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花香,一寸相思

2019-11-25 14:07:34 | 作者:许一飞 | 点击: | 手机版
一季花香,一寸相思https://www.sengzan.com/youmeisanwen/5651.html

  外公是个爱花的人。

  从前,无论是骄阳似火的酷暑,还是大雪压枝的寒冬,他的小屋里总是花香四溢,藏着满园春色。

  退休后,外公一个人生活,记忆中的他是一个温和又勤快的小老头,打理着院子里的一片小花园,偶尔也蹬上他的三轮车,去集市上摆摊卖花。外公的花养得极好,种类多,香气盛,买花的人总是络绎不绝。春时,他的小院里花团锦簇,生机勃勃。夏时,有清脆蝉鸣、小荷初妆。秋有枝头抱香的菊花,十里芬芳的金桂。冬有红梅簇簇、凌霜而开。鲜花虽有开有谢,花香却终年不散。

一季花香,一寸相思

  小时候,外公的小花园,便是我的乐园,四季花开,里面藏着太多奇妙的乐趣。花园里的百合花有红、白两色,第一次见时,我被那株娇艳的红百合深深吸引,它傲立于枝头,鲜艳明媚,舒展开的红瓣上还点缀着些许黑色斑点,无疑是花园中最靓丽的一抹色彩。当我为红百合沉醉时,外公却告诉我,不妨去闻一闻一旁的白色百合。于是我凑向了那株被我几近忽略的白百合。一股清香倏然袭来,无需翕动鼻翼,那馥郁的花香便直沁入心脾,蜂蝶们争相围着它打转儿。没想到其貌不扬的白百合居然如此芳香,我心里很是震惊,转身又将鼻子凑向那株娇艳的红百合。遗憾的是,红百合几乎没有什么香气,孤零零的开着,亦没有蜂蝶驻足。在我感到疑惑时,外公告诉我,越是色彩艳丽的花,香气越淡,反而是那些外表素净的花,往往香气醉人,更能吸引蜂蝶。做人要做白百合,不靠华丽的外表博得眼球,而用内在的芳香引人驻足,外表会衰败,但内在的丰盈却经得起岁月沉淀。他亦说,希望我不求外表绚烂华丽,但求修得一个透着香气的灵魂。一季花香,一份教诲,外公的话让我受益匪浅。

  外公心思巧妙,闲时,他把衰败的花瓣收集起来,制成一个个精致的香囊。柔软的刺绣花布三边缝合,盛上不同的干花和香料,最后夹上一缕流苏点缀,抽紧棉绳,打结即可完成。外公亲手制作的香囊,花香浓郁、精致美观,既可作为佩戴的饰品,又能熏染衣橱的旧衣霉气。那些年,我总能得到一个个装着时令干花的香囊,每每佩戴出门,总觉自豪不已。外公告诉我,香囊中的文化可大着呢。“何以致叩叩,香囊系肘后”,佩戴香囊,步步生香,既是外在的清雅,也是内在的高尚。香囊中不仅可以放香料,更可以放上中药材,起到预防疾病的效果。《岁时杂记》中说:“端五日以蚌粉纳帛中,缀之以绵,若数珠。令小儿带之以吸汗也”。医家葛洪的著作《肘后备急方》中亦有“取雄黄如枣核,系左腋下,令人不再梦魇”的记载。小小的香囊,是古人智慧的结晶,泛着深厚的文化底蕴。一季花香,制成香囊,香醉了时光,外公的馈赠不仅是一枚精致的香囊,更是一份厚重的文化情怀。

  外公不仅养了许多花,也画得一手"好花”。外公曾是一名美术老师,退休后,这项画画的技能又成了哄我的良策。小时候,每当我哭闹时,外公就在宣纸上变魔术般画出一朵朵栩栩如生的花儿。外公作画时,我就伏在案头,认真看着他的每一次落笔。传统的笔墨丹青,相较于现代画的浓墨重彩素净了许多,但每一笔都透散着墨香,笔锋的每一次旋转,都在勾勒着生命的灵动。外公画完后,我就把鼻子贴在那些漂亮的“鲜花”上,闻一闻它们的芬芳,朝着外公咯咯地笑。这时候,外公就会慈爱的刮刮我的鼻子。一季花香,一寸相思,花香或许会有衰败的时候,但宣纸上的“花香”、墨香却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加醇厚。

  “时间的齿轮从未停止过转动,它用一种最冷酷又理智的方式,让每个生命得以平行向前。”我在外公的花园里跑呀跳呀,渐渐走过青葱的年少时光,外公也在花乡氤氲中慢慢老去,直到一天傍晚,他坐在摇椅上平静的睡去。我想,外公的灵魂一定也是透着香气的,就像那株洁白芬芳的白百合一样。

  思念是一季花香,漫过悠长岁月,勾起儿时的回忆。外公精心培育的花园,亦是我无忧成长的童年。外公的教诲,如花间清露,浸润心田。外公陪伴的那些时光,花香弥漫,奇妙有趣。花开花落终有时,一寸相思一寸灰。年少时光虽已不再,但年年岁岁、季季花香,都是外公另一种方式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