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年货

2020-01-09 14:56:29 | 作者:阎锦文 | 点击: | 手机版
闲聊年货https://www.sengzan.com/zatan/6399.html

  在江苏镇江,喝过腊八粥,家家户户便开始忙着准备年货。年幼时候,我们家住在老城区一处四合院里。前后两进,大大小小八间房里,热热闹闹地挤着六户人家。“你家年货办得怎样啦?”自然是大婶小姨之间唠得最多的话题。

  上世纪60年代,农副产品实行“国家统购统销”。无论荤食蔬菜豆制品,还是香烟老酒糖果,以至闲磕的瓜子花生和茶点等,几乎没有一样不凭票的。香烟老酒糖果按户配给,荤食蔬菜豆制品则“个人个份”。镇江人,有大年初一早上喝碗如意茶的风俗。母亲的裁缝手艺很是精湛,她会托请一些老顾客“批条子”去买些桂圆红枣莲子和老冰糖。三十晚上,边守岁,边用砂铫精心煨炖如意茶。那茶香浓甜绵的口感,至今记忆犹新。

  记忆中,学校布置的寒假作业,做没做好先撂一边。冻手冻脚的数九寒天,每天早晨路灯还没熄就挎个小竹篮去排队买年货。像蚂蚁搬家,一会儿菜市场、米店,一会儿食杂店、酱园。那时候人小,不懂也不会挑拣,只要没空着篮子回家,钱和票又没出差错,就高兴死了。

  上世纪80年代,只要是个单位,至少给员工发上十头八样年货,暖暖大伙儿的心。那天,在楼道口偶遇邻居老吴。老吴棉袄的纽扣全敞着,气喘吁吁地推着那辆崭新的“永久”加重自行车。车龙头和书包架的上下左右,大小蒲包和蛇皮袋十好几个。我也就随嘴一说:“俩口子置办这么多年货啊?”老吴媳妇笑嘻嘻地接过话茬说:“全是我们单位发的职工福利,一筐桔子和一筐苹果昨天就搬回家了,买点姜葱,再去“恒顺”打几斤酱油就过年了。”说着说着,老吴媳妇原本蛮大的眼睛竟眯成了线条。

  那些年,单位之间的工资水平相差无几。“春节单位的福利好不好?”竟然成了走亲访友和茶余饭后绕也绕不过去的话题。

  过了世纪之交,整天忙忙碌碌,年年过年都要忙到二十八九才歇手。公司放假一回到家,我便立马要找张红色的A4纸,拟出年货清单,径直赶往超市。在琳琅满目的年货大街。我会留心挑选家里老人和小孩喜爱吃,嚼的动,不塞牙缝,不蛀牙的健康食品。推着购物车两圈一转,关乎一家几代人吃喝拉撒玩的年货便能轻松搞定。

  退休之后,一过腊月的门坎,我似乎愈发喜欢去关注那些除旧迎新的春联和剪刻的窗花。领悟词句的对仗工整、欣赏书法的行云流水,那些栩栩如生各式窗花,又总蕴涵着深刻的意境。

  玉鼠迎春,新年将至。聊聊年货的那些陈年旧事,亦能感受到“国泰民安”带给我们老百姓的“芝麻开花节节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