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潮涌动,满眼寂静

2020-11-11 17:07:04 | 作者:刘俊豪 | 点击: | 手机版
人潮涌动,满眼寂静https://www.sengzan.com/youmeisanwen/27912.html

  人潮涌动,满眼寂静(2020.8.28-2020.11.7作)

人潮涌动,满眼寂静

  我喜欢踽踽独行在热闹的地方,被人群裹挟着任意朝某个方向走去,在驻足的时候听着喧嚣的声音,然后于某个不起眼的时刻再一次地随浪前行,耳边却是纯粹的安宁。

  我更喜欢散场的时候端坐在那,看全场寂静,须臾后便是人潮涌动,呼声一片。那个时候每个人的动作和话语都是不同,不像在宴席上的故作姿态,抬头俯首间的悲戚清欢和左顾右盼的嬉笑嗔怒尽在脸上,然后或踟躇,或坚定,或踉跄地走向某处。

人潮涌动,满眼寂静

  我仍然坐在位子上,看着人潮远去,满眼寂静。

  其实散场的时候,朝哪个方向走去无非只是一次选择,只不过这次的选择不可重来,也有的人朝着某个既定的方向无法阻挡或被改变地前去,但他依然可以说出自己心中最渴望的想法。看过一个关于若生在古代的讨论,一位姑娘倾向于做那红楼的夜莺甚于小家碧玉或是大家闺秀,我是很有同意之心的。要我来说,我既做不来翩翩少年,也是不愿做那什么著脚书楼的。要做便做一个世间走卒,算不上才华横溢,玉树临风,姑且几分薄技,几分胆识,舞些刀光剑影,常以酒待人。寻常姑娘,不过萍水相逢,至于那左家娇女,多艳声泠泠,相交甚欢,若再有幸遇上动心的,就不论结果,满眼皆伊,见她峨眉玉貌,袅袅婷婷地将身姿绰影淡出酒肆旌旗之外,绝口不提落魄江南,青楼梦好的往事,只道是天涯沦落人,爱过所有,却从未真心过。至于身后的评论,不过大笑一场,倘若被我的几分虚名诧异地瞠目结舌,那也是看客几声唏嘘,宴席将散之时我便第一个揖别诸位。

人潮涌动,满眼寂静

  所以现在的我于涌动的人潮中独行时,可以随意驻足停歇,看着所有马路两旁的路灯带着光亮从黄昏跨入黑夜,然后在破晓和黎明的交界处熄灭,我则在十字路口随意挑选方向前行,后面的风景看过一次便足矣。在这一路上,灿烂与孤独总携手相伴于我的身畔,既然向左或向右的偏爱都会让整个世界如敧器般瞬间倒覆,所以我只须在意眼前的惊艳,纵然此时的短暂欢愉会带来无法把握住的遗憾,但只有向前走,才能看到可以读懂的风景,遇到读懂的人。虽然有的景色我未曾看过,却见过无数次,但有的人我不曾重逢过,却在心里忘记过多少次。

  别人满堂喝彩的时候,我也不会吝啬一声叫好,这不是因为我听懂了或看懂了,而是因为我喜爱这热闹的氛围。在看戏的时候,我看不懂戏台上的翻转腾挪,但只要能够看到转身翻手之间的一颦一笑,就这样子,突然间触动了我的心弦,便是不枉此行。

人潮涌动,满眼寂静

  其实我更爱做一个乞儿,看着他们在我面前走过,有的给我些许钱财,有的置之不理或是嗤之以鼻,我也不在乎,想笑便笑,想唱便唱,静静地看着他们从街头走到街尾,从街尾走到街头,直至身影消失。

  长街中人潮散落的时候,我还在原地,满眼却是热闹。

  作者:刘俊豪,笔名雨下鸣晴,男。本科太原理工大学,现在谢菲尔德大学硕士在读,1998年10月出生,平时就喜欢观察平凡的小事情,练过体育,搞过小文艺,

  • 上一篇: 冬日田野
  • 下一篇:知世俗而不世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