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经典台词

2021-09-07 14:24:08 | 作者:大鱼 | 点击: | 手机版
让子弹飞经典台词https://www.sengzan.com/zhuantifanwen/37479.html 让子弹飞经典台词

  让子弹飞经典台词(一):

  1.

  张麻子:没失过手?

  县长:不动手,拼的是脑子,不流血。

  2

  领头者(戴麻点面具,其他弟兄亦戴着面具)拧钟定时:钱藏在哪儿了,说出来,闹钟响之前说不出来,脑袋搬家。

  马县长嚎哭,一脸丧气。

  领头者:哭,哭也算时光啊。

  3.

  张麻子(戴墨镜,骑在白立刻):兄弟们失了手,让你丈夫横遭不测,我很是愧疚(双手抱拳作抱歉状)

  县长夫人(骑在白立刻):我已经第四次当寡妇了。

  张麻子:那就千万别第五次哦!

  夫人: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4.

  张:来(招呼汤靠近)我好不容易劫了趟火车,当了县长。(汤:对。)我还得拉拢豪绅,(汤:对。)还得巧立名目,(汤:对。)还得看他妈的脸色,(汤:对。)我不成了跪着要饭的吗?    汤:那你要这么说,买官当县长还真就是跪着要饭的。就这,多少人想跪还没这门子呢!    张:我问问你,我为什么要上山当土匪?我就是腿脚不利索,跪不下去!    汤:原先你是想站着挣钱啊。那还是回山里吧。    张:哎~这我就不明白了,我已经当了县长了,怎样还不如个土匪啊?    汤:百姓眼里,你是县长。可是黄四郎眼里,你就是跪着要饭的。挣钱嘛,生意,不寒碜。    张:寒碜!很他妈寒碜!    汤:那你是想站着?还是想挣钱啊?    张:我是想站着,还把钱挣了!    汤:(摇头,正色道)挣不成!    张:挣不成?    汤:挣不成。    张:(从袖口中甩出一把枪来,拍案,卷袖):这个能不能挣钱?    汤:能挣,山里。    张(惊堂木拍案):这个能不能挣钱?    汤:能挣,跪着。    张:这个加上这个,能不能站着把钱赚了?    汤:敢问九筒大哥何方神圣?    张:鄙人,张麻子!

  5.

  文武二人掀起轿帘,(黄老爷百忙无暇,特命我黄府大管家胡万!黄府团练教头武智冲!礼帽,礼貌,欢迎县长!)轿中除了一顶米色礼帽,别无其他。

  张麻子:来者不善啊。

  汤师爷(凑到张麻子耳边):你才是来者。

  6.

  汤:当过县长吗?    张:没有。    汤(招手):我告诉告诉你。县长上任,得巧立名目,拉拢豪绅,缴税捐款。他们交了,才能让百姓跟着交钱。得钱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成。    张:怎样才七成啊?    汤:七成是人家的。能得三成还得看黄四郎的脸色。

  7.

  (镜头转向墙上的一张通缉令:张麻子及其同伙麻匪)

  老六:爹,他们怎样把你画成这样了!

  张麻子:越不像越安全。

  8.

  武智冲(哭丧道):这哪是打我的屁股啊?这是打您的脸!

  9.

  汤师爷:恩人!(挽过张麻子)    张麻子:你是叫我呢?(汤点头)我什么时候成你恩人了?    汤:不杀之恩为大恩,为报不杀之恩,我也救你一命。    张:哦?你快说。    汤(伸头示意夫人卧房):寡妇,不能睡啊!必有大灾!    张:她,真的是寡妇吗?我看着不像。    汤:我亲眼看见他丈夫淹死的。    张:她,已经成了寡妇,我不能,让她再守活寡。    汤悔,转头向墙。[由Www.SengZan.Com整理]

  10.

  张: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姑娘,如花似玉,大哥,怒不得啊。

  11.

  黄:对喽!如果你活着,早晚都会死。如果你死了,你永远都活着。

  12.

  我以为,酒,一口一口喝,路,一步一步走,步子迈大了,喀!容易扯着蛋。

  13.

  汤师爷:张麻子,你真是没羞没臊,玩砸啦!

  张麻子:砸了吗?(汤:砸啦。)我怎样觉得…...开始啊!

