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滩上的凝眸

2020-07-29 15:55:02 | 作者:何处不桑年&庸子 | 点击: | 手机版
戈壁滩上的凝眸https://www.sengzan.com/youmeisanwen/20220.html

  戈壁滩上的凝眸

  文/何处不桑年

  新疆戈壁滩

  文/庸子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天空依旧辽阔着

  云让风左扭右拧

  挤不出一滴雨来

  一棵歪脖树远远的突兀

  故事太多了,压的红柳直不起身子

  这个时候,流浪的人

  最好静静地坐在戈壁的石头上

  想想是否坚持走下去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才能理解辽阔的戈壁

戈壁滩上的凝眸

  读着这首诗的同时,即被诗中的廖阔击中了。那寥阔里交揉的荒蛮、孤独和无助,让人有种置身其中的畏惧感。诗人极力揭示戈壁的寥阔当是有意为之,籍此揭示对困境的正确估价以及困境中亟待冷静的生命思考。

  下面我们来看看诗人的用心所在。

  作品前半部分着眼景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点出戈壁的“阔”。阔到什么程度?没有人烟。没有人烟的地方,目之所及是什么呢?作者借助四种事物来表达。

  一个是天空。天空依旧辽阔着———依旧二字道出“阔”的常态化,这“阔”由来已久,而且还要继续绵延下去,渗透出历史的厚重及纵深感。

  接着云和风的交集。云让风左扭右拧//挤不出一滴雨———辽远的天空下,并不缺少风云悸动,而雨从不肯随意落脚,戈壁滩干燥少雨的自然势态铺展在读者面前。

  红柳自是景中之重。一棵脖树远远的突兀//故事太多了,压的红柳直不起身子———作为景致的红柳,体现戈壁鲜明事物特色的同时,又承载了主题意韵的使命。一句“故事太多了”,其忍受常态化的高温干燥以及季风沙暴等各种恶劣势态的侵袭,在一切不利的条件下努力生存的坚韧形象呼之欲出。它直不起的身子,正是它历尽艰辛的真实写照。其所呈现出的顽韧不屈的精神风貌,无异于为后面的生命思考,暗暗架设了一条冲破窠臼的希望通道。

  写到这里,作者完成了由景致到隐喻的自然转换,后半部分发出感慨势在必行。

  这个时候,流浪的人//最好静静地坐在戈壁的石头上//想想是否坚持走下去。我们每个生命个体,都在自己的轨道上努力奔波着,我们会碰到各种各样儿的坎儿,免不了处处受阻的时候,就如同迷失在戈壁的流浪者。所以流浪者是你,是我,是他,是大众苍生。左突右撞不是捷径,这时候要静下心来捋顺思路,甄别、明晰一条可行之路,以避免无用功的奔波消耗。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才能理解辽阔的戈壁,最后强调困境的艰难程度,真实而残酷的映衬了主题。

  即便一棵红柳,也要经历戈壁极端恶劣的气候所带来的困苦,更何况红尘中人?我们身处困境实属无奈,其实也是一种必然,跌跌撞撞中急需静下心来,捋清思路,冷静分析,找到突围的路径。有了正确的方向,才能给自己一份鼓励与希望,成就冲破窠臼的勇气……

  我总认为,一首好诗一定是平易近人的。让人在平淡中得到内心的呼应,或震颤或浸润,这首诗才具有了其本该有的价值。

  从诗中不难看出,作者极具生活洞察力,对苍生悲苦感同身受。所以才能通过停留在戈壁滩上的目光,提炼出生命浮沉中的智慧之思。读过这首《新疆戈壁滩》,你会懂得作者是以一双怎样明察秋毫的眼睛,以诗句的力量,来点拨生命之困的。

  戈壁滩上的凝眸———有一种温情,睿智而朴素。

  诗评作者:何处不桑年文字默默的追随者。珍爱生活,情系自然。在生动而厚重的光阴里,静静捡拾流光片羽,与文字同悲同欢。

  诗作者:庸子,实名,徐辉。上世纪后期先后各报刊媒体发表诗作300余篇。著有诗集《清风徐来》、《象征十四行》,合集《九诗人诗选》,现为国际文学协会终身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协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