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剪斜阳小巷深

2021-09-09 11:43:24 | 作者:吴琼 | 点击: | 手机版
燕剪斜阳小巷深https://www.sengzan.com/youmeisanwen/37841.html

  燕剪斜阳小巷深

  文/吴琼

  我喜欢品读古诗词中描写春燕、斜阳和街巷的句子,这些在现代词语中显得再平常不过的事物于古诗词里出现时,总是会散发出别样的清香,充满了复古的文化底蕴。

  春燕

  古人常说“燕语剪短春愁”、“燕子归来寻旧垒”,春暖花开时节,燕子一双一对的飞来,那“叽叽喳喳”的叫声打破了许久以来的沉默,让人觉得冬季的冰封是真的彻底融化了。诗人描写秋天的燕子总是在凋零中凄鸣着飞去,而春燕则充满了欢快与喜悦,给人以轻松和美感。春燕飞来,飞过陌上、飞过田间、飞过小巷、飞过庭园,即使是一位多愁善感的古美人,听到燕子的歌唱,那伤春之心也会大减。

  据说燕子在春季飞回之后总是先寻找自己去年住过的旧巢,发现旧巢不见了才会去垒建新的,如此说来,燕子也是很怀旧的。燕子筑巢很认真、很细致,它们的巢穴一般不容易坏掉,假使你的房檐下筑了燕子的巢,每天看着燕子飞去飞回,听着那清脆悦耳的歌声,那该是何等惬意的事!如果燕子有幸把巢筑在了一位多情善思的诗人的房檐下,那么它不会知道自己每一天都被寄予了什么样的情感色彩,诗人总是喜欢把愁思托与燕子,让它寄给远方的人,总喜欢向燕子索要远方友人的来信。不知这小小燕儿的翅膀,能否承受得住情感二字的重压?

  斜阳

  辛弃疾在《摸鱼儿》中曾云:“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欧阳修亦有“斜阳却照深深院”之说。说到斜阳,总是会有闲愁、烟柳、深院之类的词相伴,斜阳所照之处应该是静静的,而不是喧闹的,应该是温柔的,而不是激烈的,似乎都被涂上了一层橘红色,看上去温馨中带着些许哀愁,明艳中夹着几丝黯淡。而斜阳下的闲愁大都是由独立斜阳下的孤寂所生,看到夕阳斜照了,也许此时你正思念着远方的亲人,也许你正惋惜如何才能让这美妙的景色多停留片刻,也许你正执笔书写信笺或是小诗,经这斜阳的一点染,你的心头怎能不升起闲愁。

  满腹闲愁无处诉,“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你“怨春不语”,只能把这闲愁付与斜阳,而此时,也只有这斜阳才能够收容你的闲愁,读懂你孤寂的心。无语问斜阳,你会发现斜阳不仅是照在了人世间,更是照在了你心里。

  小巷

  一直喜欢读李清照的那首《怨王孙》:“秋千巷陌,人静皎月初斜,浸梨花。”细细品味古诗词,你会发现小巷比街道、院落、池塘更富有诗的韵味。小巷可以是宁静的,在皎月初斜的夜晚,让女词人写下这样一首清丽柔婉的千古佳作;小巷中会时常发出一股不知名的淡淡的幽香,让你揣着好奇心想去探个究竟;小巷里会传来能够拨动人心弦的琴声、箫声或是歌声,让你直想走进去寻访那动听声音的来源,你几乎是屏住了呼吸走进巷中,发现一位长发乌黑、淡衣素妆的女子正撩动琴弦,口中唱着或是“神女生涯元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的哀吟,或是“一缄书札藏何事,会被东风暗拆看”的低诉;小巷也可以是幽长的,长得让你一眼望不到尽头,越看越是凄迷,越看越是神秘,直到从巷的这头走到了巷的那头,也没有品出这小巷的真正滋味。

  春燕飞来了,斜阳正照,幽幽小巷深深意,诗人笔下的情,词人眼中的愁,都融入这千古文化中让人们细细品味。

  • 上一篇: 秋日原野
  • 下一篇:燕子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