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8 14:43:42 | 作者:李颖 | 点击: | 手机版
茶https://www.sengzan.com/youmeisanwen/28127.html

  我喜欢喝茶,平日离不开茶。

  多年前出门旅行,喝不上茶,每天只喝白开水,整天食之无味,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费力讨要了一些,却是当地的粗茶,十分难喝。这种喝不到茶的经历给我留下了刻骨的记忆。后来每次出门远行,总要带一点自己常喝的茶叶。

  在我的家乡临夏,待客总离不开茶。家里来客人,坐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拿出家中最好的茶叶,给客人倒茶。喝茶的器具最讲究的当属“三炮台”,也叫“盖碗”。是一种由形似小蝶子的托底,口大底小的小茶杯(茶盅),还有中间凸起的圆形杯盖组成的瓷器。杯盖和杯体通常绘以富有地域特色的纹饰和图案。茶以春尖为主,佐以冰糖、桂圆、红枣和枸杞,用滚烫的沸水冲泡,汤色艳丽,香味浓郁。用三炮台喝茶,是对尊贵客人的礼遇。

  在我们当地,人们喜欢喝茶,也喜欢赠茶。茶也成了重要的礼品,亲朋往来,送的礼品随时代的变迁而更迭,以茶为礼的风气却经久不衰。记忆中最早送的是茯茶,方形的茶砖,外包粗纸。后来是“窝窝茶”,那是早期的普洱茶,形似空心的窝窝头而得名,圆形的绿纸盒上印着“云南下关茶厂”的繁体字样。再后来是各色春茶。到现在茶的种类很多,几乎无所不包,贵重如金骏眉、白茶,有品如西湖龙井、祁门红茶、陈年普洱,寻常的如各色春尖,都成了茶礼。茶礼的包装也在变化,以前包茶用的是粗纸,后来变成了塑料袋,再后来变成了精致的礼盒。送茶既随意又实用,成了礼品的首选。春节时,有朋友送我一个特殊的茶礼。那是一件长方形的普洱茶块,镶在古色古香的木框里,暗褐色的表面上浮雕着一丛翠竹。我挂于门厅,每每经过,淡淡的茶香扑鼻而来,令人神怡。

  真正见识茶是在旅途中。在杭州西湖附近,我看到了碧绿的茶树,一行行、一垄垄、一片片,雨后如洗,青翠欲滴。导游说,那是龙井茶。在购物店,工作人员讲解龙井茶的文化。说泡茶后要先嗅,有一股淡淡的豆腥味。继而闭眼,用升腾的热气熏眼睛,可加快血流,起明目之功效。喝龙井最讲究前三道茶水。第一道最佳,称之为“豆蔻年华”。第二道次之,称“红粉佳人”。第三道尤可,则称“风韵犹存”。再泡就淡而无味了。龙井性寒。随行的一位老同志肠胃不好,禁不住诱惑,试喝几口,不一会肚子咕咕之响,吓得连忙喝暖胃的药。在云南,导购小姐展示普洱茶的泡法。把精致的小杯子、茶壶放在实木的茶案上,用茶匙从坚硬的茶盘上取一点茶叶,放到茶壶中,冲泡后又将水倒掉,名曰“洗茶”。洗茶后冲泡的才能喝。导购说,普洱能调解肠胃,理通肠气。果然,几十人试喝后,不一会室内空气变得浑浊不堪,工作人员赶紧打开空调换气。在海南有一种茶叫苦丁茶,我以为名带“苦”字,味必极苦无疑,没想到喝完,只有一丝淡淡的苦味,根本没有我常喝的春尖之苦。让我有些失望。想到当地人对于苦的体味与我们北方不同。

  中国茶文化源远流长。古代的经贸流通,到处都有茶的身影。商贸往来的道路叫茶马古道,古老的市场叫茶马古市,横贯东西的丝绸之路也因为有茶叶的贸易而活色生香。古代的很多文人也爱茶,还把喝茶当做了一件雅事。苏轼对茶很有研究,不仅有“尝茶看画亦不恶,问法求诗了无碍”“戏作小诗君勿笑,从来佳茗似佳人”“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的诗词佳句,还创作了名为《叶嘉传》的散文,形象地称颂了茶的历史、功效、品质和制作。经历了人生的起起伏伏,欧阳修叹息“吾年向老世味薄,所好未衰惟饮茶”,晚年对茶的喜爱不减。陆游也是忠实的“茶粉”,曾有“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青灯耿窗户,设茗听雪落”的诗句,把饮茶写的如此儒雅脱俗。陆羽爱茶如命,呕心沥血撰成《茶经》,他曾留下:“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幕登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的感叹。茶也与书画有不解之缘,怀素有《苦笋帖》,蔡襄有《精茶帖》,金农有《玉川子嗜茶帖》。赵孟頫有《斗茶图》《茶榜》,文征明有《惠山茶会图》,唐寅有《卢同煎煮茶》《事茗图》。

  喝茶能解渴,亦能怡情,还能养生。干燥上火,喝性寒的茶能降燥去火。肠胃虚寒,常喝性热的茶能调胃暖身。喝茶也能成瘾。我身边有几个人就是例子。他们往往是无茶不欢,无茶不爽,无茶不乐。有的人一天不喝茶,浑身无力,没精打采。有的人晚上不喝茶,睡不好觉。也有人对茶很敏感,他们对茶常常是敬而远之,几乎从来不沾茶。如果白天喝上一杯茶,晚上睡意全无,几乎不能入眠。有个朋友不能喝茶,白天吃饭时,有人故意往他杯子里放了三四片茶叶,到了晚上他竟然失眠了。

  我喜欢细品茶单纯的清香。平时喝茶不加任何东西,总觉得添加了佐料,破坏了茶的原味,有种喧宾夺主的感觉。春天,我喜欢泡一杯茉莉花茶,慢慢品味花的清香与茶的浓郁,这种茶里有春天的味道。夏日,喜欢泡绿茶、龙井或春尖,这些茶色泽翠绿,与夏日周边的环境很契合。再说它们性冷,在热天更能解渴。秋冬时节,天气寒冷,我喝滇红、大红袍和铁观音居多,这些茶性热,喝了暖身。因为喜欢喝茶,我也收藏了一些茶,有安吉的白茶,西湖的龙井,古丈的毛尖,长沙的绿茶,德宏的滇红,西双版纳的普洱,洞庭的碧螺春,武夷的大红袍,安溪的铁观音。这些茶成了我的挚爱。

  爱喝茶,我也喜欢看茶、想茶。你看,每一片茶叶自采摘后,经加工淬炼,变成一种全新的形态,再经过开水的冲泡或高温的熬煮,完成惊艳的蜕变,清香无比,醉人心脾。茶是这样,人生何尝不是如此。

  (作者简介:李颖,笔名木风,案牍劳心之人。每有闲暇,好览群书,且以凝神,且以沉醉。偶欣笔涂抹,借以抒怀,借以修行,借以“与神相会”。)

Tags:

  • 上一篇: 冬至饭
  • 下一篇:2020:疫情•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