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秋韵

2020-10-07 11:03:13 | 作者:丛一 | 点击: | 手机版
川南秋韵https://www.sengzan.com/youmeisanwen/26790.html

  说来已是川南的深秋。雾也浓,雨也细,但草木皆绿,人们照旧穿着短衣短裙。天刚刚放亮,小镇的早市就开了,赶场的人为了占个好位置,早早地就有背着背篓、挑着担子、骑着摩托车的乡里乡亲来到了集市,瘦小精干的老妇掐几段南瓜尖尖、几片红苕叶叶扎成小把摆在面前,也算是个小摊。他们除了过过这赶场的瘾,还可变点零花钱,换回几样自己心仪的东西带回家,算是一天的日子就有滋有味地过去了。

川南秋韵

  而我,一个来自遥远的北方的人,置身于这熙熙攘攘的人群和鸡鸭鹅的嘈杂声中,最能诱发我兴趣的是那夹杂在其中拖着长音拿腔拿调的川谱,有讨价还价的,有吆喝叫卖的,还有熟人间相互打招呼的,你听着好悦耳好亲热哟。还好,在四川,尽管有着浓厚的方言乡音,但我大都能听得懂。不像在江浙、华南其他省份,我费劲听也一句都听不明白。

  川南的早晨就是在这种雾朦朦、雨朦朦,川音缭绕、鸡鸭乱叫的弥漫中掀开了一天的帷幕。又一天的韵律开始了,勤劳的四川人也由此重复起又一天的生活。

  这一年春夏,我在新疆过了两段因为疫情引起的封闭的日子,几乎整个春夏都笼罩在郁闷之中。难得中秋前夕,来到川南郁郁葱葱的丘陵山野,感受一番绿野乡村的味道。我走在起伏弯曲的湿漉漉的柏油路上,放眼望去,高耸扎堆的宽叶萃竹,低畦明净的农家鱼塘,稻黄菜熟的生鲜作物,还有繁花似锦的各色野花家花,枝繁藤绿,好让我陷入一种舒适安逸的仙境……

  妻子初中时在川南读过书,一别四十余年,再见老同学,那个热情劲让我怎么也难以相信仅是一学期的同窗……

  一次次地热情招待不说,还专门为我定做了甜盐两种口味的四川扣肉,几次摆到了老同学相聚的酒桌上,那种真挚,那种盛情,那种四川人的豪爽真的让人动容……

  还有,我从妻子同学的亲戚家看着安放在院边已长出青苔的磨刀石,听着八旬老人讲他农忙时磨镰刀、割稻草、收获劳动果实的经历,让我对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心生敬意。老人从自家鱼塘钓起一条一尺见长的鲢鱼,不多时妻的同学就做好了冒着香气的酸菜鱼,老人拿出自己配制的黄澄澄的药酒,倒酒的那一刻,深深的情意也溶进了酒杯,那种情让我第一次对一个陌生的四川老人湿润了眼睛……

  我的脑海不由浮现出那幅四川美院教授罗中立的著名油画《父亲》,而我眼前分明活生生地立着一位端着瓷碗、满脸皱纹的老人……

  那位当村官的妻的同学带我参观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成就,一排赶得上城市里的住宅楼,他介绍说是党和政府为农民修建的安置楼;一条条网状的柏油路,他介绍说是村村通的脱贫路。川南的丘陵地貌让这路也“随波逐流",几只鸭子领着小鸭子摇摇摆摆地从马路上穿过,人和自然,人和动物,和谐相处,安然无恙。看着家家门口都停放有小汽车,闻着路边榨油房飘出的菜籽油香,已完全显现出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新景象……

  再看看农家庭院里打糍粑、柴火灶、木筒饭,集市上的剥兔皮、麦芽糖、倒铝锅……

  这些在大都市几乎绝迹的营生和情景还依旧保留在川南乡镇,仿佛时光倒流却又倍感亲切……

  就连我所看到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仙市古镇,给人的感觉也是虽有些冷清但并不萧条,安静的像一幅画,优雅的像一首诗——似乎这才是古镇本来的样子。古镇脚下静静流淌的釜溪河,河边川南盐运的古码头,像是流动的时间固定的历史,除了让人回忆曾经的经济兴盛,还有由此入沱江进长江时那川江号子的沧桑和悲壮……

  如同这川南的秋天,虽有些阴凉但却更富有秋韵,这些日子的所见所闻所感,正是如此。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