  14.

  汤:不是…...那谁是穷人啊?    张:谁穷,谁就是穷人。

  15.

  老二、老三往来到花姐窗根下。老二:这个,我认识。    老三:我也认识。    老二:给她发点钱吧。    老三:诶诶诶,干什么呀?大哥说了,发穷人!她不穷!    老二:那你说,谁算穷人?    老三:穷人?那就得被逼的卖儿卖女!    老二:她,就是被穷人卖掉的女儿!    老三:对啊!    老二与老三往花姐的房间扔钱,花姐突然出此刻他们身后,面具被花姐摘下:原先县长的人是麻匪。    老三:我们就是想给你发点儿钱!老二与老三同时将花姐劫住,绑到张宅。

  16.

  黄四郎:三步棋必治他们于死地!    手下:老爷,三步棋,咱们都已经走完了。    黄四郎:是吗?    手下:逼死小六子,杀鸡取卵…...    黄四郎:哎,那是老三步了,此刻我要走的是新三步......

  17.

  张审问五个兄弟(大哥,你是了解我的……)

  张:我听出来了,你们都个个身怀绝技。可是,有人骗了我。

  18.

  黄四郎制住花姐,老二老三举枪。    黄:英雄救美!英雄救美?    花姐:就算他们是英雄,我也不是美人。就算我是美人,他们也不是英雄。

  19.

  张对汤说:那我告诉你,我这次去,可能回得来,也可能回不来。我要是回来,你就跟我跑,我要是回不来,你就自我跑。

  20.

  你们玩空城计,我就趁虚而入!

  21.

  (鹅城大街)黄四郎随手下赶到现场。    黄:师爷,请。或许是你的恩人哪。    汤(转头,恭敬地说):您才是我的恩人。(见风使舵的乱世小人面目,但为保命,不得不如此)    黄四郎大笑。

  22.

  汤:六具尸体,这么长的距离,那么短的时光,还抹着红脸蛋,你们是怎样搬来的?我跟黄四郎可是一路小跑儿过来的。你们搬着六个人,来不及呀。    张:我为什么要把人埋在衙门呢?我把人就埋在了那儿!(汤惊讶:啊!)人埋在哪儿,事就出在哪儿,事儿出在哪儿!黄四郎就得跟到哪儿!

  23.

  张:人们不愿意相信,一个土匪的名字叫牧之,人们更愿意相信叫麻子。人们异常愿意相信,他的脸上应当他妈长着麻子。    汤感慨:这人可真够cao dan的。我的故事却是这样,那年我也十七岁,她也十七岁…...    张(打断)停!我不愿意听你的故事。    汤:哎哎,我一般不跟人说心里话,这都到嘴边了,你不能让我咽回去吧?    张:咽回去吧。因为你说出来也是假的,你是个骗子。

  24.

  黄(手托一颗地雷):北国我不明白,在我南国,这样的珍藏版地雷,仅有两颗。(对着地雷哈气)made in USA,1910。嘭!一响,它就没了。所以,不带走几条人命,那 就是卑鄙的浪费!

  25.

  张麻子毫不犹豫同意花姐的请求(当麻匪)。花姐倒紧张起来。说“我还没准备好呢”。    张:不用准备。张麻子问众兄弟:你们准备过吗?(众兄弟:没有。)又问汤师爷:你准备过吗?    汤:没有啊!我吃着火锅,唱着歌,扑通一声掉水里,出来就到这儿了。

  26.

  展颜消宿怨,一笑泯恩仇。

  27.

  黄(举起喇叭):自宣统皇帝退位以来,鹅城一共来过五十一任县长。他们都是wang ba dan、畜生、禽兽、寄生虫,可是这位马邦德县长,他不是wang ba dan,不是畜生,不是禽兽,也不是寄生虫,他今日亲自带队,出兵剿匪。他,是我们的大英雄!(将喇叭递给汤师爷)师爷,请!

  28.

  黄:可他说过,三天之后斩我人头!    手下:荆轲当年还说要斩秦始皇呢!

  29.

  老七:黄四郎都没出面,老百姓把所有钱都交出去了,哪儿来六(成胜算)啊?    张:说得对!为什么?    众人:他、怕呀!    张:怕里面有什么?有怒!我必须把他们心里的怒给勾出来!

