深地陷入一种情思之中……我想起上世纪60年代流行的一首激发内地青年来边疆屯垦戍边的歌,记得里面的歌词有这样一段:来吧,来吧!年轻的朋友,亲爱的同志们,我们热情地欢迎你,欢迎你到新疆来,送你一束沙枣花……也就在那次旅行的火车上,我听到同车厢的一位上海籍贯的兵团老战士蛮有诗意地说道:“倘若西域的春天没有沙枣花,就像南国的春天没有梅花一样,是不能称之为春天的。”

  说得多好呀!去年五月的最后一天,我在采访克塔铁路通车的时候第一次来到了塔城。在巴克图口岸,我第一次看到满目的沙枣花开遍了口岸的边防线。那成片的沙枣树沿边防线生长着,连同芦苇及其它植物生长的那么茂盛,那么有生机,让我和我的同事真的流连忘返。我知道,此时,南疆的沙枣花已经落败,可北疆西部的塔城沙枣花却是如此鲜花盛放,感觉春天还没有过去。我暗暗思忖,沙枣花开,沙枣花香,沙枣花迎来克塔铁路的开行,沙枣花伴着来口岸经商贸易的人士送上一份好心情。美丽的沙枣花呀,你是新疆大地的迎春花,你是新疆人民的幸福花。

  而眼下,寒冬腊月,白茫茫一片大地,我在温暖的屋子里,坐在电视机前,看着《青山绿水看中国》,看着那些充满着极强的生态意识的选手们的专心答题,听着主持人的发号施令,点评嘉宾的精彩点评,我情不自禁地想起新疆的沙枣树,新疆五月的沙枣花,当然,我也特别痛心地想起我家小区路口那棵曾经给人带来温馨、带来甜蜜的沙枣树……

  作者:丛一(王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