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行

2021-01-11 14:04:30 | 作者:张国全 | 点击: | 手机版
一人行https://www.sengzan.com/youmeisanwen/28161.html

  讲到姻缘,我们还很陌生。但对于缘这个字,我们是再熟悉不过的。然而正是这个字,让我开始意识到,它不仅仅单一,还可以横生枝节,让因为爱的人痛不欲生。

  一段缘是属于一个人的,又或者说是几个青春少年的春花秋月,浮云过往。当初,我一来到Z地工作,就认识一位姑娘,省本科院校毕业,她给我的初印象就是人很大方、又善良,一副白热心肠。如果拿她和我比较,我算是老生常谈,而她只是个新来乍到的见习生。她呆萌又可爱,我那时正青春,一时按捺不住心底涌动的情感,初见如炽,还是动了痴情。说实话,我实在是喜欢的紧。就急着想告白,想尽一切可能的走近萌妹子。结果我没想到,过没多久,这个貌似动人的故事会在一次外出时彻底煞了尾。俗话说就是没戏。那正开得缤纷绚丽的花事如昙花一现,悄无声息的落幕了,这也象征着我们的缘分没了。我知道,连职场都是尔虞我诈、翻云覆雨,就算是单位又能生出什么古灵精怪来呢?伤感见惯,得到却难,一切就像往常一样,没了下文。

  然而,凡事总要凭心而论,自我结语。但我深知,按常态有时可能下一秒已经物是人非。只是无关我们,我也成了闲话他人罢了。

  说来奇怪,本不是件英雄了得或者说出彩的事情,也没什么披露的价值,心里不经意间也就过了。事实上,这就像发言写文章一样,偏偏等到了有作出的必要时,便会呼之即出,非一吐胸中的块垒不可。我有时纳闷,人何不用三分之二的时间忘事,剩余三分之一的零头睡去,免得越想越是个事,为赋新词强说愁。

  随后的日子里,我开始自己做一些事情,说学逗唱,努力努力再努力,由此去打发时间,消磨时间。工作快一年了,有道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正值秋高气爽,风轻云淡,硕果飘香之际,我的青春美少女好友娟子来我家喝妹妹的喜酒,正所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们随便聊了些家常,还有工作环境方面的话题,之后她便逗留了一日,就走了。我想送她回去,可最终送到了车站坐车。于是,我只好和她挥手告别。

  转眼间已是翌年。记得那是一个风车旋转的季节,春光明媚、篱落疏疏、春红缀缀,狠是养眼,也是万物葱茏、春意盎然的时节。待仲春入夜,一片蛙声。月明星稀,空气清净,隐约中有一股甜丝丝的花香袭来。天生对花香敏感,所以感受真切倍至。

  有一天,住在市区的老叔遥控我,要我等有空过去碰个面,说是相亲,但一准没个音,这我是知晓的。趁双休日,我赶了过去。说是见面相亲,首先得布好局面才行。转过街角,我找到一家高档次的西餐厅包间,我们静静的等候。一会儿,来了一男一女,一老一少,我们互相握了手,算认识,双方分宾主落座。我点了餐饮,我们边聊边品,期间交谈的甚是融洽。女孩名诗瑶,学士,曾留学马来西亚,居家待业女青年。我想但凡爱她正因其名。初见,眉宇之间果敢干练,俊俏之中含蓄内敛,举止端庄,温柔娴静,一副神气十足的样子。可依我看呵,颇似画里那位睡美人。聊一会接近晌午时分,我们去了旁边的酒店,四菜一汤,又点了几个小菜。吃了个把钟头,酒足饭饱,我偷眼瞄了一下诗瑶,发现她挺高兴。我倒是心中庆幸。心想事成不是没有的事。没料到,人走茶凉,画面也已定格。

  就在这时,我从一个文学网站上结识了一位网名叫诗意江南的才女,济南人。其人言谈不俗,温文尔雅,翩若惊鸿,深谙为文之道。正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真人间少有女才子!我们以文会友,因志趣相投而结识。我曾经在我的致函里写道:

  近因拜读您的涓涓美文,篇复篇,我深感荣幸,不禁心生爱慕之意,时有相见恨晚之心。姑娘才情皆备,文笔腾挪之自由,且有极大的发展空间,实为同龄人中少数作者,当真凤毛麟角,姑娘真人才耶!恐念您犹如沧海之明珠,终难相见,不能求得。然,我敢说有朝一日,姑娘之才定非江湖所能置也。

  经过近距离的了解,诗意江南,本名玲玲,硕士,曾是某高校校报主编,现为省文艺人士。玲玲,她为人忠厚、孝顺,待人诚恳,处事大胆心细,很令人敬佩。她的才华恰似她的笔名,落笔着墨之间多少蘸些江南的灵气,凭借自己的一介素笔独抒性灵,因此留墨之处,诗文章节颇有“灼灼其华”的意味,谈古论今亦不落窠臼。

