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情

2020-02-14 10:47:10 | 作者:李培琳 | 点击: | 手机版
姐妹情https://www.sengzan.com/xinqing/6645.html

  我有两位至親的大姐。年龄大一点的是我家先生的胞姐,她是我的大姑姐,因在家排行老二,我和我家先生都叫她二姐。另一位是自家的姐姐,我称她叫大姐,说来也巧,不是一家人,不进李家门,两位姐姐都姓李,而且两位姐姐也都是三个孩子的母親。不了解情况的还以为我们是有血缘关系的李家三姐妹。

姐妹情

  我们三姐妹情同手足,感情致深,因为中间有我的关系,我姐大家和夫家二姐也相处的很好,两位老姐姐相敬如宾,見面有拉不完的家常,说不完的知心话。和她们在一起,我度过了自己的青春年华,当年娇惯的小妹,现在也慢慢的变老了,我和大姐一起走过了半个世纪,相依相伴已有50多年。

  自从结婚嫁到李家,和二姐相识,也有40多年了,这么多年来,我们风雨同舟,俗话说得好,家有一老,如获至宝。我们家有二老,更让我感到的是親情真不少。

  说起两位大姐来,年龄都不算小,一位87,一位86,两位大姐对我都特别的好,用一句方言来说,我是我们家的老幺(老小)我们年龄也相差很多,我今年六十五岁了,两位姐姐都年长我二十多岁,刚结婚那会儿,我还经常在两位大姐面前撒撒娇,有好吃的东西了,姐姐们都是不论多忙,不管是风天,雨天,第一个想到的是我这个小妹,不怕路途遥远,给我送到家来,放到桌子上,让我一回家就看得見,吃得到,我心里总是美美的,心想,有姐姐真好。

  我和我的两位大姐都相处的特别好,两位大姐年龄都已很高,身体都有病,平时,没少往医院跑,我有时工作忙,她们住院时,我总是最后一个知道,有时凶巴巴的问外甥,为什么封锁消息,只有我不知道?外甥们一脸的茫然,只能对我把头摇,老太太知道你忙,不愿把你再打扰。内心自责,怪自己没把姐姐照看好。

  虽然嘴上喊她们大姐,在我的心里,她们的地位要比大姐还要高的高,老姐比母,她们都像親生母親一样,对我关怀和照顾,可真是做的面面俱到。

  先说二姐是出了名的心灵手又巧,针线活做的特别好,精美加精细,儿子出生后,冬天盖的小棉被,软和和的小棉袄,都留下她那勾称的针脚,夏天还未到,早已做好了夏凉被。

  每当有刚上市的巴鱼,水果,我都会先买给她们吃,到家里和她唠叨唠叨。二姐知道我最喜欢吃她做的韭菜馅的合饼,不顾自己的年龄已高,已经是86岁的高龄了,我去探望她的时候,一进家门合饼就早已做好。现做小米粥,香气四溢,当我走进二姐的家门,香味早已四处飘。还没说上几句话,好吃的合饼就摆在了我的眼前,我在吃,二姐在一旁看着我的吃相笑,含情默默,看着她头发已花白,心里感动不少。吃饱临走时,还非要让我再带上几个,说是用微波炉一打,明天不用再起早,当作早饭就吃饱。

  拎着装饼的袋子,如同妈妈般的温暖,全身发热,心被融化了,走在路上,手在发抖,腿也发飘,你哭了?先生问道,俺二姐对你这么好,你被感动了?是这袋热乎乎的合饼,把我和二姐的心贴得更近了,走在寒冷的街道上,我的心里暖暖的,韭菜鸡蛋的香味在眼前飘来飘去,脚底轻轻,心早已醉了,感到有这样的二姐,真是我的福气好。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没有了父母,二姐如此的疼我,爱我,这时感到泪珠也砸脚,脚步更沉了,一步一回头,视线模糊了,嗓子像堵上了棉花哽咽了。远远望去,寂静的夜晚,凉风拂面,对面二姐家住的高楼,灯光闪烁,二姐的身影还在窗前,虽然有些模糊,但身影留在了我的心里,是那么的清晰可見。

姐妹情

  我家大姐对我也是关爱有加,总是报喜不报忧,有时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明明在住院,还瞒我说挺好,有啥好吃的,自己舍不得吃,给我留着,要么让外甥给我送过来,在她的心里,送给我吃,比留给她自己吃还高兴。我们家要有什么事情,大姐和姐夫总是跑前跑后,付出真不少。我喜欢写作,我写的每篇文章,都会先让大姐和姐夫看看,姐夫提出中肯的看法,让我感激不尽,从中受益不少,每当姐姐看到我写的文章发表了,她就戴着老花镜,不知读过多少遍,还能说出文章的内容,记忆还真好,给我点评,说得头头是道。此时的大姐,像是妈妈一样,在对女儿谆谆教导。

  我会定时买些礼物去看望她,我拎去的是姐妹的情深,拿回来的却像母親对女儿般的疼爱。

  我和我家先生定期去看望两位对我们情深意重,恩重如山的大姐,有时我想想,就像歌词中唱到的那样,你的恩情比海深,让我这小妹如何来回报?

  有一次我生病住院了,不知谁说漏了嘴,大姐知道了,忙前忙后,往医院跑,还让外甥们轮流排班,每天送去可口的饭菜,帮忙可不少,每当我想起这些陈年往事,心潮起伏,姐妹情深,让我一生都忘不了。

姐妹情

  有时我在想,什么是爱?爱的方式有多种多样,有时爱是包容,有时爱是奉献,有时爱又是付出。

  辞旧迎新,寒来暑往,走进年末,走进大寒,在最寒冷的节气里,感恩,我的两位质朴的大姐,只要有你们在,小妹一冬不觉寒,就算几天不相見,只要想到你们心里感觉也温暖。

  我深爱着两位高龄的姐姐,虽然她们很平凡,那是因为她们用平凡的心,做出了平凡的事,平凡两个字,在我的心里播撤着人间的大爱,这种爱,让我受用一辈子,我也会用这种纯真的爱,去关心和爱护我身边的人,还有我的家人。人们常说,大爱无边,爱不能光说不做,要付出行动,爱胜过人世间最美的语言。

  我也会用我的爱,回报我的两位大姐,让她们健康长寿,安度晚年,让爱每天都围绕在她们身边,享受到爱的温暖。

  清晨起床,拉开窗帘一看,雨还在下,下了一整夜,雨打着玻璃啪啪地响,窗外下着的是冬雨,我喜欢看雨,是因为雨水可以冲刷心中的烦恼,净化心灵,我想可能是苍天也被我写的大姐的故事所感动了,在我写完结尾后的时侯,下起了绵绵细雨,我又拿起了手中的笔,再写一小段。

  《冬雨》

  小寒节气天不寒,

  昨夜冬雨细绵绵;

  穿着羽服撑雨伞,

  烟雨北國赛江南。

  家中腊梅开得艳,

  唤醒窗前白玉兰;

  院中喜鹊低盘旋,

  屋檐滴水筑巢难。

  文章原创写作人:李培琳

Tags: 姐妹情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