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人间

2020-12-18 14:03:00 | 作者:王留芳 | 点击: | 手机版
他的人间https://www.sengzan.com/youmeisanwen/28104.html

  故事的故事总是有个好的开头或是好的结尾,在一个艰辛的年景里,他的故事再平淡不过了,我的父亲没谈起过,我的祖母也很少说过“他”什么!

  两年前的一个黄昏,祖父一个人悄然离开了,当时走在安宁大道上的我切急的想回乡送送他,可一切不允许,他是几时得病的我现在记得不大清,只记得他病了已经有五个月了。带着病痛,他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给我没留下什么!也给父亲没留下什么!

  从一年一度的看社戏到每年夏收秋种,祖父都没怠慢过,前年四月八他得病了,那是他唯一一次没有去看社戏,记得他说过:“人能动的时候就出去好好走走,等八十、九十躺在棺材里了就好好休息。”,其实,那一年他才七十八岁,他也真没出去到哪里走走,只是在下雨过后,到乡里邻里的上下走走,逢年庙会去看看香火而已。

  那年四月初七,第二天正好是寺里的正会,我放学回家吃过晚饭,急急忙忙叫上邻居的孩子一起去看戏,山路绕来绕去,下山过河再爬上山才能到地方,正值少年的我在夜幕下摸上山头,期盼着晚上的社戏,社戏是祖父给我留的一点念想!记忆最深的是红脸拿大刀长胡子的是关二爷,黑脸额上有个月牙的是包青天等。看社戏记忆很深,但都是图个热闹吧!

  每逢大、小暑节气,冒着大太阳,祖父在地里边割麦子边唱着老秦腔。听老一辈的人说:祖父年轻的时候居住在河谷里,哪里有水磨,很多山上的人牵着马或骡子驮着麦子去山下河谷磨面。老一辈人也都辛苦,祖父正好生活在那个年代,要盖一座房子,得从很远的地方靠肩扛木头,一路上也不知道有多少故事,祖父很少给我讲过他的故事,但在他的嘴里,我听到过很多很多有关哪些伟人的事迹,像十大元帅、战时的蒋介石、还有哪些宋代的岳飞等人物,我不知道他的心里装了多少故事,属于别人的故事,而我不知道他的故事我该怎样去写,从曾祖父到祖父,再到我的父亲,慢慢的听到的已很少很少。

  那一年,邻里买了电视,白天忙活完了地里的活,晚上祖父到邻里闲转,他和曾祖母辈的邻里闲聊着,哪些故事里的人我都没听过,后来我长大了才知道,哪些事情都是他年轻时和老一辈的人的事迹。上小学时,记得他教过我数学算数,四年级、五年级的时候他就不在教我了,祖父念的书并不多,由于家里很穷,几时辍学的我就不大清楚了。他账算得好,记得我的大伯说过:祖父一代的书里好多都和算账有关的题,那个时代管数学不叫数学,而叫算术。

  我长大了,上了初中,高中,竟而再到大学,祖父没走到,父亲也没有,而我庆幸的走上来了。只是祖父没有看到,他的人生,他的历程就这样慢慢的停笔了。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祖父,我的祖父在我的眼里又该如何叙述,他的故事该不会就这样断了吧!不,不是这样的!他叙述过别人的故事,他也许随性的走过属于自己的路,我坚信他有故事,只是坎坷的难以被提起过而已,父亲没讲过,祖母在活着的时候也很少提及过“他”的人生,一辈子没有操劳过,哪么多的年景里,只记得他默默,从饭桌上到家里的炕头上,他依然是默默的,当他谈起别人的故事时,他才不显得哪么沉静。

  两年前的一个黄昏,祖父一个人就这样离开了,当时走在安宁大道上的我切急的想回乡送送他,可一切不允许。带着这所有的遗憾,我考上了学校,完成了他没有走过的路,从来没有讲过的故事,我想谈谈他,写写他的故事,可我没有在他活着的时候去好好读懂他得故事,作为一个搞艺术的,从没记起给他画一张肖像,我没给他留下什么!甚至两年多之后,缓缓的我已记不清他的全貌。

  父亲没谈过他,祖母没谈过他,而我只听过他谈过别人的故事,我更没谈过他,也许,也许多年过后,他该有个他自己的故事,而这个故事,就由我这样继续下去,我走在安宁的大道上,不时泪已顺着脸颊流下。也许一切应该就是这样的,作为上上代,他们有他们的经历,他们有他们的故事,他们还有他们的辛酸,他们有他们的人间,这些故事如今你要给谁讲!这应该就是他的人间吧!

  2013年10月凤城

  作者:王留芳,笔名:羊湾,有点小爱好,喜欢乱写乱画,如今在边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叶城县政府机关单位工作。

Tags: 人间

  • 上一篇: 有一种懂得,叫珍惜
  • 下一篇:冬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