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一天

2020-04-08 19:16:32 | 作者:李颖 | 点击: | 手机版
四月的一天https://www.sengzan.com/youmeisanwen/11364.html

  都说七月的天气就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而我觉得北方四月的天气也是变幻莫测。

  这不前两日阳光明媚,天朗气清,一派暖融融的景致,错觉中仿佛到了初夏。忽一日,狂风大作,雪粒纷飞,寒气逼人,感觉又回到了冬天。

  那天是一个周末的下午,天气有些阴沉,我开车去新区水景公园游逛。一路上桃红柳绿,姹紫嫣红,路旁的公园里人来人往,露天停车场内放满了车。因疫情而蛰伏了多日的人们纷纷走出户外,享受这难得的假日时光。

四月的一天

  水景公园里玉兰花开得正盛,白的圣洁,紫的典雅,硕大的花瓣恣意伸展着,好似告诉人们什么是雍容华贵,什么是优雅如斯。迎春花的黄是一种恰到好处的色彩,既不艳丽,也不娇弱。碧桃太过妖娆的繁花如梦如幻,总让人怀疑它的真实性,错觉中那是塑制的假花。密密麻麻的小白花缀满紫叶李的枝干,让人想起一个词语——一树繁花。经常惊叹这种花生命的蓬勃和专注,春天它好像只负责专心开花,满树除了花还是花;而夏天它孜孜不倦地长叶,暗紫的细叶重重叠叠挂满枝干。这就像一些人生性耿直,活得很简单,干什么事却要做到极致。

  高大的法国梧桐尚未萌芽,遒劲的枝干交错着、纠缠着,兀自伸向天空,勾勒出一条条优美的曲线。有时候,相比于枝繁叶茂,我更喜欢树的这种真实、这种纯粹。印象中梧桐叶片硕大,从夏日隐天蔽日到秋日一树金黄,直至冬日干枯在寒风中簌簌作响也不愿离开枝干,相比于其他落叶乔木,它的叶子生得迟,也落得晚。这让我想起一些大器晚成的人,他们无论干什么起步总要慢三拍,但一旦踏上道就势如破竹,最终活得轰轰烈烈。也想起一些“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英雄,常常晚年壮志未酬,心有不甘。

  一阵风吹过,青碧的湖面波光潋滟,环湖而植的垂柳柔枝蹁跹,恍若微风拂过少女长长的发丝。再细看,那被春风裁出的细叶长及寸许,翠绿柔嫩,一切都刚刚好。我对身边的女儿说:“现在的柳叶长到刚好,不长也不短,若再短显得有些朦胧,若再长则又过于繁茂。”女儿会意地点了点头。不知尚属少年的她懂不懂,其实何止是柳叶,人生中的某一段时光不也如此吗。比如,我常常觉得孩子在上幼儿园的这段时光对父母来说是十分美好的,孩子能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整天无忧无虑,蹦蹦跳跳,如果再小一点未免太过稚小,再大一点进入学校又面临课业压力。再比如,在热恋阶段,恋人整天卿卿我我,难分难舍,稍早两人的关系面临考验,稍迟一旦步入婚姻的殿堂,又要回归现实,接受柴米油盐的煎熬。不管是正如此刻的柳叶,还是人生的某一阶段,虽美好却不能停留。而人生的意义也许就在于得到又失去、失去又追寻的过程中。

  我这样边走边想,忽然感到脸上有点冰凉。抬头仰望,灰暗的天空黑云翻滚,几滴稀稀疏疏的雨点飘落下来。看来要下雨了。不远处,几只彩色的风筝高低浮动。更远处群山如黛,绵延不绝,恰似一幅长长的、直立的剪影粘贴于天际。没想到四月春花绚烂的日子里,也会有这么黯淡的一天。

  要是搁在七月间,此刻我要急着避雨了。而现在我却一点也不慌,我知道四月的春雨不会来得那么急那么猛。她会款款而来,无声地滋润这世间的万物。而人间也急需这场贵如油的春雨。

  我也知道,春雨后的人间将是一幅更加动人的画卷!

  (4月6日春雨夜)

  (作者简介:李颖,笔名木风,案牍劳心之人。每有闲暇,好览群书,且以凝神,且以沉醉。偶欣笔涂抹,借以抒怀,借以修行,借以“与神相会”。)

Tags: 四月 一天

  • 上一篇: 木槿
  • 下一篇:消失的钢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