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吹笳薄暮天

2020-02-25 10:04:22 | 作者:周佐璞 | 点击: | 手机版
何处吹笳薄暮天https://www.sengzan.com/youmeisanwen/6684.html

  “独行独坐,……。无奈轻寒著摸人。”

  午后的窗隙,钻挤进来的风依然饱和寒意。浮动在墙壁上的空气的影子,尝试勾引着人对它的注意,可它却没有留意,独坐在对面的人正摆弄着流动在目际的无聊,那有什么心思顾及别的事情。

  而户外呢?干瘪的阳光,苍老的枯枝,空气中没有鸟的啾啁,四处散播着寒风低沉的喘息。这样的情景,怎捺得住寂寞扼住干渴的喉咙?

  这个异样的二月呀!

  兴许是拘囿陋室,不知天外世界的气象万千。冰河融化,草木发芽,早是一派欣欣向荣的光景了。

  或讦是我没有柏拉图的气度,也没有李白的涵蕴。自然目光不能频繁游离,思想无法自由转换,更无力霸占时空的恢宏地位。我很肤浅,很容易受到环境的袭染,一物,一景,可轻易地夺走我的神气;一言,一词,可随便地涣散我的傲气。

  这个时候,还不见青末飘雪的影子,更难盼洇润的细雨,叩敲耳鼓的仅是太阳燥行的足音。“霜鬓明朝又一年”,这般情寓太过悠远,未免牵扯人的心系隐痛不止。人生百味,不敢剪理,稍触一下,总有一番别味上心头。

  暮烟缭乱成圈,缠绕着哀怨的竹笛,荡起我空旷的房间一室幽远的梦魇,古老的文字流淌在我的指尖,试图把浮躁的声音写成无言的悲伤。

  ”何处霜笳簿暮天。”北地荒连天,薄翳萦绕。这没有绿的世界,让人不敢转动思念的曲肠,更不堪听闻这自的竽笛。那一丝幽哑的笛声,能让空中的飞雁闻之逍遁,击碎一个孤独的心,当然不在话下。

  孤独的精神是优秀着的命运,我肯定不属其列。我充其量只能算做一个多事的、撩骚孤独的人。我从来不敢有“抱负远大,怀才不遇”此类的悲愤,因为自己压根儿就没什么才。也不敢携“难觅知音”为自己无端的寂寞开释,因为我没有什么“音”,为何勉强他人的“知”呢?我只能私底为个人的渺小,人生的短暂,凄侧伤感一下罢了。

  “孤独,是人生最好的修行。”难道我真的着了这个道了?

  闲来无事,聊以自絮,罢了,罢了。

Tags: 薄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