  30.

  黄四郎:…...拿银子,是贪;拿枪,是反!他们没这个胆!

  31.

  武(抓住了黄四郎,但以为是替身):乡亲们,黄四郎是死了,但死的太便宜了,咔嚓呀!被那个愚蠢的县长一刀给砍了,何止是愚蠢,简直就是愚蠢!……(看到了张麻子)大人,我厌恶吗?如果我厌恶,我立马消失!如果我不厌恶,我继续欺负他(黄四郎)!

  32.

  黄:一下子弄成了这样,你让我输得很惨啊!    张:惨吗?黄老爷。你此刻还抽着烟,还说这话。可是六子、老二、师爷、夫人,我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并且永远听不到了。    黄:你们四个人换我五代家业,不合算吗?    张:怎样算账是你的事。对我来说,人是人,钱是钱。

  33.

  张:黄老爷,我问你个问题。    黄:什么问题?    张:你说是钱对我重要?还是你对我重要?    黄(思考片刻):我。    张(摇头):再想想。    黄:不会是钱吧?    张:再想想。    黄:还是我重要。    张:你和钱对我都不重要。    黄:那谁重要?    张: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34.

  张:他要是体面(黄四郎自杀),你就让他体面;他要是不体面,你就帮他体面。

  让子弹飞经典台词(二):

  1、要有风,要有肉;要有火锅,要有雾;要有美女,要有驴!

  2、师爷:你带着老婆,出了城,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被麻匪劫了……

  3、师爷作深情状,回忆道:那年她十七,我也十七……

  4、不好色的县长不必须是好县长。

  5、何止是愚蠢?简直就是愚蠢!

  6、我要做的有三件事:公平,公平,还是他妈的公平!

  7、花姐一把枪指着自我一把枪对着张麻子说:老二已经走了,此刻老三也要离开了,我们三个就这样被你拆散了!

  8、这他妈的税都收到公元年啦!

  9、黄四郎对手下胡万说:如果你活着,早晚都会死;如果你死了,你就永远活着。

  10、师爷:你叫张麻子?可你脸上没麻子啊!张麻子:黄四郎脸上有四吗?

  11、老三:她们是妓女!是穷人吗?老二:是穷人,是穷人卖掉的女儿!

  12、谁是穷人?谁穷,谁就是穷人!

  13、连小凤仙是谁都不明白还当妓女?那是誉满全城的鸡!

  14、黄四郎:黛玉晴雯给我出来。师爷:怎样只出来一只女子?黄四郎:我给她起了个日本名字----黛玉晴雯子!

  15、四爷,他们打我的屁股就等于打您的脸啊!

  16、我演砸了吗?我怎样觉着才刚刚开始啊!

  17、大哥,我厌恶吗?你要是觉得我不厌恶,我就继续欺负他。你要是觉得我厌恶,我立马消失!

  18、师爷:我话到嘴边了,你让我再咽回去?张麻子:咽回去----你是个骗子,反正说出来也是假的!

  19、师爷:寡妇不能碰啊!必有大灾!张麻子:她已经成了寡妇了,我不能让她再守活寡!

  20、张麻子给师爷一分钟时光,让他说出钱在哪儿。师爷吓得直哭。张麻子说:“哭也算时光哦!”

  21、黄四郎:I'm sorry!胡万坚定而又颤抖的回答:My pleasure,sir!

  22、黄四郎:师爷高!县长硬!师爷张麻子:黄老爷又高又硬!

  23、城里的女人就是白啊!

  24、张麻子:你给我他妈的翻译一下他妈的到底什么是他妈的惊喜!

  25、世界上本没有路,有了腿便有了路。

  26、师爷在临死前对张麻子说:树上的屁股兜里有五张委任书…

  27、死了的人比活着的人有用!

  28、做夫妻最要紧的是什么?恩爱;做县长最要紧的是什么?忍耐!

  29、酒要一口一口地喝,路要一步一步地走——步子迈大了,容易扯着蛋!

  30、张麻子:汤师爷是我的至爱,您可不能夺我所爱啊!

