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罪恶的同谋和帮凶

2020-02-24 15:09:57 | 作者:闲话少说 | 点击: | 手机版
我们是罪恶的同谋和帮凶https://www.sengzan.com/zatan/6676.html

  一场自武汉发端,继而波及全国的“新冠肺炎”瘟疫,使本就热衷于思辨和检讨的中国人一下子群情亢奋,开始不约而同地对这场瘟疫的罪魁祸首进行声讨。

  当弄明白蝙蝠、果子狸等野生动物并非瘟疫的罪魁祸首,打开潘多拉魔盒的,是集自私、贪婪、野蛮、残酷、任性、伪善等等“毛病”于一身的人,是那些捕猎、贩卖、屠宰、烹食野生动物的人之后,人们愤怒了!

  因为他们,我们不能在春节阖家团聚,不能在这难得的假期里,多陪一陪父母、妻子和儿女,不能去饱览早已计划好的旅游圣地,不能到祖先的坟头点上一柱香,表达无尽的怀念和哀思。因为他们,我们甚至不能到小区楼下去散散步,遛遛狗,晒晒初春还带有一丝寒意的太阳,看看花苞初绽和已长出娇嫩叶片的新枝;不能在情人节那天捧上献上一束鲜花,在葡萄酒和咖啡营造的浪漫氛围里,向爱人贡献满满的柔情蜜意,或许,就因为他们,就因为这场该死的瘟疫,就因为这段长时间不通音信的隔离,彼此将永远分离!因为他们啊,让我们失去了自由,失去了许许多多应有的欢乐,甚至失去职业,失去亲人,失去许多美好的机遇!

  于是,人们在抗疫战中开辟了第二战场,大家通过手机、电脑,通过报刊杂志以及任何可以传播信息自由发声的方式和途径,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舆论大战。在这场大战中,每个人都是满腔正义的斗士,开足火力,向这些罪人们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猛烈攻击。声泪俱下的控诉,义愤填膺的谴责,痛彻心扉的诅咒,直抒胸臆的谩骂……即使倾尽长江之水,也浇不灭大家心头的怒火,即使把这些人千刀万剐也消解不了我们心中的怨恨!

  有人说,抗疫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可在这场舆论战中,我们却嗅到了浓浓的火药味。我们开辟和参与的这个第二战场,远比医护人员和其他相关人员坚守的第一战场场面更加宏大,气氛更加热烈。

  此刻,我们站在战争的边缘,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既是受害者,又是裁判是非的法官,我们既身处事外,又是拼尽全力的战士!

  只是,我们忘记了,在此之前,我们只是事不关已的看客,是聪明的沉睡者。尽管我们嘴角还残留着没揩尽的野生动物的油脂,我们也曾嫉妒那些野生动物经营者获取的暴利,我们还曾为吃过难以吃到的野味而洋洋自得,曾经因没有得罪人而遭到报复、嘲笑而满意自己的老练、成熟和深谙处世之道的人生智慧。

  我们不知道,也不愿承认,其实我们一直和这些人一路同行,我们和他们一起打开了封闭病毒的魔盒,联手制造了可怕的瘟疫。我们是他们的同谋和帮凶,我们的身上也早已刻上了罪恶!

