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自不只米线,还有石榴和芳华

2020-11-26 13:51:27 | 作者:字泽军 | 点击: | 手机版
蒙自不只米线,还有石榴和芳华https://www.sengzan.com/zatan/28040.html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蒙自的米线养育了蒙自人。每天一早,甩一盆米线是这个边陲小城一天的开始。

  作为云南美食里的山茶花(郭沫若语),一个土生的食客,自然是喜欢蒙自米线的。但我似乎长了个北方人的胃,更爱吃面食。对蒙自米线的眷爱却是始于北国的一次遇见。

蒙自不只米线,还有石榴和芳华

  有一年的大冬天,昆明才是吃早餐的时间,哈尔滨的太阳早已高挂空中。我从八一宾馆出去溜达,路边是尺深的干雪,两旁的小店厚厚的门帘缝隙里不时泄出袅袅的热雾。觅食的我竟然发现有一个“云南过桥米线”的招牌,自是惊喜自是骄傲。再往前,又见“云南过桥米线”,数百米的马路竟有三四家云南过桥米线店。本来是要尝尝北方面食的,为了验证哈尔滨为啥喜欢云南过桥米线就推门进了去。

  从-20℃的室外进入25℃的店里,第一反应就是刷的一下子什么都看不见,眼镜全雾了。取下眼镜,脱了外套,要一份米线然后坐等。不一会,一只足可炖三四斤的老母鸡的土锅端了过来,云南的小胃口吓得不轻。最终撑得半死吃的一身汗,只吃了不到三分之一。十元钱的云南过桥米线见证了东北人的好爽大气,虽没探究出为何哈尔滨人会喜欢这一口,却也让我对云南过桥米线重新喜欢。

  自此,每到蒙自是必甩一碗米线。

  蒙自米线有数百年的历史,起初应该只是独特的地理气候造就的裹腹的食料而已,这些年由于商业的需要,就溶进了商业元素,增加了各种各样的配料,才有了蒙自过桥米线文化。成了边城蒙自的一张名片。

  我一直想找蒙自米线文化的历史痕迹,除了过桥的传说,其它并没多见。上世纪的38年代的那几个月,蒙自曾经云集了中华最多的大师。我曾试图找到陈寅格,金岳霖,钱穆,朱自清,冯友兰,吴宓等等大师三五成群地在某个米线摊子上,边擦汗边大快朵颐的描述但所见甚少;吃货汪曾祺同学倒是在昆明每周吃三四顿米线饵丝的。有次失恋了,郁闷得很,好友卖了字典请他一碗一毛三分的过桥米线就全好了。

  所以,米线热该是商业催化的结果。

  蒙自米线不是卖米线的,是卖汤,卖汤里面的配菜。因为大多的店米线都是自取,想吃多少都可以。仅就米线本身,我觉得还是广西的粉更爽滑更筋道。柳州的螺狮粉长而不断,可以长长的一根吸溜进嘴里,发出滋溜滋溜的声音而蒙自米线就难了,易断。

  因为配菜丰富,蒙自的朋友总会说,你喜欢吃米线,来蒙自一个月保证你不重样的。不知到底有多少种,但我吃过菊花米线,团山带皮小黄牛米线,猪蹄米线,兔子米线,旱鸭米线,野生菌米线等等;有一家七彩山鸡米线非常好吃,山鸡汤里竟然飘着金黄色的菊花和嫣红的玫瑰花瓣,像一汪雾霭中的七彩仙湖,店名就已名至实归了。可惜后来再去,竟然关张,实怅然。哪天有闲,满城地找了它去。

  蒙自米线产业里,曾经威震八方的江氏兄弟桥香园,据说是兄弟阋墙而破落了,以前昆明大街小巷如雷贯耳的广告词“brotherjiang”据说也没经受住发达后的真金白银的考验而弟兄反目。目前最有名的该是火烧房子,我层专门写了一篇小文《奇葩的命运》,可惜名气挺大就成旅游餐馆了,本地人倒对它不屑的;本地人都会有自己心仪的吃处,我常去蒙自,自己日常最喜欢吃的是一家城外新安所的“祥和园”。