  31、师爷:六个人,还当着人家男人的面,还开着灯。我都关着灯…太不要脸了,太不要脸了,呸!或者你花点钱,花不了多少钱,姑娘有的是…

  让子弹飞经典台词(三):

  台词1:“六子你到底吃了几碗粉”

  电影里,胡万怒斥老六吃了两碗粉却只给一碗的钱,指责他欺行霸市。

  年轻气盛的老六辩驳:“放屁,我就吃了一碗的粉,当然只给他一碗的钱。”

  势单力薄的小贩在胡万、武举人的威逼下,只能说吃了两碗。

  老六百口莫辩,气地把身上所有的钱全拿出来,意思是我还差这点钱吗?

  胡万明白他不差钱,差的是冷静,他再煽风点火地激怒:“有钱不给,你不是欺负老实人嘛?”

  在被众人包围的道德绝境下,老六剖开自我的肚子,取出肚中的米粉证明,是不是仅有一碗啊!

  众人见状直接走散,仅有他端着一碗血淋淋的粉,含着泪,在哀求中冤屈而死。

  一句话,他吃了几碗粉根本不重要,重要的就是他们想剖开你的肚子。

  他们不在乎真相,在乎的是得到自我的结果。

  每次都是造谣者热度居高不下,而被造谣者剖开肚子自证清白后,却没什么人关注了。

  一如那个血气方刚剖开自我肚子的六子,以及围观看热闹的群众。

  归根结底,这些事的本质都是逼人自证清白。

  他们指责、诘问,却不给出证据,或是给出虚假的、编造的证据,再煽动围观群众的情绪,要求被指责者,拿出证据,证明自我的清白。

  但等人真正把肚子剖开、掏出凉粉,把血淋淋的证明摆出来时,那些被一时情绪裹挟着起哄的围观者早就散了。

  他们在乎的似乎本来就不是真相。

  台词2:“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成”

  马邦德自我花钱捐的县长,但没运气当,为了保命只能假扮成师爷,劝张麻子去当县长。

  张麻子一开始也不图别的,就图钱。

  当县长怎样挣钱?

  还得靠马邦德来教:“县长上任,得巧立名目,拉拢豪绅,缴税捐款。他们交了,才能让百姓跟着交钱。得钱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成。”

  话说到这,想必大家也明白了,这个局里,有人是游戏规则制定者,有人牵头参加做舆论传播者,只剩消息不对等的信息链下游用户,傻乎乎做最终的接盘者。

  实际上,“豪绅”们不但没出钱,反倒赚了个盆满钵满,“县长”更是躺着数钱数到爽,唯有“百姓”,榨出了一身的油水血汗。

  台词3:“我是想站着,还把钱挣了”

  张麻子和马邦德不一样,他不想用那种手段赚钱。

  当了县长,还得看豪绅眼色,和跪着要饭有什么区别?

  马邦德还挺坦诚,觉得有人想跪着要饭都没门路呢。他还劝张麻子,想站着要钱,不如直接回山里当土匪。

  看看,这县长当的,连土匪都不如,也是挺寒碜的。

  马邦德最终发问了,你这到底是想站着,还是想挣钱呢?

  张麻子够大气的,“我是想站着,还把钱挣了”。

  简单翻译一下,咱就是要正大光明地把钱挣了,不卑躬,不屈膝,腰杆挺硬。

  这正是我们始终坚持的态度表达。

  台词4:“小的应当给武举老爷赔礼!”

  孙守义只是个卖凉粉的,谁明白偏偏是他被冤鼓追着,只能端着凉粉满街跑。

  看到武举人的时候,他本以为会得救,却被武举人按进鼓里揍。

  满脸是血的他,跪在公堂上,却没为自我喊冤。

  他的冤是替打他的武举人喊的。

  “冤!不是我冤,是武举老爷冤,小的不长眼,在躲鼓的时候碰洒了武举老爷的酒,害得武举老爷没有了胃口,小的应当给武举老爷赔礼,赔礼!”

  身为受害者,却迫于来自外界的压力,不得不向加害者道歉,属实有些荒唐。

  并且很多时候,这种压力正是来自于加害者与其背后的势力。

  说来讽刺,为什么我们总是能看到这种,被各方压力强求着,不得不道歉的受害者呢?