  今天,我们都知道瘟疫的源头是那千夫所指的华南海鲜市场,病毒的宿主是那些惨遭屠维戮的野生动物。真是今天才知道吗?不!我们早已知道。野生动物是人类的朋友,而且它们身上可能携带病毒,这也早已成为人们的共识。因为古人早已告诉我们了,科学早已告诉我们了,法律也早已告诉我们了,关键是十七年前发生的那场“非典”疫情,果子狸献身说法地给我们作了响亮的提醒和告诫!可是既非地处荒山野岭,也非陋巷死角的华南海鲜市场,在人头攒动的闹市,明目张胆,明码实价的干着这件我们早已知道不可为的勾当,其规模之大,时间之长,屠杀的野生动物种类之多,对周边环境污染之严重,已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程度!对此,人们没看见吗?灾难没发生前我们在哪里?我们的正义、常识、保护自己生命安全的意识在哪里?那些野生动物保护部门、市场监管部门、卫生防疫部门在哪里?我们对这些制造灾难的罪魁祸首举报过吗?我们对那些玩忽职守的执法机关执法人员举报过吗?我们是否也曾无数次的从这些摊位前熟视无睹地走过?我们是否也曾在这里讨价还价地买过野生动物的尸骸,用以招待和宴请最尊贵的客人?我们是否也曾恭敬地、热情地、自得的指着面前价格不菲的菜肴对客人说“多吃点,这是野味,味道鲜美,营养丰富,其他地方难以吃到”,一盘野味,便能一下提高宴席的规格,显示出客人的尊贵和主人的特别用心与无比热情。

  假如我们做了我们早已知道该怎样做的事呢?假如我们以态度鲜明的抵制了这些野味对我们的诱惑呢?

  不正是因为我们事不关已的无视和沉默,让这个万恶的市场得以堂而皇之的长时间的存在吗?不正是因为我们的怂恿和支持放纵了执法者的庸懒无为、经营者的肆无忌惮和大快朵颐野味者们的贪得无厌,最终招来了这场飞天横祸?

  对这场灾难,我们真的是完全无辜吗?我们不是同谋和帮凶又是什么?

  进而,我又想到了重庆万州公交车坠入长江,全车几十条生命陈尸江底的那场惨案。一个丧心病狂的泼妇,疯狂的抓扯扭打正在驾驶车辆的公交车驾驶员,致使行进中的公交冲出大桥栏杆,坠入长江,酿成一起惊天大案。事发之后,全国上下一片哗然,声讨声此起彼伏,浪卷云翻,犹如我们今天讨伐“新冠肺炎”一样。有人谴责泼妇的刁蛮、凶狠、无理和灭绝人性,也有人愤怒一车人不可理喻的冷眼旁观,在死神面前,所有人竟然无动于衷的保持沉默和无视,没有一个人挺身而出,对泼妇加以制止和阻拦,还有人极端地说,这一车冷漠、麻木、愚昧的人,死了也不值得同情……

  可是,我常常想,假如那天你我也在这辆不幸的车上,又会怎样?假如那位让几十条生命为她陪葬的泼妇,当天没在这辆车上,而是换上另一个和她同样的人制造出同样的惨剧,她会不会也象我们所有人一样对其大加指责和咒骂?还有,假如真有在天有灵,她的灵魂会不会在悔恨的同时,也同样怨恨同车人竟无一人对她进行制止?她是否希望有人对她厉声喝斥,甚至以暴制暴?被打残也好啊,总不至于丢了性命,死后还罪恶滔天!

  假如,又是假如!也许有人会说,哪来这么多假如,世上没有假如。是的,世上没有假如,但或许,有了这些假如,世界将会是另一番模样;或许,今后还会有无数个类似的假如。

  我终于理解鲁迅为什么对那些围观杀人的人感到悲哀了,我为还在继续喋喋不休地讨伐制造灾难者的人感到悲哀了,我也为自己还在无聊地写这些文字感到悲哀了!

  在正准备搁笔的时候,又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说这场灾难后,中国将发生若干重大的积极的转变,其中就有人思想觉悟的整体提升和人性的苏醒与复活,并将人类文明推向一个崭新的阶段。

  或许。但愿。但我并不乐观。因为十七年前那场“非典”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当时好象也有人作出过同样的判断。因为在这场还在继续的抗疫战中,依然有人隐瞒病情,有人不戴口罩在公共场所东荡西窜并对执勤人员恶语相向,攘臂挥拳,在他们身边,依然有人侧目而视,冷眼旁观……

  那就再看看吧,反正,前面的路还有很远。

  

Tags: 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