  最初喜欢上祥和园是蒙自好友带着去的,为了不重样,漆兄头天开车十几公里带去吃团山国莲的带皮小黄牛米线。20元份的,十几片大肉再加半个炖得皅烂的牛蹄,吓人一跳,吃完肉米线也装不下肚了。第二天一早,漆兄又开了车去城的别一个方向吃猪蹄米线,就到了祥和园。从一次的遇见,先后该在祥和园吃了数十次的米线了,每次都是早上去排队,中午去也排队,店堂里几乎都坐满了食客,可见生意之好了。

  除了情非得已,人的胃是最挑剔的。生意好的百姓食店一定是好吃不贵。

  祥和园天天爆满,一墙之隔的“家和园”却门可罗雀,看来有些东西你真学不会。

  店里不断播放着电视台采访老板的节目,自家独制的猪蹄为何会那么好吃。我简单总结起来就是软糯酥香,不油不腻。彻底打翻了你曾经吃过的猪蹄味道。不用接手去撕咬,筷子夹到嘴里一咬就入口,有点脆弹满口稣香。

  没有点绝活,每天几百头猪的手脚如何能在这个小店里落了食客的胃。

  门口收费,很多时间是老爷子,很肉。厨里配菜的是兄弟俩轮流上,也肉,一看就是一家人。

  每次去,老爷子都喜欢跟我开玩笑,说要吃三十的,他滴就打出五十的票,赶紧跟他说吃不掉吃不掉,笑笑重新打出三十的票。

  排到自己了。老板看了小票上的价格,从台下抽出一个瓷盆(我曾想哪天吃完把它带回家洗脸正好用)。都要问他几个肉,他都答两个,那就要一个猪蹄,一只鸡翅吧,三两肉丢在盆底了,等他加汤;老板又说还有两个肉,不是只有两个肉嘛?只好又点了酥肉和猪小肠,盆里已经有半斤肉了,吃不完了。还有两个,老板又催着加肉,选择困难症都发了,吃不完啊。老板见我不知该选啥,随手就把肉皮堆上那条一斤多的炸得焦黄酥脆的五花丢进我的汤盆里,吓一跳。

  有一次实在没想吃很多了,老板催我还有两个肉,我就随口说来一个鸡头,老板竟然把七八个鸡头一股脑全扫进我的汤盆里,米线也没吃成吃了一早的鸡头。

  后来常见这个一斤多的五花肉道具被丢进女食客的海碗里,把她们吓的花容失色。

  有味道,有乐呵的祥和园。

  蒙自是中国石榴八大产区之一。当年石榴从中东逆着丝绸之路返回大唐,由于多子多福的福禄寓意在长安地区广为栽种。留下了李氏皇帝要求大臣都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君王佳话。却不知被谁把石榴带到蒙自来了。

  我吃过潼关的石榴,该不会是李氏皇家栽种的伊兰石榴的重子重孙吧。个头很大但籽硬味也不太甜,与蒙自石榴差远了。

  最初吃石榴,只会掰几粒下来放入嘴里,嚼嚼咽了汁便把杍吐了出去。蒙自的朋友便说“阿跟要这份吃”,就拿把刀削去石榴的头尾再顺着脊化四刀,一掰石榴就开了,嫣红的石榴籽满桌打滚。用一个钵子装了一钵,之后一把一把喂到嘴里,嚼嚼连籽吞入肚里,清甜随着多子多福一起下肚。不知这些吞入肚里的石榴籽会不会何时又在何地发芽生根了。

  蒙自米线有数百年的历史,很多人对蒙自的认知却源于2017年的一部电影《芳华》。不知冯小刚苦心导演的《芳华》究竟让观众有没有看懂电影演绎的心酸青春,却让刘锋与何小萍等待十年一个拥抱的碧色火车站的旧木长椅成了网红。

  青春不再的曾经芳华们纷拥来到蒙自城边的破落的碧色火车站,穿上仿制的当年的军装证明自己也曾有过如花的芳华。

  青春只待追忆,找不回了。曾经的对错还有什么意义。脱下仿制的衣,还是进蒙自城甩一盆米线吧!

  实在。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