  台词5:“刚在外面人多,小的给老爷跪下了。”

  “公平,公平,还是他妈的公平”

  之后上头孙守义的案子往下说。

  当了县长的张麻子,和马邦德完全不是一个风格。

  什么皇上钦点的武举人,什么黄四郎的团练教头,他都不卖面子。

  说判就判,当场让当街打人的跪下磕头,给孙守义道歉。

  武举人的小弟们一窝蜂围在门口,张麻子没带怕的,拎了枪就要出门给小崽子们讲规矩。

  他要立的规矩、要办的事,简单得很。

  就三件,“公平,公平,还是他妈的公平”。

  公平两个字说起来简单,实现起来诸多不易。

  观众期望寻求的,正是这“他妈的公平”。

  也是他们对公平的寻求,让这些不公平淋漓尽致地暴露出来。

  台词6:“他的脸上应当长着麻子”

  黄四郎死后,事情告一段落,马邦德和张麻子坐在一齐复盘整个过程,张麻子将自我的经历和盘托出,说自我原名牧之。

  马邦德特配合,说这是个好名字啊。

  张牧之少年得志,但赶上世道大乱,不得不落草为寇,名字传来传去,就从牧之成了麻子。

  他说,“人们不愿意相信,一个土匪的名字叫牧之,人们更愿意相信叫麻子。人们异常愿意相信,他的脸上应当他妈长着麻子。”

  很多人只愿意根据自我的揣测下结论,而不相信真相。他们根据思维惯性,给不一样人打上了不一样的印象标签,然后用其评价别人、束缚别人。

  难怪马邦德会这样评价。

  人们认为没有土匪会叫牧之,麻子脸上肯定得长着麻子。麻子和名字都是被人赋予的印象。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被这样的印象标签困扰着。

  他总半夜出门,应当是做不正经工作的;

  他身上有纹身,应当很不好惹;

  他喜欢去酒吧,应当玩得很大;

  ......

  这都是标签化的刻板印象造成的问题。

  人们解读外表或某些行动,给他们附加上某种刻板印象标签,从而带来各式各样的误读。

  甚至会因为这些刻板印象或标签,给本人附加上不必要、无意义的枷锁。

  比如说,有人认为教师们就应当无欲无求、清贫一生,与红尘俗事绝无瓜葛。

  说到底,教师可是是一个职业而已,他们也有上下班,也有私人生活,为什么要用这种本质无伤大雅的保密之事,对他们的职业生涯进行道德审判呢?

  造成这一问题的根源正是,大众已经习惯了用自我刻板印象中的教师形象,去评价生活中的教师。

  这实在不可取,毕竟黄四郎脸上也没有四啊。

  “好人就得让人拿枪指着?”

  花姐拿枪指着张麻子,张麻子问,“那你不拿枪指着他你拿枪指着我?”

  花姐的理论颇为实在,“因为你是好人!”

  张麻子不服:“什么?这是什么狗屁道理?好人就得让人拿枪指着?”

  但现实里被枪指着的好人可太多了。

  越是好人,越是容易被道德绑架,被捧上“神坛”,然后轻易摔下。

  这让我觉得人真的很奇怪,说什么浪子回头金不换,好像他们过去做了再多的错事、坏事,只要有一点点改变就能得到夸奖、表扬。

  而那些一辈子都在做好人的人呢,只是稍微停下来,都会被指责“你变了”。

  好像以前做的那些都没有意义。

  怎样就不能光明正大用自我的本事活着呢,总是靠道德绑架好人来获益,算什么本事。

  台词7:“谁赢他们帮谁”

  时至今日,《让子弹飞》仿佛从一部电影成为一部社会实录,那些台词经久不息地被旁征博引下去,随时用以解读最新发生的一件件、一桩桩。

  从政治领域,到金融市场,从网络现状,到生活琐事,皆能经过对白的双关语、反讽式的主角语言、对白的矛盾修辞、话语重复强调等手法,三言两语道出问题的症结,字字句句都恰如其分。

  在电影上映之初的,被某些影评人评价絮絮叨叨、用力过猛的段子,也随着越来越多的分析、解读,成为真实生活的另一种注脚,让电影在十多年后,赢到了更普适的高口碑。

  而当那些台词与片段在各种社交媒体上疯转之时,有无数用户正跟随着这股潮水的方向。

  这似乎也暗合了张麻子在与黄四郎的决战时,悟道般说出的那句,“谁赢他们帮谁。”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