  思前想后,从古至今都是茫茫人海,知己难求。只因难求,不便错过。现在,既然金玉际遇,今生果有缘,正好成才子佳人之口碑,更不负我字正腔圆的人文情怀。约摸相距半年的时光,我们文字互动频频,以心相印,以情相系,我终于很自信的告诉她“我想和你在一起啦!”。可是,她没说什么,待我看到那年冬天那首感人的诗篇之后,再没了联系。可是我仍然愿意为她点赞,不去雾霾,不舍昼夜。直到现在,我仿佛依然陪着她我们在一起聊着些话题,还有向往明天美好生活的点滴。

  峰回路转,不曾料到。就在我心灰意冷之时,玲玲竟应允我成为她的好友,我庆幸曾喜极而泣。我知道,这不是偶然,这是天南地北的心灵感应,是老天爷重新开眼。这是机缘巧合。这有多么的让人有力量,让人期待……或许那就是一道纸醉金迷,无比娇柔的黎明的曙光,我已经看到了。

  眼看这个寒冬即将过去,无奈感情的事情并未一锤定音。就在紧要关头,我经过熟人的介绍,遇见了我高中时期的一个小师妹。名叫正俊,市区公务员。人如其名,长相清纯,身材高挑,待人有礼貌,像个干事业的女汉子。我们一见成知己,真是幸甚至哉。对于正俊,我们多少是有点感情基础的,一有空我得陪她逛街,陪她吃饭,陪她看电影,陪她购物等等。我知道这样的女孩越是不待见越是置气会不理你。当然,有人会以为娶到这样的媳妇就等于捡到宝了,就可以带的出去也带的回来。我觉得也许是跟个人的人生遭遇有点关系,天生自尊自爱,宅型女孩。爱情两字,很辛苦。真的,我是有感觉的。就在年底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她说不要来往了,没什么意思。她不会给我带来幸福,她也不是我想要的女人。此时此刻,面对现实吧!我在接二连三中招之后,訇然倒了下去,只是一瞬间,我又从失败的阴霾中走了出来。我的潜意识告诉自己,人不能就这样完了。

  春暖三月,阳光明媚,万物复苏,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老舅给我张罗一个对象,让我抽空见见。我不敢怠慢,先把自己整理好,浑身收拾干净利落,外面再罩上羊毛外套,脚上穿一双老北京布鞋,走起路来飞快。老家人地道、质朴无华的情怀再次跃然纸上。紧接着,开着上班的铁驴子,直奔约会地点。来到一个茶叶店,不多时见到我要见的人。我们都极其热情地互换了联系方式。女孩的微信号显示叫阿罗,挺好的,给我的感觉还不错。阿罗,人民教师。个头高高的,标准的农村小媳妇模样。人长得很静气,也很支事。这会儿,我一准把赌注都给押上了呵。谁想到,事有蹊跷,后来阿罗隔三差五推脱有事,面没见着还不理咱了都。有句话说的好,牛不喝水,不能强摁头。看来,时机不成熟。有道是:生命难以承受之轻。让咱且行且珍惜吧!

  韶华易逝,征途漫漫,有多少时间可以让我们冲浪,有多少爱人可以让我们等待。时过境迁,四季轮回。岁月敢情给人留下的有的是黯然神伤,有的是凄楚难受,还有的就是模棱两可。后来,我奋发拼搏终于乘着城乡选调的“东风”考进县城工作。人生从此翻开崭新的篇章,鸿运当头,喜星高照。“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回首从前,孤零零的一人行,现如今前路两个人一起走。

  莫言说:“爱的最高境界是经得起平淡的流年。”张爱玲说:“我们的爱情,是可以经历大风大浪,却没想到经不起平凡,经不起平淡。”我想爱就爱个够,珍惜拥有,平淡相守,争分夺秒,朝朝暮暮,放下自恃,安于常态,相濡以沫。或许,这是人生更好的洒脱。

  一群女子的模样是那样鲜活而灵动,卷起时间的珠帘,无论喜、爱、孝、专,无论差点爱情,感情究竟,其中奥妙为哪般?至于后来,我终于知道和喜欢之人必有时间的阅读理解,必有默契,必有共同爱好,不忘初心,是为圆满。话说回来,都是一些已有故事的人们,不在话下,亦无须介怀。只是,我倒有些委曲求全了。

  执笔感言,人生几何,我愿意用一生一世来爱。因为爱,所以爱。

  作者简介

  张国全,笔名青灿,河南省固始县骨干教师,85后,固始县作家协会会员。喜爱文学创作、书法、绘画。常有诗歌、散文随笔在知名纸媒及网媒上发表,时有诗文获奖。固始《校园文化》《史河风》约稿人。文章阅读网,江山文学网特约编辑兼作者。

Tags: 一人

  • 上一篇: 凄恋
  • 下一篇:农民也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